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牛刀最新文章 > 心情驿站 > 牛刀:在上海寻找用我故乡命名的那条路
200808/21

牛刀:在上海寻找用我故乡命名的那条路

我的故乡叫九江。我从北京到深圳,都很难见到关于我的故乡的印记,唯独在上海,居然看见了一条古老古老而又繁华的街道,是用我的故乡命名的。于是,我在七七的这个晚上,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徜徉在上海市的九江路上。

 

故乡。童年。母亲。……

我之所以独自一人,深夜漫步,就是为了让我的眼泪,能够毫无顾忌的流淌。而在这种鼻子发酸,泪水滚烫的感觉中,体味人生的逝水年华,回忆我的故乡生活的点点滴滴,重温孩提时代母亲的教诲,童年的伙伴,少年的激情,还有初恋的梦幻。

 

泪水留在脸上很久了,孤独蚀进心里很深了。这街道上的霓虹,闪烁着那被世人称为繁华的光亮,西藏中路、浙江中路、南京东路,一条一条街道纵横交错,互助繁华,原来都市都市就是这么来的。而我的故乡,背靠庐山,面向长江,钟灵毓秀,浑然天成,从山水格局上来说,我的故乡注定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

 

只是现在让我能忆起的,首先是浔阳楼,那是《水浒传》中宋江题反诗的茶楼。现在的浔阳楼应该比当年气派的多,虎踞江边,笙歌燕舞,少了些许优雅,多了几分世俗。其次是九江一中校匾的题词人,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德珩先生,他是五四运动时期的学生领袖,是地道的九江人。现在想来,我的骨子里的让我吃尽苦头的叛逆性格,可能与这二人有关。

 

从小耳濡目染,当时是完全感觉不到的,只是心中的正义感铸就了顽强的性格,这种性格让我平添了几分傲气,以致把母亲的许多教诲轻抛脑后。而现在,母亲已经用她那羸弱的身体和一头灿灿的白发,惩罚了我。我还有什么可说?

 

抬眼望夜空,半个月亮不是我的心灵世界,也照不见故乡的山水。在这个取名为九江路的地方,我究竟失落了什么?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一篇文章,那是上海的一个叫做杜宣的作家写的。杜宣的太太应该是九江人,名叫叶露茜,她曾经是著名影星赵丹的好友。杜宣曾经携太太叶露茜女士回过故乡,写下了那篇文章。

 

我现在能够记起来的,是那篇文章最打动我的一句话:我在上海的家中,只要一听见九江话,就知道是亲人在呼唤我。而这次一回到九江,满大街的人讲的都是九江话,我这才感觉到,我还有这么多亲人啊。…….每次读起这篇文章,我都要泪流满面,一个我非常崇敬的人把我也当亲人了。心有故乡,才能胸怀天下啊。

 

就这样,我在上海,寻找着用我的故乡命名的那条路。

请到:牛刀淘宝签名书店

文章作者:牛刀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我的世界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