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阅读是为找回灵魂的重量

“地产三剑客”之一,知名财经博客,房地产资深评论员,任职过大报版面主编,深圳晚报副总经理,深圳特区报地产主编,分众传媒副总经理,北京晚报房地产部执行总经理,新浪上海房产总经理,上海商报执行总经理。近期出版房产小说《深圳,我把爱情弄丢了》。

  ◇嘉宾推荐

萨特的《存在与虚无》、钱穆的《中国文学论丛》是我想推荐的两本书,萨特的这本著作揭示了人类的深层困境,表现了作者的忧虑和思考。钱穆则是书写了一部中国的文学演进史,也见出作者的评判标准。

      本报记者 周榕 实习生 孙岩 采写

 向《百年孤独》致敬

我最钟爱的经典应该是萨特的《自由之路》三部曲和《理智之年》。西方哲学对现今的最大意义在于它表达出了人类的生存困境,这困境不只是灵魂层面的,更考量我们的现实生活。可以说这几本书是我的启发之源,对我日后的思考和阅读都有很大影响。

   我的老朋友时寒冰说我的新作《深圳,我把爱情弄丢了》是向加西亚·马尔克思的《百年孤独》致敬,的确我是很钟爱这部作品。《百年孤独》是用魔幻主义手法,表现一个民族的兴衰;而我的小说是在用白描的手法,表述深圳人的孤独与彷徨,走不出内心深处痛苦的挣扎,最后被边缘化。边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典型特征,边缘人的形象是很多人的感受。这部小说是以我的真实经历为蓝本,旨在揭露深圳房产内幕。

  李泽厚的《美的历程》也是我很钟爱的书,用一本书解释中国的审美变化,阐述积极的意义。反过来审视我生活的深圳,它是一个年轻的城市,而现在整座城市的价值观却完全崩溃,来到这里的人会由最开始的痛苦转而迷茫,灵魂的缺失是很痛苦的。《美的历程》观照人文,观照时代是其本质。我的小说所阐述的是边缘人对时代的观照,对心灵的观照,与《美的历程》所阐述的意义本质上是吻合的。

 由《万历十五年》观照今天的社会

诗歌是我平时很爱好的一个领域,我喜欢惠特曼的诗歌,豪迈的风格和其中内在都给我很多启发。我觉得诗歌所思考的常常保持在灵魂层面,这是其所以存在的最大必要,诗歌也是一个时代思想所到达的标杆。我的小说不止一处引用了莱蒙托夫的诗和普希金的诗。莱蒙托夫写《当代英雄》的时候,同样写的是主人公的被时代边缘化,这个痛苦是一个时代的痛苦,这个战栗是一个时代的战栗。无论哪个时代,在哪个民族,被边缘的痛苦是最大的痛苦。

  最近正在读的一本书是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这本书我在很多年前读过,三年前又重新来读,最近又读了第三遍,历史的书籍往往是百看不厌。其中所描述的经济问题对于今天同样可证。张居正在当时进行的乡绅简朴运动在万历年间造成了其经济的短暂辉煌,尽管这个历史人物在今天褒贬不一,但我们可以思考一下,这和今天所倡导的反腐倡廉实际上颇有渊源,对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也是有积极作用的。在当时中国的工业已经初具规模,而由于中国的体制下文学并不接受商人,所以亦没有学者来研究商业。中国的学者在当时安于守旧,使早于西方两百年的手工作坊最终葬送前程。

 与《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无关

《深圳,我把爱情弄丢了》这本书我写了很久,也是有感而发。我在深圳生活了九年,深圳就是这个时代的缩影,它是一个各区域高度融合的城市,地域文化很杂。灵魂在深圳找不到依托,被主流时代边缘化,这本身就值得思考和反思。

  书中提到的凯文这样一个人,他是典型的“漂在深圳”。他在深圳如鱼得水,深谙游戏规则,也玩得风生水起。但你感觉不到他灵魂的重量,他和很多到深圳的人一样,变得越来越轻,飘忽不定。

  很多人在看到书名的时候会联想到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如果说那本作品更多地是在展现人于边缘生存的现状和思考,我却想挖掘其中更深层的东西,例如灵魂的缺失和价值观的迷茫。我这本书的原名是《在深圳,不要去找一个叫麦子的女孩》,很网络化的一个名字,改成这样一个与之相对的名字,只是一个巧合。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