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川普,摸到一条大鱼

美国大选乱局走到今天,已经出现两个极端:

第一是川普告状无门。

德州诉讼四州选举舞弊,川普以竞选人的身份加入德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直接说,德州没有发起诉讼资格,咱不受理,直接把德州和川普一棍子打了回去。可川普是个“老实孩子”,既然德州没有诉讼资格,那联邦总统总有资格吧,当他以总统的身份将诉状递到最高法院之后,大法官说,总统当然有发起诉讼的资格,但我们现在没空审理,等到1月22日再说吧。谁都知道1月20日是新一届总统上任之日,到22号才审理,那就是逗你玩的。

至于朱利安尼和鲍威尔的诉状,更是到处碰壁,不仅没有法官接受诉状,甚至连证言证词都没人看、没人听。

川普在这一段时间的遭遇,就是典型的美国式祥林嫂。

第二是媒体依旧不遗余力地黑川普,推特依旧不断打压,联邦法院的首席大法官已经公开撕下了面具,什么法律、什么公正、什么准则,都让位于党派利益,欲将川普置于死地而后快,以麦康奈尔为首的一批建制派则加紧出卖川普,其原因也不言自明(12月17日《如松:麦康奈尔为何要做掉川普?》),最近两天更有媒体报道说,副总统彭斯似乎也加入了“出卖”的行列,连默多克旗下的纽约邮报都开始出卖,完全是一副彻底抛弃川普的态势。 

双方争夺的到底是什么?

前面说过,将美国宪法写在A4纸上,三页半就足够了,它是一部非常简单的宪法。

难道美国的宪法真的是写在纸上的吗?根本不是!一部如此简单的宪法要规范包含几十个州的社会,不可能涉及到方方面面,必然的结果就是漏洞百出!本次大选过程中的舞弊方法无奇不有,根源就在于任何一个“聪明人”都可以看到这部简单宪法中的漏洞,可见美国宪法到处都是漏洞。

但这部简单的宪法确实又支撑了美国两百多年的繁荣,所以,真正的美国宪法并不在纸上,而是在民众的心中。

最初到美国的英国移民,主要是清教徒。

第一,清教徒有清晰的、坚定的信仰。清教徒信奉加尔文主义公理宗的教条“唯独圣经”,即认为《圣经》是唯一最高权威,任何教会或个人都不能成为传统权威的解释者和维护者。

第二,清教徒有一个清晰的特点,以劳动为荣,以不劳而获为耻。所以就可以看到,美国虽然也是发达国家,其社会福利不仅远远低于北欧,还低于多数欧洲发达国家,这个特点就来自于清教徒精神。

既然最初来到北美大陆的主要是清教徒,这个人群就拥有统一的、坚定的信仰,人们就会自觉按信仰的要求行事,社会就会流畅地运转,简单宪法中的漏洞就不是漏洞,就可以规范社会的稳定运行。同时,当人们以劳动为荣、以不劳而获为耻的时候,就不愿意接受社会机构和国家的补助,更愿意自食其力,这降低了国家财政的负担,也就支持了小政府大社会和自由经济模式。这些就支持了美国200多年的繁荣。

所以,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在探讨美国社会与其它社会的不同,其最大的不同就在于美国可以使用简单的宪法维持社会的运转,支撑这部简单宪法的是有自己鲜明特色的人群,有统一的宏观价值观。这个宏观的价值观是社会性的,不属于任何个人,这一点极为重要。 

经济全球化之后,大量其它种族的人群涌入了美国,美国社会就会从整体上逐渐失去信仰、更失去了统一的价值观,人们会越来越“聪明”,简单宪法中的漏洞就会显现出来,就需要不断堵漏洞,考虑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原则,宪法就会越来越详细、繁杂,这就会带来三方面的影响:

第一,当宪法需要很繁杂的时候,就会对人们的一言一行形成详细的规范,甚至上厕所的姿势都要规范起来,就不再是自由社会,而是“警察”社会(人们的所有行为都要由“警察”来规范)。就会在无形中让人的头脑逐渐格式化,而格式化的头脑就会失去创造力,头脑僵化时生产力就无法发展,而生产力无法发展的社会就会走向贫困化。

第二,当宪法需要很繁杂的时候,就需要不断增加社会的执法力量,政府就会越来越大。此时,从事生产活动的人数就会下降,吃税收的人数就会增长,税赋不断上升时经济就无法发展。税赋高的时候,劳动者就难以致富,有“才能”的人就会倾向于进入社会的管理阶层享受税收,让社会无法发展。

第三,清教徒精神的不断丧失,社会就会逐渐丧失“以劳动为荣,以不劳而获为可耻”的优良品德,就会倾向于构建高福利的社会。可政府不会创造丝毫的财富,高福利就会伴随高税收、大政府,小政府大社会低税收的自由经济模式就会不在。

也就是说,随着其它种群的加入,美国正逐渐丧失清教徒精神,需要使用繁杂的宪法,需要构建大政府(集权)、高税收的社会。

所以就看到,拜登现在组建的团队非常注重任命一些有色人群进入自己的内阁班子,因为这是他要代表的族群,他也主张提高税收、实行高福利,而与高税收、高福利相匹配的就是大政府、强管制。

所以,美国大选的争夺本质是宪法之争,是信仰之争,是自由与非自由之争,是国家“公有化”还是国家“私有化”之争!

下面这段话我认为是最重要的:

一个信仰统一、明确的人群,信仰就是所有人的行为规范,就是一种深层的“集体主义”,在深层的“集体主义”之上,就有简单的宪法(理想状态下甚至可以使用无字宪法),就支撑了自由的社会和自由的经济模式,即小政府大社会,在权力分散基础上实现国家“公有化”。相反,有些社会是深层的“个人主义或家庭主义”,这样的社会中每个人以自己或自己的家庭(而不是统一的信仰)为所有行动的出发点,很容易进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状态,就很容易酿成动乱,这样的社会就适合集体主义,就适合对社会、对经济进行强管制,这是对国家“私有化”。

至于那种体制更好,我不知道,只能说不同文化的人群,会有不同的结论。 

无疑,今天的美国已经处于历史的拐点上。

川普要赢得这场对手已经进行内外勾结的内战,表面看起来需要实行反叛乱法,但焦点却不在这里,而在于如何拿到奥巴马、希拉里、拜登、佩洛西、麦康奈尔等“大鱼”操纵选举舞弊或进行内外勾结的直接证据,退而求其次,也至少需要类似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这个级别的“大鱼”操纵选举或进行内外勾结的口供证据(传言这两人已经被抓,但无法核实),然后就可以采取两种做法:首先是以此威慑参众两院的大人物们,废除11月3日的选举结果,废掉拜登,这是最理想的,对社会的伤害也最小;如果达不到这个目的,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启动反叛乱法甚至实施局部军管,这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调动军队,军人也才会听从命令。

可即便拿到了证据,也不会公开,内外勾结进行大选舞弊属于叛国罪,需要交由军事法庭或情报法庭审讯,外人不会而知。但外人还是可以观察风向的,27-28号传出的几则消息耐人寻味:第一,参众两院同意关注11月3日总统大选中的重大舞弊行为,并启动调查。以往,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议员,都不敢公开说大选中存在舞弊行为,因为一旦承认,麦康奈尔就不能承认拜登当选,也相当于佩洛西公开承认民主党和自己在大选中进行了舞弊。但参众两院的这个行动却相当于间接承认了大选中存在舞弊行为,佩洛西和麦康奈尔这是怎么了?第二,国会同意投票废除通讯条款中的230条款。左派媒体、推特、脸书在大选中不遗余力地支持拜登,现在参众两院对230条款启动投票,难道佩洛西和麦康奈尔要出卖它们吗?至少说明已经无法庇护它们,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种种迹象透露着诡异,或许川普已经摸到了一条“大鱼”。虽然川普现在依旧像孙子,而建制派也越来越嚣张,但还未到胜负已定的时候。

“孙子”即可能是“祥林嫂”,也可能是谋定而后动。而“谋定而后动”在政治与军事争夺中永远都属于强者的风范。

不同的信仰、两种制度的搏斗一直是地球上最剧烈的厮杀,既然对方已经无视法律进行选举舞弊、盗取总统,川普可以取胜的唯一道路就只能是:一手持口供,一手持刀剑!如此才能撕破由两党建制派和DEEP STATE通过几十年的时间在美国立法(国会和州议会)、司法、行政体系中构建的“网”,才有可能挽救美国甚至重塑美国,这对世界的影响不言而喻。

如果没有口供和刀剑,就只能是美国式“祥林嫂”。

美国这场内战,最终的胜负手取决于什么?取决于有多少美国人敢于站起来捍卫自己的传统和信仰!他们决定川普的未来,也决定美国未来的方向。

即便大选尘埃落定的时候,也无论谁最终当选,美国的问题就解决了吗?只是刚刚爆发而已,更不意味着有了定论。这种种族、信仰带来的问题,无论怎么解决,最终都需要要很多年的时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306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