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一个超级火药桶正在被引爆

今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断升级。从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到宣布不再延长对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国家的豁免,美国围着伊朗的七寸暴打,引发原油上涨。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故伎重演,扔出烟雾弹:4月26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宣布,他已告知石油输出国组织油价必须降下来。

鉴于特朗普过去打压油价屡试不爽,多头在恐慌之下离场,导致当日国际油价跌近3%。但这却是一个障眼法,事后,较真的媒体人用心调查,结论是:特朗普没有跟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任何人说,油价必须降下来。同样是打压油价,跟去年相比,特朗普这次明显缺乏诚意,说得直接点,他根本没有为此做任何事情,甚至连他所说的电话都是虚构的。

特朗普政府不断在中东挑事,造成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利多油价。而特朗普的言语,也是显而易见的,就是压制油价。在行动和言语之间,哪个更重要呢?

当然是行动。语言有时候,只为了遮掩真实的目的。

我们再看看另一个原油大国委内瑞拉。美国能源信息署发布的已证实的石油储量(亿桶),委内瑞拉高居世界第一(见下图)。

数据来源:U.S.EnergyInformationAdministration

但是,近年来,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持续下滑。雪上加霜的是,从去年开始——也就是特朗普政府不断在中东挑事儿的时候,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在不断升级:

2019年1月28日,美国宣布对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实施制裁,冻结委内瑞拉这家国有企业在美国的资产,禁止美国公民与之做交易。

3月10日美国通知印度停止进口委内瑞拉原油。

3月22日,美财政部宣布对委内瑞拉经济与社会发展银行及附属的4家金融机构进行制裁。

4月12日,美国宣布制裁委内瑞拉原油运输船只

……

4月26日,美国宣布制裁委内瑞拉外交部长豪尔赫·阿雷亚萨。

美国在伊朗加大制裁力度的同时,不断加大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一个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导致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在今年3月断崖式下跌!(见下图,单位为千桶,2019年3月,委内瑞拉的原油产量断崖式下降,已经不足100万桶)

更要命的是,最新数据显示,委内瑞拉的原油进口已经超过出口。(见下图)

委内瑞拉2019年3月份的石油日产量已经降到不足100万桶,为16年来的最低水平(委内瑞拉1997年12月的原油产量曾达到345.3万桶)。随着电力中断带来的油田、管道和港口关闭,委瑞内拉国家石油公司近日从欧佩克成员国尼日利亚进口原油,这是自2014年以来该国首次进口原油。(下图为委内瑞拉最新的原油进出口数据)

委内瑞拉原油出口量的下降,也是导致我国沥青价格上涨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委内瑞拉马瑞原油是国内炼厂加工沥青的主要原料。截止目前,3月份马瑞原油到港量55万吨,环比下降68%,同比下降51%。(下图为今年沥青期货的价格走势,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成为推升沥青上升的重要力量。)

特朗普口头打压原油的背后,乃是不断加大对伊朗、委内瑞拉这两大产油国的制裁力度,压制这两个国家的原油出口,由此导致原油供应的骤然下降。

这一点,跟2018年相比,是本质的不同。再强调一次:是本质的不同。

2018年,特朗普在口头打压油价的同时,也在行动上支持打压油价。比如,宣布对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的制裁豁免等等,而美国国内的原油产量也不断创出新高。

但今年,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长速度已经开始放缓。今年以来,美国石油活跃钻机数环比增量在下滑。这意味着,至少短期来看,原油供应的缺口,正在逐渐加大,而不是缩小。对于这一点,俄罗斯普京再明白不过了。4月27日,普京表示,已经作好了满足各国市场原油需求的准备。

聪明如普京者,自然明白,特朗普的行为,正在导致原油供应急剧萎缩,而俄罗斯要做的,就是提高产量,填补缺口,既多赚钱,也显得很给特朗普面子很配合特朗普。

委内瑞拉的动荡正在加剧。4月30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声称,他已经开始了推翻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的计划“最后阶段”,希望委内瑞拉人民和军方支持他。随后,有小股军人参与了“政变”。

这样的新闻,正在成为常态。

与此同时,另一个产油大国利比亚,内战再次爆发——利比亚“国民军”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军队,对首都的黎波里的争夺战正在枪炮声中进行。目前,亲伊斯兰主义色彩浓厚的哈夫塔尔将军领导的“国民军”,由于得到了沙特、阿联酋、埃及、法国、俄罗斯等国的支持迅速崛起,已经占领利比亚的大部分地区,拿下首都的黎波里只是时间问题。

下图为:前卡扎菲政权的退休将军、现为利比亚“国民军”司令的哈里发·哈夫塔尔(KhalifaHaftar)

今年以来,利比亚的原油产量也在快速下降。(下图)

特朗普将继续用言语打压油价,但同时,用行动推升油价的做法,也将继续。

如果理解了宗教、文明、价值观冲突的因,对于当下所面对的果,也就淡然了。

特朗普政府对伊朗制裁的升级,正在撕裂伊朗的耐心,中东火药桶正在被引爆。无论特朗普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只要需求不快速下降,原油供应的缺口在现阶段都将加大而不是缩小,原油的调整只能是短暂的。更大概率的是原油的上涨,这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而这一切,正是那个口口声声嚷着要打压油价的人所造成的。

 

附新闻(一):美国为何要给穆兄会贴恐怖标签

来源:新华网2019-05-0116:49

新华社记者朱东阳 刘晨

据美国多家媒体4月30日报道,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将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

分析人士指出,美方此举或与拉拢埃及有关。一旦穆兄会被列为恐怖组织并遭制裁,中东地区将面临更多不稳定因素。

根据美方相关规定,美国金融机构将冻结被列为恐怖组织的机构在美境内资产、美国境内任何个人将被禁止为其提供支持、美国还禁止该组织相关人员入境。

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不久就考虑是否要将穆兄会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但因遭到专业人士反对和“禁穆令”政策余波不断而作罢。不过,特朗普政府今年4月初不顾多方反对,宣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这是美国首次将一国的国家武装力量列为恐怖组织。

美国国务院前反恐事务官员丹尼尔·本杰明认为,美国政府有此考虑或与特朗普的2020年大选压力有关,特朗普需要采取行动,巩固国内反穆斯林的选民基础。

中国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吴毅宏说,美方试图通过此举拉拢中东地区大国埃及,推动组建“中东战略联盟”,以在安全、政治和经济领域遏制伊朗。

穆兄会成立于1928年,总部设在埃及,历史上曾数次遭埃及当局解散。2011年,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后,穆兄会组建自由和正义党,参与埃及政坛角逐,最终自由和正义党主席穆尔西当选埃及总统。2013年7月,埃及军方解除穆尔西的总统职务后,穆尔西的支持者不断发起抗议示威活动。2013年12月,埃及过渡政府将穆兄会定性为恐怖组织。

穆兄会成员众多,中东多国都有其分支。分析人士指出,鉴于穆兄会的影响力,如果特朗普政府最终决定将其列为恐怖组织并加以制裁,将给这一地区带来更多不稳定因素……若穆兄会此时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或被逼上成为极端组织的绝路,地区恐怖主义威胁恐将加剧。

此外,土耳其等国政府是穆兄会的支持者。美国一旦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其与土耳其等国的关系将更加紧张。

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发言人厄梅尔·切利克表示,美国将穆兄会列为恐怖组织的行为将给该地区国家的稳定带来严重后果。(参与记者:罗晨)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shihanbing/046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