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特朗普入主白宫一个被忽略的因素

 

“朕遇光武,当并驱于中原,未知鹿死谁手。”《晋书·石勒载记下》中的这句话,意思是说不知在角逐中,政权将落在谁的手里。

奥巴马很快期满卸任(下图),希拉里与特朗普拼死搏杀,争夺入主白宫的机会。

希拉里在与特朗普竞选的过程中,几乎一直认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在10月26日生日当天,希拉里直接写下了这样的话为自己祝福:‘Happy birthday to this future president.’(祝未来的美国总统生日快乐!)

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希拉里甚至没有准备败选演讲——从希拉里的败选演讲来看,显然是临时仓促准备的,因为这篇演讲出现多处诸如语法这样的低级错误。

然而,最终希拉里死在了特朗普手里。

希拉里为什么失败?

她两次出来说话,给了两个原因。

第一次给出的原因:她归咎于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下图),希拉里认为,科米在临近大选投票日前宣布重启对“邮件门”的调查导致了自己的败选。

第二次,希拉里认为社交网络(Facebook和Twitter等)大量的假新闻导致了自己的失败。因此,她督促国会议员关注这个问题。希拉里说:“我想特别提到一个威胁,这应使所有美国人,共和党人、民主党人,无党派人士特别是我们国会议员们关注:恶意假新闻和欺骗宣传流行病今年已风靡社交网络……现在很清楚,所谓‘假新闻’可能对世界的现实后果。问题不在于政治或党派倾向。人们的生活处于危险之中”。

希拉里终于认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假新闻,但她认识反了。

导致希拉里败选的假新闻并非是Facebook和Twitter等上的假新闻,而是美国主流媒体(或说传统媒体)的倾向性所营造的虚假氛围,误导了民众——当然也误导了希拉里本人。

此次总统大选期间,美国主流媒体的倾向性众所周知。他们对特朗普的负面新闻集中报道,添油加醋进行强化的同时,对希拉里的负面消息进行弱化,甚至干脆就不报道。

这种偏颇造成了完全相反的结果:它激起了民众的反感和抵触情绪,使得支持特朗普的选民投票率大大提升,而希拉里则由于民意调查一直领先特朗普而导致支持她的选民有所麻痹大意,投票的支持率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笔者惜墨如金,为什么要写这个过去的事情呢?

我真正想说的是,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其他国家(确切地说应该是“尤其是其他国家”),主流媒体都正在被民众抛弃,很多所谓的主流媒体将陆续死亡!

我举一个小例子。9月份,笔者在北京参加了一场公益演讲活动。主办方在京城某知名媒体(发行量位居前三)发了广告,几天内只有几个人报名,后来我和功夫财经在各自的微信公众号发了预告,两个小时报名4千多人。

这种差异可谓天壤之别。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异?

这里面包含着一个客观性问题。

主流媒体的基础是传播最新的新闻,但这种新闻必须客观——至少你必须努力追求客观,但这正是主流媒体不可解决的问题。尽管所有媒体都明白客观是新闻的生命,但是,主流媒体是由相关投资方或者干脆是由政府控制的,本身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而且,采编人员无论多么想让自己客观,都免不了带出自己的倾向性。而当这种倾向性与民意抵触的时候,主流媒体自己并不明白(或者不愿意明白)。    

事实上,这种假设在现实中并不存在。

实际情况可能还要糟糕得多!

很多主流媒体以为自己控制着传统渠道,不断把自己的意志和观点强加给读者、观众,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改变民意、操纵民意。他们无视权力肆意践踏弱者权益的现实,他们无视正义被欺凌的现象,他们无视弱者渴望救助的眼神……他们眼里只有赞歌。他们像一群被割了叽叽的太监一样用令人憎恶的语调和蹩脚的令人作呕歌词叽叽歪歪地唱着赞歌,以此换取主人扔的肉骨头。

尽管此间有少量有良知的媒体从业人员勇敢地站出来呐喊,但最终,他们都摆脱不了被自己供职的媒体开除的命运,更糟糕的结果,甚至是遭到被触犯利益的相关黑手谋杀。

在社交媒体没有出现的时候(就世界范围而言,社会媒体分为两种,一种是社交媒体,一种是中国社交媒体,本文中特指社交媒体),主流媒体想对民众洗脑是有效果的,他们可以通过十年如一日的说谎对大众进行洗脑,成功改变了许多信息渠道狭窄的人的思维模式。

但是,革命性的改变在社交媒体出现后发生了。

社交媒体与传统媒体相比,最可贵的一点是,它只搭建平台,让真实的声音自由传播!——我丝毫不否认其中有假消息的出现,但在这样的平台里,假消息很快就会被识破。在透明的环境中,假消息是没有生命力的。而不透明的环境才是假新闻赖以大行其道的根本原因。

特朗普比希拉里更早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因此,特朗普孜孜不倦地在社交媒体上制造话题,打造影响力,而希拉里主要依托主流或传统媒体的力量争取民意的支持。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比希拉里更具有超前的眼光。

如果传统媒体不找回自己的良知,不找回自己生存的根本客观性,传统媒体只会加速自己被淘汰的步伐,尽管一些主流媒体也开始借助网络苟延残喘,但他们由于眼睛盯着肉骨头依然无法做回正常人的状态。

主流媒体正在死亡,但并非所有的主流媒体都要走向死亡,那些认识到自己问题并及时修正,迅速向社交媒体靠近的媒体,将为自己赢得新生的机会。当然,我指的是可能性。

主流媒体应该明白:老百姓不是傻子,民意不可欺,失去客观性,失去公正,失去最起码的正义感与价值观,失去最基本的底线,被民众抛弃只是时间问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shihanbing/125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