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假如特朗普疯掉会怎样


特朗普上任后,就过足了总统瘾,频繁签署多项行政命令(ExecutiveOrder),包括叫停“奥巴马医改”计划、退出TPP、推进争议输油管道建设等等。中国春节前夕,特朗普又先后签署了美墨边境造墙、停止对“庇护城市”的联邦拨款,以及主要针对七个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travelban)。

特朗普越玩越high,越玩越上瘾。之前那些认为特朗普有点二百五的人都看走眼了,他不是有点二百五,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二百五。

 

以“禁穆令”为代表的反移民政策为例。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正是受益于移民的贡献,才有今天的美国。如果把移民全部清退,美国将只剩下印第安人,如果再往前追溯,印第安人其实也是移民来的。大量研究早已证实,移民的数量与一国的经济增长存在着明显的关联,移民越多的国家,经济越具有活力。特朗普牛哄哄地对移民横眉冷对,他何尝不是移民的后代呢:1885年,特朗普的祖父FriedrichTrump从德国移民到美国,1892年成为美国公民。特朗普的母亲MaryTrump1912年出生在苏格兰,17岁时移居到美国,1942年成为美国公民。

但是,特朗普根本不理会这些,硬性下达一道道行政命令,强力推行自己的主张。于是,有人惊呼,特朗普要疯了!特朗普会疯吗?或者说,特朗普如果真的疯掉了,结果会怎样?

所有的这些假设即使变成现实,也不会造成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在美国有一种机制可以修正它,这就是纠错机制。

美国的制度设计,是基于人性自私、人性邪恶的假设而做的,这种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纠错。美国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分立,有多种纠错机制,促使社会的正常运转。除此,还有其他纠错机制。比如媒体。媒体可以公开揭短,尖锐批评乃至抨击总统的错误做法,总统再不喜欢,再厌恶,再深恶痛绝,也不能关掉媒体。宪法赋予媒体的这种监督,犹如长鸣的警钟,时时提醒权力拥有者要遵守一些刚性的规则体系。

法律是美国最强大的纠错机制。美国的法律体系对权力的制约是最为有效的。历任总统在出台政策的时候,都会咨询法律工作者的意见和建议,总统的律师团队也越来越庞大。像奥巴马,虽然身为律师,在出台政策的时候,也交给律师团认真评估,以免因政策与宪法相冲突而成为被告。比如,奥巴马一直想控枪,但控枪就不能“违反宪法”,所以,奥巴马律师团的多名成员一直忙碌了数月,才从现行的枪支管制规定中寻找出“既能让奥巴马加强修改枪支管理的漏洞,又能尽量避免让他受到来自最高法庭‘违宪’的相关法律指控的办法”,即便如此,奥巴马的控枪构想最终也未能真正实现——1791年批准生效的美国联邦宪法第二修正案明确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

宪法在美国是至高无上的。美国人对宪法素怀敬畏之心,在美国44位总统当中,多达26位是律师出身,也是顺理成章的。特朗普应该是美国历史上罕见的一位法盲总统,这位法盲又偏偏非常自负,经常去征询生意人——另一群法盲的意见,而不愿意听从律师的建议。可想而知,特朗普还将有更多的行政命令受阻于法律——这必然会削弱特朗普的权威。事实上,特朗普刚执政不足20天,就在多达50多起诉讼中成为被告,创下了美国历史上最高、最快的纪录。

特朗普即使疯掉,也不会造成太严重后果,因为,纠错机制会发挥作用。特朗普的“禁穆令”推出后,美国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罗巴特于2月3日作出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入境限制令,且即刻生效。特朗普在推特上迅速发飙,表达对这位法官的强烈不满。听命于特朗普的美国司法部(司法部属于政府部门)对此深为不满,宣布提起上诉。美国联邦法院采取的是“三级两审”制:“三级”分别是联邦地区法院、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联邦最高法院。即使司法部根据特朗普的指示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要进入联邦最高法院审理也至少需要4到5个月时间,此时特朗普的移民禁令已经失效(特朗普这个禁令的有效期是120天)。

其实,现在很多美国人,恨不能特朗普真的疯掉,或者,赶快疯掉,以便让更靠谱的副总统迈克·彭斯接任。美国1月30日的《外交政策》杂志甚至刊文称,军事政变推翻特朗普“也不失为一种可行方案”,看来,有的人已经等不及特朗普太晚疯掉了。

在一个纠错机制完善的制度之下,错误及其造成的后果能被限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或许,这才是美国人不担心特朗普疯的原因之一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shihanbing/095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