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7000人的大军,寻找的是什么?
201810/31

如松:7000人的大军,寻找的是什么?

最近,连接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边境人山人海,他们不是往来两地的本地人,而是希望穿越危地马拉和墨西哥两个国家、到美国寻找希望的洪斯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人。在危地马拉首都危地马拉城的一间由天主教传教士开的收容中心内,平时可以容纳大约60名难民的设施,自10月9日起有大批洪都拉斯难民乘坐露营车到达当地后,截至10月17日已收容5000人,比组织原先估计的500人多十倍。

对于任何国家的人来说,背井离乡都不是容易的事情。7000名洪都拉斯人(传现在已经达到2万人)为何要离开家园、冒着千难万险步行4500公里、穿越两个国家也要进入美国?而且这些人已经拒绝了墨西哥的收留建议,它们说:我们只想去美国(看来,万恶美帝国主义的吸引力不小)。

由地图可以看出,面对7000洪都拉斯人的是漫长而艰辛的道路。一些人为了躲避检查站,只能冒险穿越河流,儿童遭遇的艰险可想而知。

世界银行的统计指出,洪都拉斯在2016年的贫穷率为66%,比前一年上升2%。有帮助这些难民的危地马拉慈善组织负责人认为,洪都拉斯的经济措施只肥上瘦下,令贫者愈贫。洪都拉斯自1821年独立以来至1978年,共发生139次政变,平均1.4年一次,是拉丁美洲政变最频繁的国家之一,在这样的国家内部,任何事情都会依靠枪来说话,也依靠枪维持执政者的权力。“枪”当然也就主导了社会财富的分配,无论社会经济是繁荣还是萧条,底层民众就永远摆脱不了苦难与贫困,看不到希望,因为“枪”可以肆意掠夺。

除了经济问题外,暴力问题亦笼罩洪都拉斯。根据统计,在2017年,每10万人就有42.8人死于谋杀。一名徙步300多公里到危地马拉城的洪都拉斯难民说,自己担任水管工的月薪只有大约100欧元(约903港元),根本不足以维持生计。他说当地童党横行,担心即使活着出去上班,也不知能否活着回家。洪都拉斯民众跋山涉水走到危地马拉,他们都是为了可以有机会登上前往美国边界的露营车,摆脱朝不保夕的生活。

洪都拉斯虽小,但在世界文明史上却有重要的意义。作为古代美洲“三大文明”之一,玛雅文明的突然消失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谜团。或许很多人并不知道,洪都拉斯就是玛雅人的发源地,公元4~7世纪,洪都拉斯西部是玛雅文明中心之一,曾出现18位玛雅王,至今还保留着很多的玛雅遗风。比如,有一项令人崩溃的习俗就是“卖媳妇”,在洪都拉斯西北部的一些村镇,男人可以将自己的老婆“休掉”,并拉到集市上拍卖,或者拿去跟别人的老婆交换,被买来的老婆还可以再度拿到市场上去拍卖。

看到洪都拉斯这样的文明古国落到今天这样竞相逃离的地步,不知道人们会有何感想。这或许在说明,以往的文明不代表今天可以跟得上世界的潮流,如果抱守残缺,剩下的就只有落后与贫穷。

 这会让人想起五月花号。

当今是逆全球化的时期,注定各国的边境“墙”会越来越高,国境线和战线将逐渐取代贸易航线。就像美墨边境一样,原来没有墙(自由贸易也不需要墙),但现在老川想修一堵高墙,这还是有形的,至于无形之“墙”会更“多”更“高”,有些国家进行移民限制,也有些国家取消了别国的免签待遇,等等。在这样的历史时期,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杆秤,自己所处的社会对于自己来说是有希望还是没希望?人们都需要做出自己艰难的选择,很多中东人抛弃了中东蜂拥而入欧洲,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人希望跨过墨西哥进入美国,数百万委内瑞拉人逃离家园进入巴西哥伦比亚等美洲国家,也有更多人希望跨越大西洋或太平洋,等等。在这样的历史时期,穷人有穷人的办法,富人有富人的招数,都在为自己和后代选择“希望”两个字。

这种情形并不仅发生在今天,历史上曾经多次出现,盛唐时期就有很多中亚、中东的外国人跋山涉水定居到中国,但要以五月花号最为著名。比五月花号更早的一批英国人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出航,但遭遇了海难,全船一百三十人全部葬身海底,它们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生命。但既然是希望之路,人们就会前仆后继, 1620年9月6日,包括35名清教徒在内的共102名乘客登上名叫五月花号的木制帆船,从英格兰出发,经过55天的航行之后于11月11日登陆美洲大陆,它们寻找的也是属于自己的希望,而且是幸运的。对今天的洪都拉斯和很多国家的人们来说,它们的行为也只是希望踏上属于它们的“五月花号”。

五月花号,代表人们在找寻希望。

不同的人,在这样的历史时期的选择是不同的。比如,1620年时期的英王、王室和贵族,自然不会参与类似五月花号的冒险之旅,因为社会的权力和财富都属于它们(五月花号上的清教徒被认为是因为宗教迫害而出走。但英王、王室和贵族维护宗教的本质依旧是维护宗教下等级利益,宗教与社会形态密不可分)。即便部分贵族或也想到美洲,那也只是为了商业机会,而不是为了长期居住。今天洪都拉斯的当政者和委内瑞拉的马杜罗也不会参与难民队伍(或许会把财产转移到美国),因为它们属于食肉阶层。甚至它们还会拼命鼓吹自己社会制肚的优越性,当它们可以通过权力来食利社会的时候,这种制肚对它们自己自然具有强大的“优越性”。既然对部分人有强大的“优越性”,就会导致另外的大多数人丧失希望,它们只能选择冒险,找寻属于自己的希望所在。

还社会以公平,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社会才能进步。17世纪封建欧洲的等级社会、洪都拉斯和委内瑞拉依靠枪来维持的社会,也就让多数人看不到希望,也就有了五月花号和7000洪都拉斯人的寻找希望之旅。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