当前位置:主页 > 牛刀最新文章 > 心情驿站 > 牛刀:我的18岁,穿上警服吓着了自己
200905/04

牛刀:我的18岁,穿上警服吓着了自己

也许是一种纪念五四的方法,大家都在谈论自己的十八岁。我十八岁时,刚从九江师范毕业,那时我的全部愿望就是去实习过的九江市三中当老师,却没想临毕业前,班主 任柯老师找我谈话,说是为了充实公检法队伍,市里面要在我们毕业生当中选拔一批优秀学生,问我想不想去。显然,我如果去了,那就说明我也是优秀学生,班主任老师说我是优秀学生那肯定错不了。

 

那时我才十八岁。其实感觉自己挺坏的,根本谈不上优秀。那时拼命读书,并不是自己真好学,很多时候是装的,装给老师看,装给女生看。我们班级54个学生,只有两个女生,我们戏称他们为大小王,因为54个人等于54张牌。只是这两个女生年龄上比我姐还大,也就动不了什么心思。天天瞅着窗外匆匆走过的外语班的女生,突发奇想,如果去学外语,不就可以和那么多女生朝夕相处吗?有这个念头时,我才十六岁。

 

外语肯定是没有学成,却被班主任老师尅了一顿,从此绝念。挨着毕业了,以为班主任老师对我没好印象,全年级有10多名学生被组织部门调干了,也就是说不用当老师去当干部了,很多人很羡慕,挖空心思也想去当干部,我却没太在意。几年后,班主任老师和我说,当时之所以选拔我去充实公检法队伍,就因为我没玩小动作,说明我心眼实诚。

 

过完十八岁生日的第九天,我拿到了赴市公安局的报到证。在市公安局机关,排队等候政治处主任的谈话,心里真是异常兴奋,就要在这么庄严地机关工作了,就要穿上警服了,的确有几分神圣几分荣耀。谁知,等了半天,连主任的面都没见着,见着的是一张新的介绍信,去郊区分局报道。第二天到郊区分局政工科报到,办完手续后,科长把我领到政委办公室,谈了一通话,都是教育年轻人的,然后是先去派出所锻炼。这么一周折,终于去了派出所当实习的户籍民警。

 

户籍民警,北京话叫片警。当时夏装没赶趟,秋装还没发,加上又只新增我一个民警,所长说,让小夏借一套衣服你先穿。后来这个小夏就成了我的师傅。那时的公安局还没怎么强调警容风纪,也没条件,整个派出所居然没有一面镜子,所以,我穿上警服,也不知啥样。正纳闷儿,所长接到一个电话,正找不着人,见我在那儿不知干什么,便说,你去,百货大楼前有两个人吵架,你就说再吵就把他们带到派出所来。

 

我还真的去了,肯定是穿着警服去的。还没到百货大楼,就听见两个女声喊爹骂娘,也不知谁有理,也不知为什么,当我走近时,也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所儿里来了。我还没听懂所儿里是什么意思,人们就让开了一条道,把我逼进吵架的中心。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反正我往那儿一站,全没声音,吵架的也不吵了,也不知那些人是怎么了,反正是自动散开了。末了,我有印象的好像是这么一句话:这个所儿里,找一个伢儿来处理,给我当儿子还嫌小,算啦算啦,莫吵。

 

奇了怪了。当时百货大楼门口,为了吸引人,竖了一面哈哈镜,我往那儿一站,立马明白两个吵架的大姨为什么不吵了,在我面前吵架,不说他们脸红,连我自己都脸红,那镜子里的我,穿着一身松松垮挎的警服,帽子大的把耳朵都盖住了,稚气未脱的脸上尽管板得死死的,也毫无一点威严和虎气。幸好,只是两个大姨在吵架,如果碰上两个男人在打架,我怎么办?

 

还算我运气好,很快就碰上三年严打,二王残忍的杀害了八名警察,窜来了江西,我们没日没夜抓凶犯反扒窃,神经绷得紧紧的,也确实锻炼人。更重要的是在这三年严打中,养成了我嫉恶如仇、匡扶正义的秉性,尽管这种秉性在后来的生活中,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但我无怨无悔,嗟尔幼志,有以异兮。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闭心自慎,不终失过兮。秉德无私,参天地兮。为我的十八岁,为我的人生年华。

请到:牛刀淘宝签名书店

文章作者:牛刀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我的世界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