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物业税出台前不可放松二套房贷

尽管任志强呼吁,救楼市政策要一步到位,“否则,政策导向将产生反作用力”,中央政府也不可能放松二套房贷,更不可能放松给开发商的贷款。其实,任志强只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的一个小丑,根本不把民众和国家的利益当一回事,因此,原本不需要对他的言行给予评论,但是,因为各大网站一直把任志强当作开发商的意见领袖加以重推,那么就有抗争的必要了。

 

 

今天,各大网站都报道了一条消息,京沪穗三地新房存量达到2800万平方米,按目前的成交量,需要一年零三个月才能消化完,按照目前均价来算,积压资金3000亿;按目前一年期贷款利息来算,一年利息将近160亿。去年,全国房地产销售收入为2.9万亿,其中京沪穗大约8000亿,今年的房地产销售收入约为去年的60%,接近5000亿,开发商将要为这5000亿额外付出利息160亿,开发商焉能不死?

 

 

这还不是主要问题。最糟糕的是,中国房地产空置面积为1.32亿平方米,其中,京沪穗三地空置面积约为3800万平方米,空置房源囤积资金约为人民币4000亿,每年银行利息210亿。去年,开发商囤积土地资金约为人民币3万亿,其中,京沪穗开发商囤积土地资金约为人民币7000亿,一年利息接近400亿。如此非理性扩张,商业银行焉能不受影响?宏观经济又怎么可能得以健康发展?

 

 

京沪穗三地囤房存房之所以越演越烈,与中国没有物业税有关。长此以往,中国社会财富会变成毫无用处的钢筋水泥,中国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将被迫为这些钢筋水泥买单,年轻群体的创造热情因背负巨额的房贷消耗殆尽,经济发展的动能因背负如此沉重的负担而日趋减弱,从民众利益和国家长远发展出发,物业税也必须出台了。

 

 

从国家利益来说,物业税是国家一项十分庞大的税源,初步预测,这项税源将新增财政收入至少6000亿至10000亿,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1%至19%;从民众利益来说,这项税收是向富人征收,有助于维护社会平衡,缩小贫富差距,如果能将这些税收的一部分用于社会保障型住宅建设,那将惠及万民,是一件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伟业。

 

 

在物业税没有出台前,我们有两件工作应该尽快开展:一是尽快对中国住宅持有人进行实名登记,这是物业税出台的前提和基础,当然,实名登记将不可避免的查出一些贪官,也有可能遭到阻挠和破坏,但是,不因恶小而为之不因善小而不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进行全方位的住宅实名登记,在中国有着强大而夯实的文化基础和民众支持。

 

 

二是在物业税没有出台前,万万不可松动二套房贷。去年927房贷新政,尽管是为了剔除楼市泡沫,将楼市炒家逼出市场,但客观上降低了银行风险,维护了国家金融安全。在深圳2291亿房贷余额中,有16.35亿不良房贷,其中接近15亿为楼市炒家。中国买房自住的群体中,是很少发生断供行为的,因此,只有刺激自住型消费,才能有效的遏制楼市投机行为,降低银行信贷风险。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如果我们现在就放松二套房贷,有可能短期内会刺激成交,但是,我们为期三年的宏观调控也就功亏一篑,再加上失去体制上的保证,中国楼市泡沫有可能沉渣泛起,并且,将无法遏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shichang/301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