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地球在咆哮

在5月10日的文章《1000年,北京的沙尘暴为何如此凶猛?》中已经说到,根据德国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的海洋学家斯特凡·拉姆斯托夫的研究,大西洋经向反转温盐环流(简称AMOC)系统目前正处于一千年来最弱的状态。AMOC是地球上最为庞大的温盐环流系统之一,佛罗里达洋流和墨西哥湾洋流也包括在这个系统内。通过这个系统,洋流在一年四季将位于赤道附近墨西哥湾的热量持续输送到西欧沿岸,让欧洲大陆的夏季温暖宜人适合工农业活动,让冬季不那么寒冷以适合人类居住(下图)。

AMOC还只是全球洋流活动的一部分,反应的是全球气候变化的趋势,这意味着全球洋流活动已经处于非常低迷的水平上。也就是说,从赤道附近向欧洲、亚洲和美洲大陆输送暖湿气流的能力已经急剧下降到很低的水平。

既然如此,冬季时自北极出发吹向欧亚美洲大陆的冷空气就异常旺盛,南下的动力更强、延伸的距离也更远,甚至可以直达海边,当与来自赤道附近的暖湿气流剧烈交汇时就很容易形成非常极端的冰雪事件,这就是刚刚过去的这个冬、春季节在很多地区所遭遇的低温事件,连美国得克萨斯州这种长满椰子树、棕榈树的热带地区都在冬季降下了百年不遇的暴雪,而英国在五月上旬还降下大雪。

在《1000年,北京的沙尘暴为何如此凶猛?》的文章中已经说到,既然洋流将热量输送到欧亚美洲大陆的能力已经大幅下降,那么,夏季时热能量就会在局部地区出现聚集现象,进而导致局部地区极端高温现象的出现,现在已经开始出现。

6月16日媒体报道,美西地区八个州遭遇极端酷热,多地已经创出高温记录。犹他州盐湖城的闷热天气追平了该市有史以来最高温度;亚利桑那州首府凤凰城6月15日达到华氏115度(相当于摄氏46度),这一温度与该市此前在1974年创下的高温纪录持平。而科罗拉多州丹佛市、蒙大拿州和怀俄明州则直接打破了当地的高温纪录。

在死亡谷(Death Valley,见下图)气温则接近134华氏度(摄氏57度),据悉这是地球上有史以来所记录到的最高气温!

高温导致了严重的干旱,让湖泊快速干涸,也让人们有了意外的收获。一家水下测量公司在萨克拉门托附近的福尔松湖测试设备时,在湖的最深处竟然发现一架完好无缺的飞机。根据资料,该飞机正是于1965年元旦失踪的Piper Comanche 250型飞机。这反映出酷热导致的干旱极为严重。

北美中西部(上图)的高温还在持续燃烧。

就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包括周末前后一两天),一场异常危险的热浪席卷了整个北美西海岸。温哥华的最高气温在周一达到了38摄氏度,西雅图气温突破了41摄氏度,波特兰则高达46摄氏度。华盛顿州、俄勒冈州、爱达荷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北部的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高温预警。

上述这些温度是什么概念?

北美西海岸属于非常典型的海洋性气候,是冬暖夏凉的气候模式,比如6月波特兰机场的历史最高温度是39度,平均最高温度仅仅是是33度,目前的46度已经大幅超过历史极值和平均最高温度;6月温哥华的历史最高温度是30.6度,平均最高温度是19.6度,目前的38度也已经大幅超过了历史极值和平均最高温度,等等,说明这个周末前后的最高温度对历史记录的突破幅度是难以想象的。

由于这些地区属于海洋性气候,让实际的体感温度远高于上述数值。比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甘露市27日的体感温度已经高达44度,而位于美加边境线上的阿伯茨福德镇(下图红点处,该镇的纬度比黑龙江北部的五大连池市还要偏北0.5度)28日的体感温度达到了惊人的48度!

北美西海岸从北到南,从加拿大育空地区到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再到华盛顿地区和加利福尼亚州,80多个地方的最高温度记录都将会被摧毁,而太平洋西北部气温总体上超过正常温度达22度!(下图)

这会给我们带来以下启示:

第一,未来几个冬季很可能在欧亚美洲大陆的部分地区出现更严重的冰雪事件,严重程度很可能将超过刚过去的这个冬季的德州冰雪事件。

美西地区历史最高温度被大幅突破、太平洋西北部气温超过正常温度达22度之多这种情形已经被定义为千年一遇,这与AOMC已经下降到千年来的最低水平相匹配。这种高温现象并不仅仅出现在美洲,也出现在了亚欧大陆的其它地区,比如,6月23日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最高温度达到35.9度,打破了6月的历史极值34.6度,更远远打破了历史平均最高温度的20.2度。

当地球中高纬度地区的历史最高气温被大幅突破的时候,与常年相比,雪线就会快速上移,冰原(冰山)快速融化。比如,靠近北美西海岸的落基山脉是世界上最长的两条山脉之一(另一条是安第斯山脉),北南走向,从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至美国的墨西哥州全长4800多公里,北美西海岸地区就处于落基山脉的靠太平洋一侧。落基山脉的中高纬度地区是常年积雪的巨大冰原(下图)。当地面(海平面)气温高于正常气温20多度的时候,雪线上移造成冰雪飞速融化,这种情形会在欧亚大陆高纬度地区普遍发生,此时,不可计数的淡水就会通过河流疯狂注入到中高纬度地区的海洋中,降低了北极附近到赤道附近深海海水的盐度梯度,最终让地表洋流从赤道地区向欧亚美洲大陆地区输送暖湿气流的能力剧烈下降(以前讲述过相关的原理,不再赘述),到冬季时,自南向北的暖湿气流强度很弱,而自北极南下的冷空气流就会极为旺盛,很容易在欧亚美洲大陆造成罕见的冰雪灾害。

在明清小冰期时期,广州和岭南地区多次降下暴雪,2015年的广州降雪虽然是百年一遇(上一次已经是1913年)但只属于小雪,看看未来一两年是否会降下中到大雪(您现在可以将这句话当成是疯话,我现在也觉得是一句疯话)。

第二,美西地区气温大幅突破历史极值的现象会不会在7月下旬或8月上旬出现在中国大陆东南沿海与东北一线?还是有可能实现同“温暖”的,希望筒子们有所准备。

去年说过,中国大陆在今年很可能遭遇严重的洪水灾害,目前看来水患将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和东北,如果未来再伴随严重的高温(最高温度大幅突破历史极值现象),将对生活、生产活动造成严重的破坏,电荒很可能会加剧。

美国中西部地区的干旱已经是百年不遇,而巴西部分地区的干旱也是百年一遇,这两个地区是“天下粮仓”,要密切关注美国谷物库存的变化,一旦出现库存下降,又会重新给粮价插上翅膀。

第三,北美西海岸已经连续两年遭遇了高温和干旱天气,去年就因此引发了数十年难遇的山火,而今年的高温干旱情形比去年要严重的多(简直不是一个量级),这往往与地壳内部的能量释放有关。考虑到环太平洋地震带的多数地区在本世纪都已经出现过强震(智利、印尼、日本等),目前只剩下北美西海岸和远东地区尚处于空位状态,根据地震理论,要警惕北美西海岸在未来的一两年出现强震。

只有对未来有充分的预期时,才能坦然地对待生活,在气候巨变时期更是如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306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