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冬至,还债的时候也到来

常有人提醒说,你文章中为什么总是急切的批评、警示,而缺少赞美呢?

我们国家的确有无数值得赞美的地方,哪怕是把我有限的生命全部用于重复已经听到的赞美都不够。但是,我也非常困惑,我们处在一个缺少赞美的时代吗?真的需要仅存的几个还有勇气和责任批评的人也加入到赞美的队伍中去吗?

你为什么批评自己的孩子,因为,你爱他(她),这种爱是无可替代的。你不会在孩子做错事的时候也给予赞美,那样,给孩子带来的错觉将让孩子在未来付出惨痛代价。是的,你不会这样做,你会及时提醒,帮助孩子纠正。

这就是所谓爱之深责之切。

在童年回忆文章里,我写过对故乡的深切感情。那是含泪写的。2015年清明节,重新踏入那片土地,为逝去的爷爷、姥爷、姥姥烧纸……那片孕育了我的土地,在我心里,一直是一种力量,它让我时刻明白自己应当肩负的责任。

我从小目睹了穷人的悲伤与无助,这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这可能也是我过多批评的原因吧,我希望环境能够改变,向重视民生,关怀民生疾苦的方向转变。

2016年10月8日,我因肾结石发作住院,原本是一个很小的手术,但因手术中伤到肾,不得不再次手术……整整两个月的折磨,先后经历四次手术……大部分时间是我一个人躺在医院,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直到12月9日才将身上插的管子去掉。这期间的文章和文后与读者的互动,都是在非常痛苦的境地下咬着牙写的。

我不会把我宝贵的时间用于赞美。

中国著名民营企业家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在美国建造的汽车玻璃厂正式投产,曹德旺发表的对中美经济的看法,引起社会的强烈关注。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有人不反思,依然是赞美。就连《人民日报》都在12月22日发文,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树立信心不是要无视问题,而是要解决问题;增强信心也不是靠唱高调,而是在于推进改革的务实行动。”

对比之下,这些一味唱赞歌的人,其实是一种近乎邪恶的无耻。因为,这种赞美总是把微弱的批评之声冲刷得一干二净,让你永远意识不到问题的存在,更谈不上去解决问题。

从2008年批评4万亿救市计划(当时能公开写文章发出批评声音的其实没有几个人,绝大部分人是等几年后问题暴露才开始提出质疑)到持续不断地对经济脱实入虚的担忧,到对房地产业畸形发展损害民生,加重民众负担的担忧,我似乎一直在批评,因为,我觉得时间太紧迫,再不纠正就来不及了。

这,不正是今天所面对的局面吗?

中财办杨伟民副主任指出:“企业负债100多万亿,按照4%的利率计算,一年支付的利息就是4万亿,相当于2015年全年GDP增长总量。长期下去会掏空实体经济,提早进入产业空心化的时代。”

这段话包含着强烈的危机意识。

如果对照著名经济学家顾朝明提出的资产负债表危机( Balance Sheet Crisis),中国其实已经在重复日本的痛。顾朝明研究认为,日本之所以在20世纪90年代陷入衰退,根本原因在于泡沫期过度扩张,负债超过净资产,资产负债表失衡,企业被迫把赚的钱去还债而不是去投资,来修复资产负债表,最终引爆危机。中国企业现在的负债与支付的利息,已经是当年日本情况的复制。

回顾中国经济走过的道路,真的是让人无限感慨。

2003年以前,无论是政策层面的支持,还是普通民众的投入,对实体经济的热情至今看来都是令人感怀的。正是在这期间,中国涌现出了许多制造业品牌,中国企业争气,中国人争气!而2003年以后新涌现出来的知名品牌则少之又少,乏善可陈。

因为,2003年,是中国经济的一个转折点——脱实入虚的转折点。2003年8月12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通知》[国发(2003)18号],也就是“18号文”,将房地产业视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从此,住房的公共产品特性被削弱,房价开始飞涨。

从2003年开始,是虚拟经济飞速增长的时期,由此产生的近乎疯狂的赚钱效应吸引资金从实业流向虚拟经济,而流向虚拟经济的资金迅速获取暴利的示范效应,又不断吸引更多资金脱实入虚。因此,2003年8月以前,中国著名的企业家都是从制造业走出来的,而2003年8月以后的知名企业家及富豪榜上的富豪,绝大部分都是从事房地产开发的。

不知不觉中,中国经济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虚拟经济的飞速发展,需要更多的资金与之匹配。因此,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开始超高速增长。

房地产的飞速发展,需要大量的钢铁、水泥、玻璃等与之匹配,因此,从2003年开始,这些行业的产能开始超高速增长。

对于中国这样的一个人口大国而言,经济脱实入虚的危险性在于:

其一,提供就业最多的实体经济的根基被动摇。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后,奥巴马政府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虚拟经济增长过快,远远脱离实体经济所致。于是,大力恢复制造业。而当美国重振制造业的时候,我们却开始脱实入虚。

其二、货币超发严重。2016年11月末,中国广义货币余额153.04万亿元,折合22.1万亿美元。2016年11月末,美国广义货币余额为13.2万亿美元。中国是美国的167.4%,或者说,中国是美国的1.67倍,而中国的经济规模即使不考虑数据的真实性问题,也仅相当于美国的三分之二。这也是中国股市难以走出持续上涨行情的一个根本原因,因为它肩负着蒸发与吸纳超发货币的功能,否则,通胀将变得非常恐怖。而今,它又被赋予了一个新的功能,抑制换汇资金的增长。

其三、房地产等涉及民生,房价上涨增加民众的负担,因此,通过民生行业获取暴利在任何发达国家都是被严厉制约的。看看高房价给民众到来的沉重压力就知道了,当民众倾其一生实现购房梦,内需便受到抑制。

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其实为中国经济的调整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契机。但是,2008年,4万亿救市计划对房地产的刺激,再次将脱实入虚推向新高潮,而“信心比黄金重要”不过是这个高潮的一个注解——信心(虚)黄金(实)。这个高潮一浪高过一浪,在2016年再次喷射,爆裂的快感过后,实体经济已经精尽人亡。

当中国脱实入虚的时候,美国在奥巴马继任后就开始走脱虚入实之路。因为,实体经济是皮,虚拟经济是毛,没有皮,毛还长个毛啊?古人说得简单: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脱虚入实让美国经济变得日益健康。奥巴马在2016年国情咨文中说:现在,在全球范围内,美国经济是最为强大且坚固的。纵观历史,我们现在处于私营部门连续创造就业机会最长的一段时期中……在过去的六年里,制造业创造了将近9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而且,我们在取得这些成绩的同时,还将赤字减少了近四分之三。

中国并没有认识到中美之间的这种巨大变化。

美国刮骨疗伤,医治好了自己的皮,披着一身华美的兽毛重新崛起,而我们已经一丝不挂。当实体经济一片萧条的时候,税收并未及时减下来,此时经济增速已经放缓,税收还在保持增长。一些坚持做实业的人在拼死挣扎,他们是民族的脊梁,如今却满眼热泪……

中国并没有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或许是没有紧迫感的根源。严冬已经到来,一些人还在抚摸着快褪光了毛的皮找寻快感。

长达13年的脱实入虚之路,痛了民生,伤了实业,还债的时候到了,严冬还远吗?

也许,经历一次阵痛不是坏事,它可以促使我们真正彻底地反思、反省,真正拿出大勇气和责任感去面对和解决问题。果如此,当为民族之幸!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shihanbing/225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