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中国债务危机正在大爆发

中国债务危机已经到了大爆发的时代,上到中央,地方政府,下到公司,债务违约已到达一个不可持续,不可控制的临界点,大面积违约,将会是未来几年的新常态。

虽然中国的债务违约和希腊有着本质的不同,我们还是可以从希腊危机中看出中国债务违约的影子。希腊CDS5年期指数从2015年4月1号的2764.97飙涨涨到2015年4月21号的4239,一月内涨幅高达35%,今年累计涨幅到达104.21%,希腊已经命悬一线,本周的欧洲会议将决定希腊的命运。根据五年期CDS指数,截止2015年4月28号,希腊为2941,中国138排名前五,而美国只有19.5。CDS是衡量债务违约的标准指数,我们可以从中看出,中国的债务违约已到达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中国债务结构和希腊等欧洲国家有很大的区别,希腊等国家虽然债台高筑,但是由于其欧元区的身份,其债务总量受到欧洲央行的干预和控制,由于欧元区实行量化紧缩政策,债务规模远远小于中国。除希腊外,其他国家债务水平基本在可控范围,而且希腊债务的大部分是政府赤字,涉及到企业和个人的债务比相对较少。而中国债务总量远远超过这些国家的总和。根据人民网发布的数据中国企业债务约65万亿元,债务负担为全球水平的4倍。地方政府债务约为26-32万亿。其中国企是借债大户,由于国企在资源分配上的天然优势和垄断地位,加上有国家信用作为背书,使得国企借债最为方便,金融机构大部分债务都来自国企。大型民营企业借贷除了国内金融机构以外,外债规模也正在急剧扩大,风险累计程度高企,房地产开发商佳兆业就是此类债务违约的典型。此外,中小企业则很难在金融机构融资成功,由于民企生存环境恶劣,导致借贷风险偏大,因此地下钱庄快速发展壮大如民间借贷,小额贷款公司等,这我在后面说。

次贷危机后,国家为了稳定经济,进行大规模刺激投资,加上美国量换宽松,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大部分资金进入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巴西等,由于流动性充足,使得融资门槛降低,中国政府鼓励企业借债发展,以此来刺激经济。金融产业链随即急剧膨胀;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形成以刺激-买卖-开发-再刺激再-买卖再开发的一整套产业链模式。其基本发展顺序为:次贷危机爆发-》美国实施量化宽松-》中央政府释放流动性刺激经济-》地方政府为完成刺激目标提供政策支撑-》金融机构发放贷款-》企业大举举债扩张-》一定程度后资金出现问题-》为维持扩张进一步借入资金-》刺激政策负面影响显现,大众消费能力萎缩,市场供求关系发生变化-》企业不顾风险仍旧继续扩张,但利润慢慢减少-》经济出现过热膨胀,政府开始宏观调控,流动性逐步减少-》企业由于扩张太快,资金链出现断裂-》金融机构评估风险后,拒绝企业后续贷款-》企业风险加大,盈利开始恶化-》缺乏现金流支持,企业面临倒闭,债务风险浮出水面-》由于企业倒闭会影响其还贷能力,金融机构为保持不出现坏账,不得已继续对其进行输血-》宏观经济持续走弱,销售疲软,企业盈利进一步恶化-》金融机构为求自保,终止借贷关系并要求企业还贷-》资金链断裂,企业破产,债务违约发生-》金融机构因此产生大量坏账-》中央政府出面干预救市-》金融危机发生,国民消费能力萎缩-》经济进一步走弱-》循环。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已然是天文数字,政府债务已经达到至少26万亿的规模,连利息都还不出,更不用说还本金了,最后的结果只有央行继续超发货币来填这个窟窿,让全体老百姓埋单。

国有和大型民营企业由于借贷规模庞大,资金需求高,大部分借贷都来自于金融机构,和国内以及海外发售的企业债券等,海外债券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汇率风险,我在下面说。小型民营企业由于整体规模较小,借贷金额相对有限,借贷资金大部分来自民间集资,贷款公司等。民企的命运悲惨的多,广大民营中小企业是真正的受害者,民营企业的资金大多数来自于民间借贷,高利率不说,融资来源及其不稳定,银行对于民营企业的借贷要求非常高,条件苛刻,正因为如此,民间借贷,小额贷款公司,P2P等地下钱庄(影子银行)才蓬勃发展。事实上大部分银子银行都来自金融机构本身,由于国家对金融机构贷款业务有着较严苛的标准,很多民营企业达不到借贷要求,但又急需资金,金融机构在既不想承担风险,又想分一杯羹的思想下,通过设立下游贷款公司等手段,避开国家监管以高利率向中小企业放贷。很多贷款公司都和金融机构有着直接的业务联系,其通过正规途径把资金从金融机构贷出后,再以贷款公司的名义把钱借贷给贷款人,形成产业链。而通过这种模式,金融机构得到的报酬远大于通过正常途径借贷回报率,由于层层叠加,民间贷款公司的利率有时甚至高出几倍。但是为了资金需求,企业不得不转而投向这种风险极大的借贷,其危险系数可想而知。一旦经济环境改变或者恶化,偿还如此高的利息本身就会拖垮企业,加之金融机构收紧贷款,这些下游借贷公司再也没有资金借出给借贷人,最后导致资金链断裂。另一方面,就是民间资金,民间集资方式的借贷本本质相同,只不过风险将由债权人自己进行负担,鄂尔多斯,温州等就是这种模式,崩盘后直接导致债权人血本无归。

第二部分是大型国企和民营企业,涉及到这部分的债务违约企业,多以美元外债为主。由于国内金融机构贷款成本偏高,这些企业进而转向要求较低的海外市场发行债券。中小企业债务规模虽然庞大但是仍处于可控范围,国家仍然可以通过调控流动性缓解。但是海外债务由于涉及到国际资本,汇率等原因,外资违约不可控,中国企业包括国企,大型民企至今外债规模已超过万亿。

外管局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企业外部债务存量共计8632亿美元,占GDP比例9.3%。香港银行统计外币欠款已然超过1万亿美元。由于借款者最初没有考虑到人民币大幅贬值,将会导致中国金融危机的巨大汇率隐患。在这个思路下,企业借入了大量美元外债。短期成为资本外流的接盘者,而热钱的涌入维持了人民币的相对高位,使得国际资本撤离时更加方便,汇率收益最大化。长期来看,随着美元货币政策恢复常态直至加息后,如果中国金融危机爆发,万亿美元热钱资本将会外流,导致人民币大幅贬值。届时以人民币计价的美元债务,在未来几年内可能翻番。这正是中国企业借入美元债的巨大风险。借的是美元,却要通过人民币还债,还债压力大,不确定以及不可控性高企。

除了汇率风险外,企业还会遭遇金融经济危机下的经营风险,盈利有可能大幅缩水,甚至出现亏损。届时,连利息都还不起,要想还本付息将难上加难。到时候外资就可以以极廉价的价格地参股,控股这些中国最核心的企业。中国经济现已进入通缩萧条,金融危机未来随时爆发,企业盈利恶化已成定局。美元自2014年起已升值近20%,美联储加息将成为压垮这些企业最后的稻草,一旦中国政府无法控制汇率,放开自由浮动,人民币大幅贬值,这些公司只有破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weiji/124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