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小院,高墙,烛火;最后的晚餐撤走了

现在已经到了给经济全球化盖棺定论的时候了。

第一,川普政府在2018年开启贸易战,对非美国家施加高关税。主要原因是,在全球化的环境下美国财政已经接近枯竭(政府债务高企),需要改变贸易规则。

美国川普政府是对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而俄罗斯等国(包括阿根廷、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等国)是对出口商品(大宗原材料)进行配额管理或征收高额关税。俄罗斯过去两年已经对农产品、原油实施配额管理或加征高额关税,最新的消息是从2021年8月1日开始对钢铁、镍、铝、铜等金属加征关税,税率是15%。

所有上述配额或关税措施,都是对经济全球化的直接破坏,说明世贸已经名存实亡。

第二,5月18日至6月21日,东方大国密集颁布关于虚拟货币(我认为虚拟货币是虚拟商品)的管理政策,打击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并约谈最主要金融机构必须采取严格措施,坚决切断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的资金支付链路。

为什么监管层突然之间收紧了虚拟货币的监管措施?

有人说是为了数字毛币的推广,也有人说是为了环保,还有人说是为了省电,这些说法咱都不反对,但在这件事上更喜欢用数字说话。根据外管局的数据,2020年一季度外储减外债跌破1万亿美元,过去一年基于疫情因素外贸出口和进出口顺差都是一片欣欣向荣,这有助于缓解该数字下降的趋势,但2021年一季度该数字已经下滑到了6千亿美元左右。

这可能才是答案。

经济全球化的核心要求之一是资本在全球自由流动。而虚拟货币可以借助互联网完美地实现这一点,几乎就是为经济全球化而量身定做的。

如果一国的资本可以通过本币实现全球自由流动的时候,虚拟货币(用于资本转移)的价值就有限,有光明大道时谁都不愿意摸黑走小道,这时的虚拟货币主要是为洗钱、走私等服务。但当光明大道此路不通的时候,虚拟货币的“小道”就会繁荣。

虚拟货币被阻击,意味着资本在全球自由流动的条件不在了。

未来,越来越多的国家会打击虚拟货币的交易行为,因为加强资本管控是全球化解体之后各国的核心诉求之一。

第三,米帝已经封杀了部分国家的留学生,也有部分国家公务人员的跨国旅行证件已经被收缴,意味着人员自由流动的条件也已经不在了。

第四,经济全球化时期,国际企业的产能在全球合理配置,目前各主要国家(主要是欧美日)都在通过司法和行政力量推动核心产业(和资本)回归,这就破坏了产业在全球自由配置的环境,经济全球化的产业环境已经消失。

经济全球化意味着生产要素在全球自由流动,生产要素包括人员、资本、技术等,现在,主要国家通过司法和行政手段限制商品、技术、资本、人员、产业的自由流动,全球化的一页已经彻底翻过去了,最后的晚餐撤走了。

 

各国聚焦“内循环”也是给全球化盖棺定论的核心标志。经济全球化与各国推动内循环是经济活动的两个极端,现在不仅东方大国开始推动内循环,美日欧一样在通过推动核心产业回归来推动内循环,说明内循环已经是全球所有主要国家的趋势。当大家都开始推动内循环之后,全球化自然过去了。

所以,地球村已经被小院、高墙所取代。

小院的含义是未来只有志同道合的国家之间才会进行自由贸易,比如英国与欧盟尿不到同一个尿壶,就退出了欧盟,然后又与日本谈判自贸规则,未来英国还会与美国、欧盟分别制定自贸规则;美国也会分别与加拿大和墨西哥、日本、英国、欧盟等制定自贸规则;日本重组了TPP,等等,这就形成了一个个的“小院”(小院之间有重叠),每个小院都类似是一个内循环的环境,如果一个小院内只有一个国家,就是独立式内循环。有了小院,高墙的含义就很清楚,小院之间、小院与国家之间会有各种壁垒,包括关税或配额壁垒、技术壁垒、资本壁垒、人员流动壁垒,等等。

小院高墙之后就是烛火,烛火点燃通胀之火。

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多数非美货币本质上是美元本位制(瑞郎除外,更类似是金本位制)。上面说到,当全球化运行到一定程度之后,美国就无法应对债务压力,此时美元就到了加速贬值的周期,推动美国和全球的通胀。

事实上,五六十年代是另一个意义上的经济全球化时代,属于1.0版本。

二战结束之后,欧亚大陆被打成了一片废墟,需要进行重建,这是美国资本大规模输出的时期。要注意的是,在五六十年代美国也面临很大的财政支出压力,其一是与苏联进行军备竞赛,其二是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的爆发,这导致财政支出的压力越来越大。这是一对矛盾,资本不断输出(意味着产业输出)之后财政收入增速下降,而财政支出压力不断增长,这就让短期债务不断累积,到1971年的时候,美元贬值的压力让金本位无法持续,尼克松只能宣布放弃金本位,美元贬值压力的集中释放最终导致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滞涨,这是全球化1.0版本不断深入之后的必然结果。

现在,美国再次到了与上世纪七十年代类似的窗口期。

第一,1989年华盛顿共识之后,大量的发展中国家(南美、东欧国家为主)通过加入世贸组织加入到全球化的浪潮,2001年中国也通过加入世贸加入了全球化的大潮,这就让全球化进入了高潮阶段(中国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这可以认为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经济全球化的2.0版本。1.0版本只覆盖欧美日,2.0版本比1.0版本的覆盖范围大的多,几乎囊括了全球所有主要国家。同时,在运行2.0版本的过程中,一样伴随着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而美俄持续对抗、中美对抗与美苏对抗一样对美国财政施加压力。比如,为了与中国进行科技竞争,美国刚刚推出了《无限边疆法案》,增加财政支出2500亿美元;为了应对中国军事实力的增长,美国就要维持庞大的军费支出,等等。

在这个2.0版本中,资本不断外流、产业不断输出削弱了财政收入增速,连续不断的战争以及美俄、美中对抗对美国财政的压力不断加大,导致了今天美国政府的高债务率,从本质上来说这与1.0版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现在的压力更大罢了。

达里奥在《规则》一书中曾经这样描述七十年代初期的情形,“20世纪60年代靠借贷支持的过度开支一直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美联储通过宽松信贷政策为这样的过度开支提供资金(注:美国政府的债务当然就会飙涨),印钞这么多,美元币值自然大幅下跌,这为宽松信贷创造了条件(注:源于当美元币值加速下跌的时候人们就倾向于多借贷,给宽松信贷创造了条件),进而导致更多的开支(注:美元贬值通胀上升,开支增长)。金本位制崩溃后通胀率大幅上升,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变得更高”。如果您把日期改一下,说的不就是次贷危机之后美国的做法吗?不就是目前的处境吗?

这标志着美元再次进入了加速贬值的周期,点燃的是美国和世界的通胀之火。而今年上半年美国通胀的突破性上涨、部分通胀指标已经创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的新高,就是新时期(美元贬值压力需要集中释放的时期)正在开启的鲜明标志!

第二,经济全球化解体,全球产业链就会断裂(只是断裂的速度快慢的问题),供给因素会长期成为推动各国通胀的核心因素之一,2021年上半年美国通胀的暴涨以及巴西、俄罗斯、欧元区通胀的快速上升都只是开始,这是产业链持续断裂的必然结果。

第三,根据国际粮农组织的数据,过去一年全球谷物价格已经上涨了40%,而作为“天下粮仓”的美国中西部地区正在遭遇严重的干旱,巴西更在遭遇百年干旱,会严重削弱他们的出口能力。

BP估计在过去七年中,由于油价低迷全球减少了三分之二的石油勘探投资,未来新油井投产的速度会严重下降。而旧油井随着服役年限的增长产量会不断下降并最终退出服役序列(页岩油井退役的速度非常快,三年后的产量就会剩下峰值的10%,所以页岩油产量的增长严重依赖连续的投资、勘探)。这将不断紧缩原油的市场供给,有业内人士预计国际石油供应将以每年4.5%左右的速度下降,这标志着勘探投资长期萎缩之后的原油危机已经不可避免。而G7已经达成协议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未来需要继续压缩甚至终止对传统能源的投资,这将严重恶化石油危机。

煤炭的情形与石油类似,过去七年间处于处于相对低价格就导致勘探投资不足,加上一些国家基于环保的需要关闭了很多矿井(比如英国、德国已经关闭了所有煤矿),煤炭供给的收缩会助长石油危机。

需要注意的是,电动汽车并不能减少对化石能源(石油、煤炭)的消耗,而太阳能和风能受到地理、气候、投资等因素的制约难以获得超常发展,不可能弥补原油(煤炭)供给下降导致的能源供给缺口。

而石油危机的到来会恶化粮食供给局势,石油和谷物是最基础的商品,未来将推动通胀恶化。

货币加速贬值、产业链持续断裂加上石油和谷物的推动,就像烛火一样点燃各个小院的通胀之火。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306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