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

经济全球化是过去几十年最热门的词汇,那么,到底是谁在受益?

基尼指数是衡量一个社会贫富差距的数据。美国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从开始统计基尼系数的1947年起到1981年的34年间,美国的基尼系数始终在0.36左右徘徊。但在1981年里根就任总统之后,基尼系数开始稳步上升,1990年上升到0.396,2000年上升到0.433,到2012年突破0.45,到2018年则已经达高达0.485,美国的贫富差距在经济全球化时期不断恶化。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称,占美国人口10%的最富裕阶层其收入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也由1980年的30%增长至2012年的48%,这种变化已经十分惊人;同期,占总人口0.1%的顶级富翁们的财富占有率也由2.6%飙涨至10.4%,这一数字更加惊人。

到2012年为止的过去20年间,位于金字塔尖占总人口1%的美国富裕家庭获取了这一时期社会经济发展成果的2/3。仅2009年到2012年,这1%的人口收入激增31%,相比之下,其余99%的家庭收入几乎只增长了0.4%,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

这说明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美国的受益者主要是最富有的阶层,而一般劳动者的受益十分有限。

这种现象不仅仅体现在美国,也体现在包括德国在内的多数发达国家,有很多统计数据都可以证实这一点,不再赘述。

发达国家的绝大多数一般劳动者并未受益于(或受益很少)经济全球化,这些果实是不是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的一般劳动者身上哪?应该也不是。

巴西是最典型的发展中国家,也是经济全球化的典型受益者。本世纪的前十年受益于经济全球化逐渐进入高潮所推动,让这十年成为1980年之后巴西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但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公布的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却显示,巴西约有1140万人生活在贫民窟等各种条件简陋的居所里,占全国总人口的6%。相比2000年的普查数据,这一人数10年来却增加了约75%。这就说明巴西经济高速增长的成果并未惠及最贫困的阶层。

一般劳动者并未受益于经济全球化,或受益很少,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经济全球化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水面上的,第二层是深层的。

水面之上的是,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生产要素(包括资金、技术、信息、信用等)在全球自由流动,优化了全球生产要素的配置,就可以推动全球经济加速增长,就可以惠及全球众多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理论上就可以解决全球的贫困问题,是不是非常高大上?我从不怀疑有很多品德高尚的真正精英,但期待全球所有精英都具有这种高尚的情操,估计也是自欺欺人。

深层的经济全球化是,在发达国家,由于法律的地位更高、也更健全,监督机制(包括选举制度)也很完备,无论生产要素还是社会财富的分配,都主要靠市场来决定,法律在有力地监督着市场的运行,社会财富的分配就会相对公平、合理。所以,西欧、中欧、北欧、亚洲的日本韩国、澳洲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北美等国一直是全球贫富差距相对较低的地区。相反,南美、南部非洲等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一直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地区,因为这些地区法律的地位比较低,行政权力在生产要素的分配过程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直接左右社会财富的分配,“精英”在这一过程中就会受益,导致贫富差距不断加剧。

所以,这部分“精英”们(包括发达国家和一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精英”,“精英”不仅存在于政界与商界,还遍布学界、媒体等领域)努力推动生产要素从欧美向一部分发展中国家流动,在这些国家创造了财富之后,又借助这些国家的行政权力占有了这些财富增量中的大部分,它们就因此而受益。所以,最近二三十年在欧美形成了很多富可敌国的富豪,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不仅形成了富豪阶层,还形成了一些隐形富豪(这些隐形富豪的财富水平应该超过那些富豪阶层,他们与行政权力一般都是一体的)。结果,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产业外迁损害了欧美很多一般劳动者的利益,这就在美国形成了庞大的铁锈带,在一部分发展中国家又形成雪汗工厂(包括对环境的破坏等),这些国家的一般劳动者也受益甚少或还因此受害(要承担环境恶化等方面的后果)。

上述原理是什么?就是拜登的儿子小拜登的硬盘门所演绎的事情,老拜登为全球化摇旗呐喊,小拜登加速为他的家族掠取财富!结局就是一部分欧美与发展中国家的“精英”以利益为纽带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形成所谓的“深层ZF”(只能这样称谓),这是一个庞大的跨国阶层。

2016年,我在这里说看好特朗普会当选,根源就在于这种损害到了一定的时间、一定的程度之后,劳动者就会觉醒。铁锈带的失业问题不断恶化、底特律出现1美元一套的房子都是鲜明地标志,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是鲜明的信号。他们就会寻找自己的代言人进行反击,在选举制度下他们也有渠道和能力进行反击,而特朗普顺从的就是这个时代的潮流!铁锈带的选民成为特朗普的中坚力量,今天也一样。

特朗普执政的近四年,已经极大地损害了深层ZF的这部分“精英”的利益,甚至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命运,一旦让特朗普继续下去,很多人会遭到清算,甚至进班房,它们惊醒了,就需要极力反击,或可以说是困兽犹斗,这就让2020年美国大选与以往的大选具有本质的不同,是你死我活的性质。

这是美国一般劳动者和他们的代理人与全球深层ZF中“精英”的对决!无论持续多长时间,最终一定会决出结果。

我在前面写过《特朗普的狗屎运》,表面看来是“狗屎运”,本质是他顺从了时代的潮流,成为这个时代的弄潮儿。我这个圈子中喜欢特朗普大嘴巴这种性格的群友应该不多,我更不喜欢,但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都不重要,需要兼容不同人的不同性格,看到问题的本质。

无论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能否最终当选,都意味着劳动者已经在觉醒中。《华尔街日报》是比较典型的左媒,却已经为小拜登的硬盘门事件发表了社评(十分罕见),未来,必定有记者会进行进一步深入的尽职调查,美国社会很可能对这些事情穷追不舍,最终,就会将全球这一部分“精英”之间的钱权交易不断大白于天下(我相信大部分还是有操守的),到那时,很可能会点燃清算的烈火!而小拜登的硬盘门事件可能就是几个国家(这纯粹是个人观点)共同点燃的第一把火。

特朗普、拜登、精英、甚至在坐的每个人都是时代中大潮中的一滴水,顺潮流而动的就是弄潮儿,逆潮流而动的就会被时代所抛弃!一般劳动者不断觉醒就是当今时代的大潮,谁能顺潮流而动,就有自己的“狗屎运”。

(注:全球的一部分“精英”既然是以利益联合在一起,就必须摧毁或淡化各自的价值关和传统文化,这是可以联合在一起的前提,所以,这又是有神论与无神论、坚守价值关与弱化价值关、坚守传统与反传统的人群之间的对抗。所以,我们就看到特朗普担任总统之后牧师进入了白宫,标志着美国传统的回归)

天理即人欲,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部分之一。顺应天下人的愿望所形成的大潮,就会不断有“人助”,就总有自己的“运”。这是二战后七十年未有之大变局,以自己的“势”站在潮头,就有自己精彩的故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306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