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魂在何处?极端功利化的迷失

多年前,有一次在机场候机楼观看电视转播奥运会颁奖仪式:一位获得铜牌的外国运动员激动得流了热泪,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这位运动员说她梦想着在奥运会上获得奖牌,现在终于梦想成真。“傻X,才铜牌,至于这样吗!”旁边一个人这样说后,更多的人哄堂大笑。

是的,在许多人的潜意识当中,除了金牌,其他奖牌值得一提吗?但人们或许忽略了,外国不少运动员并非靠纳税人资金培养的职业运动员,而是体育爱好者,他们是自己出资参加训练、参加比赛的。对于这些人而言,能够参加比赛本身,就是对自己的肯定。

在这次的里约奥运会上,路透记者采访我国一位运动员的时候,这位运动员说了一句在西方人看来很不可思议的话:"Anditdoesn'tmatterwhetherit'sthesilverorbronzemedal.Aslongasit'snotthegoldmedalit'sthesame."(这是路透社报道的原文:银牌或者铜牌也并不重要,只要不是金牌,银牌铜牌都是一样的)。

微信截图_20160815074343.png

西方人无法理解我们对金牌的渴求,无法理解在体育背后为何隐藏着如此强烈的超过体育本身的渴求。

这种强烈的渴求并非只在奥运会上体现出来。

我刚刚听一位朋友(曾多次荣获世界桥牌冠军)讲了这样一件事情:今年7月,中国著名的北京RD附中在美国参加暑期北美桥牌夏令营,这是一种重在交流而非比赛的活动。中国的孩子们到达的时候,北美桥牌协会特别是其中的美国老人,特别喜欢中国孩子,他们拥抱每一位孩子的到来。但在比赛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按照比赛规则,每场比赛后,参加比赛的一方把自己的分数输入电脑,另一方看后确认,即为正式分数。北京RD附中的一位孩子把分数输入电脑,参加比赛的美国孩子看后,点点头走了,没有按确认键。北京RD附中的孩子迅速发现了这个漏洞,等美国孩子走后,他重新修改分数,按确认键,成功增加了自己队的比赛分数。

由于此前没有人这样做过,因此,没有修补这个漏洞的规则,而且,孩子们对这种修改分数的做法也没有防范意识。

于是,北京RD附中的这个孩子尝到了成功的喜悦,他继续这样做。

终于,一个对手发现了这个问题。这个孩子向北美桥牌协会反映比赛的分数被更改。

北美桥牌协会调查后开会商量了一下,说如果直接把RD附中这个孩子的做法公布出来,可能会给孩子心理上留下阴影,影响他未来的人生之路。于是,他们只是决定把分数修正过来,而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但派专人防范这种事情继续发生。

随后的比赛,RD附中的这个孩子再次修改分数的时候,直接被“抓现行”。

北美桥牌协会不再宽容。他们觉得这个孩子眼中只有好成绩,且为了好成绩不惜多次实施欺骗手段,已经超越了他们能够容忍的底线。他们决定:终身禁止这个孩子在北美参加桥牌比赛。

这件事情让我这位朋友感到羞耻。因为这件事情让许多原本对中国存在好感的人也开始改变看法。孩子是一个国家的未来,更何况这是在中国最赫赫有名的北京RD附中走出来的未来的精英!

但是,当这位北京RD附中的孩子因为追逐胜利不择手段的时候,迷失的是否只是这一个孩子?

我曾经在加勒比海国家停留过半个月,听到很多真实的故事,过去未曾写出来,因为难以启齿。今天讲一点:

中国人刚到加勒比国家,很受当地人尊敬。加勒比海地区有一种很珍贵的鱼,人们想吃了就去海里抓,但绝不会多抓。但中国人(尤其建筑工人)去后,听说这种鱼很珍贵,就拼命地抓,一下子抓了好多,吃不完坏掉了,就扔了一地。这种近乎变态的贪婪使得这种鱼很快就绝迹了。还有大螃蟹,当地人吃多少抓多少,而中国工人一抓上千斤,吃不完就把螃蟹浇上汽油点燃,看它们悲惨地痛不欲生地挣扎……而且,中国人去后能正常办的事也行贿,导致原本没有腐败的当地腐败盛行,而且,发展到后来当地人只要见中国人就敲诈勒索。在当地做生意的中国人,为了逃税,从中国进的冰箱报关的时候只报十几元钱,由于做得太过分而引起公愤,导致后来圣卢西亚对所有中国人开的商店进行大搜查……

下文非常简单:此后中国人到加勒比国家后,再也不受欢迎了。

人性啊!当贪婪到极致,就不再可爱了。

由于财政紧张,里约奥运会是一次非常节约的奥运会。这种节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基于对民众的尊重——不增加纳税人的负担。但是,里约奥运会却因此成为中国媒体嘲讽的对象。嘲笑他们的简陋,嘲笑他们的准备不足……

奥运会是宗旨是什么?

“通过没有任何歧视、具有奥林匹克精神——以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相互理解的体育活动来教育青年,从而为建立一个和平的更美好的世界作出贡献。”

有些国家(比如前苏联)不重视群众体育运动,却以倾国之力花费巨资去培养职业运动员,这些运动员获得的成绩越来越好,而国民的体质却越来越差。这种高度功利化的做法,其实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亵渎和欺骗。更可悲的是,当民众带着病弱的躯体在医院排队看病的时候,却不断为耗费巨额资金打造出来的金牌选手自豪地挺起胸膛——还有比愚昧更好的奴役工具吗?

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我个人觉得,里约奥运会唯一的亮点是傅园慧。“我游这么快?!我已经很满意了!”“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啦!”“这是我历史最好成绩了。”这些率真的语言,展现出来的活力与自信让人欣慰。

问题在于,这种率真的态度难道不应该是正常的吗?

剔除极端的功利化,人人都可以变得可爱。

对于一个民族,同样如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shihanbing/155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