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拜登会不会再次点燃贸易战?

在里根之后,在意识形态方面最没有诉求的美国总统,非特朗普莫属。原因也是明摆着,翻翻他的推特帖子,看看他认为哪些人才是他的好朋友,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一点。所以他是一位更关心经济、更关心钱的总统。基于特朗普上任时美国的财政状况、债务状况和铁锈区的失业问题,采取这样的政策也无可厚非,终归经济是基础,只有繁荣经济之后才能支持美国在世界各地的政治与军事活动,才能扩张自己的影响力。

在2017年下半年我就在不同的场合说过,特朗普将与中国开启贸易战,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悲观”的判断?

数字显示:美国2016年全年的经常项目逆差上升3.9%,达到4812亿美元,而贸易逆差扩大是造成经常项目逆差上升的主要原因,这是2008年以来最高的年度数据,这个数字背后的含义又是什么?

近年来,美国的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美国每多产生一亿美元的逆差大致意味着以下的内涵:

——失去了对应一亿美元产值所带来的就业机会,失业率上升会导致更多的社会问题,这都会放大政府的财政支出,恶化政府债务;

——就业机会减少,个人收入就会减少,就意味着个人所得税的减少,而个人所得税是美国联邦政府最重要的税种(在税表中的地位类似中国的增值税),是美国财政收入的支柱,支持着政府的运作;

——从境外输入的商品增加,意味着本土工业活动的萎缩,基础原材料行业、能源行业、基础设施行业就难以发挥效率,也就无法重建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美国的基础设施就只能继续停留在第三世界的水平,这不仅抑制经济发展,还会进一步压制美国政府的税收收入;

……

这种状态继续持续下去,就会导致财政危机、债务危机,美国破产!

之所以世界各国在任何时期都会严格控制贸易逆差(经常项目逆差),根源就在于贸易逆差的扩大起到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就业、财政、债务、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的发展,等等,哪一项都是一个国家政治与经济的核心问题!

特朗普上任时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大约在104%,已经进入了红灯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贸易逆差长期、不断扩大所带来的的结果,这是他必须面对的局势。

在此必须要说明的是,在世贸的关税框架之下,以中国人的勤劳水平(这是所有问题的核心),再加上中国是权力高度集中的社会管理模式,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只会不断扩大,几乎不可能逆转。如果考虑德国人、日本人的敬业态度和制造业水平,美国也很难逆转对德国和日本的贸易逆差。如果美国对中国、德国、日本的贸易逆差长期处于失控状态,美国的财政危机和债务危机就无法避免。

必须注意:现阶段中美、德美、日美的贸易顺差已经非常大,美国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的竞争力已经严重下降,美国可以提供出口的商品种类已经越来越少,竞争力也越来越差。在2016-2017年,美国可供出口中国、德国、日本(以弥补贸易逆差)的只有石油、农产品、波音飞机、武器、科技等很少种类的商品,这就让美国的对华(对德、对日)贸易濒临崩溃(彻底失去了平衡),当自己的优势产品种类很少的时候,就已经不是想不想逆转贸易逆差的问题,而是不改变贸易规则就根本无法逆转的问题,这是经济全球化导致美国产业不断流失的必然后果。

美国的对华、对德、对日贸易可以用病入膏肓来形容。

也就是说,在产业不断流失之后,美国很多产业的“生态”已经被破坏,不改变贸易规则就不足以重建“生态”(而且要重建生态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肯定不是三五年的事),也就不可能改变贸易严重失衡的状态。

所以,虽然2017年中美关系外表还很正常,当年11月特朗普还出访了中国,但掩盖不住双边无法调和的贸易冲突,这是美国的财政和债务状况决定的,让通过加征关税以扭转贸易失衡的局势成为必然,这已经在2018年之后得到证实。

拜登面对的形势比特朗普更恶劣。

到2020年9月20日,美国未偿公共债务总额为为27万亿美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数据,2020年美国的GDP为20.8万亿美元,以这个债务数据计算,债务率将达到129.81%。加上去年四季度美国的财政赤字以及拜登政府正拟推出的1.9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救助计划,美国政府的债务率会超过140%;同时再考虑到大宗商品价格正在加速上升将推动通胀、这必然会带动美国政府债务收益率上升,让美国政府未来的财政支出压力不断加大。而2020年前10个月,美国的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总计就已经高达5367亿美元,还在继续破坏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这意味着美国的财政危机和债务危机还在恶化之中。

其实,拜登政府很清楚自己面对的问题,所以,现在正紧锣密鼓地推动加税政策。但如果任由进口商品加速流入导致本国购买力加速流出(到境外),对本国企业加税就只能导致它们加速破产,最终让美国的财政问题和债务问题加速恶化。

此时,拜登政府很可能不仅不会降低关税,甚至还可能提高关税,既可以通过关税增加本国的财政收入,又可以避免国外商品的倾销加速本国企业的破产,这是一箭双雕的政策。

所以,虽然有人认为拜登是个大“礼包”,期盼他会回归奥巴马时期的贸易政策,取消对中国、德国等国的关税壁垒,这种美好的愿望很可能会落空。未来,如果美国的财政危机和债务困境继续深入,拜登政府有可能会重新点燃贸易战。

其实从长期的观点来看,美国能否逆转经济全球化之后产业不断流失的趋势、重建自己的产业“生态”,以逆转美国贸易逆差不断扩大的局势,就决定了能否重建自己的国际收支平衡和财政收支平衡,最终也就决定了美元的命运。

或有人会认为拜登很可能没有足够的胆量重启贸易战,其实我也深知这一点,如果拜登政府不能完善关税政策反而放松关税政策,其前景就十分清楚了,美国的贸易逆差会加速扩大,债务危机和美元危机会像海啸般袭来。在国际金融史上,哪一国主权货币(纸币)的寿终正寝不是因为国际收支和财政收支失控所带来的结果哪?而贸易逆差的不断加剧所带来的唯一结果就是国际收支和财政收支失控!

到此朋友会说,现在依旧不知道拜登是否会重启贸易战,是的,虽然重启应该是大概率,但谁都不敢确定。其实,是重启贸易战还是任由美国爆发财政与债务危机,结果都是一样的,无论哪一个结果在2021年出现,对资本市场来说都是一只黑天鹅,带来美元的信用继续受损、避险资产的地位加速上升,资本市场承压,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拜登最终会如何选择哪?

这就是“变”与“不变”,最终都是统一的。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96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