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一场大的经济危机才能拯救中国

我初学哲学,除了接触马克思的《1844年哲学与经济学手稿》外,最喜欢看的是威廉詹姆士的《实用主义》。后来接触了亚里士多德、柏拉图、黑格尔等许多古典西方哲学,有时真感到震惊。东西方的大不同,源于对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大不同。就拿货币来说,美元就在用现代哲学的思维来发现货币的价值所在,而人民币始终找不到方向。

有人问我,你在《牛刀说:我们怎样过上好日子》这本书当中,讲到量子基金做空中国的事,那么,量子基金究竟是什么基金呢?简单的看,量子基金只是一家公司的名称,本质上却不是这么简单,其内在的原因是复杂的。

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国有对冲基金。欧洲一些国家也有类似的基金,但正式名称不叫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声名显赫,许多人猜想它一定是“巨无霸”,其实大部分的对冲基金规模并不大。

排名前10位的美国国际对冲基金依次为:美洲豹基金(资产100亿美元)、量子基金(资产60亿美元)、量子工业基金(资产24亿美元)、配额基金(资产17亿美元)、奥马加海外合伙人基金(资产三类17亿美元)、马弗立克基金(资产17亿美元)、兹维格-迪美纳国际公司(资产16亿美元)、类星体国际基金(资产15亿美元)、SBC货币有价证券基金(资产15亿美元)、佩里合伙人国际公司(资产13亿美元)。

排名前10位的美国国内对冲基金依次为:老虎基金(资产51亿美元)、穆尔全球投资公司(资产40亿美元)、高桥资本公司(资产14亿美元)、帽际基金(INTERCAP,资产13亿美元)、罗森堡市场中性基金(资产12亿美元)、埃林顿综合基金(资产11亿美元)、套利税收等量基金(资产10亿美元)、定量长短卖资金(资产9亿美元)、SR国际基金(资产9亿美元)、佩里合伙人公司(资产8亿美元)。

这里的量子基金只是一家公司。但是,就美元来讲,量子是物理学和哲学家研究的对象,量子是宇宙间的一种能量,这种能量是现代物理学和哲学的最高价值。量子力学的本义是研究微观粒子的运动规律的物理学分支学科,它主要研究原子、分子、凝聚态物质,以及原子核和基本粒子的结构、性质的基础理论,它与相对论一起构成了现代物理学的理论基础。但是,在国际金融理论中,现在还缺乏系统性学术成果的支持。因此,如何将量子力学原理运用到货币当中,是美国的许多金融学家和物理学家、哲学家非常关注的。

西方的哲学起源于希腊,发展于德国和意大利,应用于美国。实用主义是美国经济繁荣早期的价值观,影响了上个世纪整个美洲经济的强盛。古典西方哲学的起源是逻辑学,严明的逻辑推理,是最原始的价值观,犹太人将这种价值观发展到极致。我们常说,西方人认死理。也就是说的是,西方人为人处世讲究原则,逻辑非常严明,反映在经济上就是注重规律性研究和周期性研究,繁荣、衰退、调整、复苏这是经济的基本规律;而周期性来自对太阳黑子的研究。大量资料统计显示,太阳黑子运动的周期和人类经济活动周期基本保持一致,太阳黑子的活动周期平均为11年,最长周期可以达到17年。近几十来年,太阳黑子峰值年变化比较稳定,基本上保持在11年,上一次活动周期的峰值年出现在2000年,1996年是低谷期,预计下一个峰值年将会是2011或2012年。据美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太空环境中心预测,下一个太阳活动周期将从2008年3月开始,到2011年岁末或者2012年到达顶峰,也就是说,2012年是全球经济一个大的转折,从市场表现来说,那就是通胀国家全部转向通缩,而通缩国家将逐步转向通胀。从经济增速来说,经济增速较快的金砖四国将开始减速,而增速较慢的国家开始恢复增长。

我在《中国通胀世界通缩》对美元势必会加息做出研究,判断出美元加息的时间节点也是基于这种理论。关于美元何时反转,基本趋势预期具有客观性,是一个主观预期。这是全球经济的大趋势,大的趋势一确立,其他趋势都是技术性的。天文现象与人文经济现象的相关性具有统计学价值,美联储的操作包括所谓的QE3,欧元区、中国的加息和降息本质上都是技术性预期,无碍大趋势,因此进行参考即可。

这与中国文明完全不同,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喜欢和稀泥,处事极为圆滑,所以法制一直很难健全,在历史上表现的就是所有力主变法的法家都没有好下场;反映在经济方面,就是不尊重规律,为了钱没有底线不顾一切,根本不去研究经济的周期而主观从事经济活动。比方说:保8,这是一个完全荒唐的目标,经济不是永动机,如何保8?这荒唐的目标,必然摧毁人们的心理底线,不顾一切的去搞钱。这就不是在搞经济,而是搞全民投机,而在资本市场投机者一向都是80%的人血本无归,赚钱的只是极少数。而在中国楼市,投机客人人赚钱,这只能说明一场大的经济灾难,甚至是政治灾难和社会灾难一起即将降临。

1929年,华尔街发生股灾时,一个基金的创始人天天在华尔街数着看看有多少人跳楼,最多的一天有7个人跳楼。我们大骂这是资本主义的冷酷,残忍得没有人性,看着别人跳楼。2008年百年老店雷曼兄弟破产时,美国总统闻知此事,嘴角都没有歪一下。经济危机必然有人会为此付出代价,这是对人性贪欲的惩罚。如果这种股市崩盘发生在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中国人会大叫:“兄弟,不要跳楼,我来救你”。2008年,当时有着“华南五虎”之称的广东五大开发商包括恒大地产、珠江地产、富力地产、合生创展和碧桂园频临绝境时,温家宝在电视上伸出四根手指,推出四万亿刺激经济计划,就是大叫“兄弟,我来救你”的典型事例。结果是,开发商是救活了,房价却翻了一倍,房价泡沫一下冲到极致,全球经济史上都未经见。

这次房价泡沫破灭,我也在数有多少开发商跳楼,除温州、鄂尔多斯外,全国各地开发商、炒房客和因为债务问题跳楼的跑路的已经达到560多人。当然,在未来的两年还有更多的人跳楼。以后跳楼的,不只是开发商,第二批领头跳楼一定是炒房客,因为他们很多人举债炒楼;炒房客跳楼差不多后,就是一群本无力购房的白领家庭会出现。如果政府为了保8,继续放大房价泡沫,后果更为悲惨。这将是人类历史上房价泡沫死人最多的。当然,中国人口多,死几十人不会是什么大事。但是,中国社会对这样的跳楼事件与各种评论都是奇奇怪怪的。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却说,企业家跳楼是用生命捍卫信用。这是很荒唐的,因为这与信用无关,只与人的贪欲有关。陈德荣说:“他可能会有其他的一些原因,但是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由于可能是我们市场改革不彻底,导致跳楼、自杀。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人无信不立,我们温州的企业家用他的鲜血和生命捍卫了他的信用,你还能去指责他什么呢?他都已经把命都搭上去了,我觉得用最惨烈的方式,这种方式不可取,但是我认为这种精神恰恰是中国企业家的精神,是开拓市场的精神。”

从文化上来理解也就不难了。所以,中国必定会出现一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才能拯救中国的文化。而这场危机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将超越世界经济史上任何一场最大的灾难。否则,中国人就不会改变。今年5月,为了保8,央行降准和降息,一批不怕死的炒房客重新举债又杀进楼市,前赴后继的搞楼市投机,真是有胆量。

自1970年代起,全球发展进入后工业社会阶段,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其表面的“美金——石油美元”转换后面,是美元信用来源的“实际财富抵押——暴力抵押”的转换;该转换带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格局,即“美元——全球资源资产”、“美元——非美货币”以及“美元——美国国债”的三个跷跷板结构。美元成为世界利益博弈的核心和按钮。2012年,美元进入第三个“17年大周期升浪”和临近“5年升值小周期”,世界由此“美元回流”和“美元升——全球资源资产贬”的格局之中。全球资产价格都将下跌,黄金泡沫和中国房价泡沫将会彻底破灭。

这不是趋势,而是美元指数的最终走势决定的。读懂美元,很难很难。

“美元——全球资源资产”是什么?简单地说,美元了解了全球资源资产的全局性状态,并对人类为使用资源资产价值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将每一项资源的储量、未来价值、目前消耗量进行过测评,从而进行适时定价,以价格来平衡供需。这一招很管用,因为具有全球大宗资产价格的定价权,美元便周期性的对其他国家进行攻击,比方说,先是发动舆论,画一个大饼,吸引其他经济体参与,然后以低利率甚至QE的方式,释放美元,促使这些国家产生通胀,在资源的定价权上赚取暴利。最典型的就是搞“金砖四国”这么一个东东,搞得这四个国家发生长达十年的通胀,最后,回收美元,直接导致这四个国家从通胀走向通缩。

“美元——非美货币”是什么?

美元霸权一旦确立,绝对不容别的货币与其争霸。欧元区尝试与美元争锋,结果在12年的时间里,引发美元三次攻击欧元,直接将欧元区冲击的稀里哗啦。其他非美货币已经没有力量与美元较劲,唯有人民币一直在暗暗较劲。人民币的战略构想,美元很清楚,想在未来全球货币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与美元、欧元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平分天下。但是,这种构想目前只是一种幼稚的想法,未来20年内不可能实施。一旦这种企图强烈,美元将在攻击欧元后,全力围剿人民币。一场新的五次围剿与反围剿将会轰轰烈烈的展开,人民币将会输的一塌糊涂,那时,可能不只是二万五千里长征那么简单。

“美元——美国国债”是什么?

一般观点都认为,美国的债务大部分是由中国所拥有,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国的确是拥有很多美债,但却占不了统治地位。其实和日本一样,美国的国债大多数也是为国内所持有。所以说,美国民众继续对美债违约的风险熟视无睹,损害的可能是自己的利益。而了解美国国债的具体持有情况,也是为防止可能到来的美债违约危机所做的必修功课。

以下分别列出了不同国家、地区及组织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具体数目以及百分比数据:

社保基金:2.67万亿美元(19%)

美国财政部:1.63万亿美元(11.3%)

中国:1.16万亿美元(8%)

美国家庭:9594亿美元(6.6%)

日本:9124亿美元(6.4%)

国家和州政府:5061亿美元(3.5%)

私人养老基金:5047亿美元(3.5%)

英国:3465亿美元(2.4%)

货币市场互助基金:3377亿美元(2.4%)

国家、地方和联邦退休基金:3209亿美元(2.2%)

商业银行:3018亿美元(2.1%)

共同基金:3005亿美元(2%)

石油输出国:2298亿美元(1.6%)

巴西:2114亿美元(1.5%)

中国台湾:1534亿美元(1.1%)

加勒比海金融中心:1483亿美元(1%)

中国香港:1219亿美元(0.9%)

可以看到,占美国国债比例最大的是美国社保基金,为19%。因为有一些美国特别国债只出售给社会保障信托基金,它们并非可公开交易的国库券,但一直构成大量的债务。而美国财政部的1.63万亿美元国债则多数是从量化宽松计划中借来的。美国财政部共欠外国人和外国政府45140亿美元,但美国人拥有自己国家超过14.3万亿美元债务的大多数。

美国国债在国际金融上取的作用却非常大。他与美元起的是一种跷跷板的效应,在金融上称作是对冲效应。美联储放国债时,通常会按一定的比例收回货币。每当全球流动性过剩时,美联储采取的操作策略就是放国债收货币。而一旦全球流动性紧张时,美联储的操作就是放货币收国债。这样做的好处是,放出去的货币有美国国债作担保。全球资本市场之所以经常关注美国国债的变动情况,主要是以此判断全球市场流动性变动情况。一旦全球经济发生逆转,新经济体国家资产泡沫就会破裂。当然包括中国。

我们人民币通常不采用这些机制,只是硬邦邦的发钞,一切的债务都由中央政府背书,一旦中央财政无力背书时,经济危机就会大爆发。应该很快了。因为一个国家出现一种资产价格只涨不跌,那就是整个政治经济文化出现大的危机,一旦爆发必将轰轰烈烈,绝对不是好事。那时,谁也救不了中国的投机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shichang/302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