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世界头号“战狼”,非他莫属!

要说近年“第一战狼”的称号应该赋予谁,非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先生莫属,老先生可不是只会动嘴的战狼,而是嘴和手脚一起上!

无论哪里在打架,似乎都有他一份,称得上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自打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土耳其一直都是战争的主角之一,但主要还是动嘴,只是偶尔动手,属于小打小闹。

但2019年初,埃尔多安开始指挥土耳其大军大规模进军叙利亚,与库尔德武装和叙利亚政府军连续作战,即便有普京指挥的俄军给叙利亚政府军助阵,土军也毫不退缩。

到今天,土耳其已经事实上占领了土叙边境叙利亚一侧的大片土地,成为自己的实控区。在这场边境争夺中,土耳其是赢家,普京、巴沙尔、特朗普以及库尔德武装都成了输家。

作为一个能在普京和特朗普嘴边撕肉的人,埃尔多安当得起“第一战狼”这个称号。

 

1埃尔多安:让人畏惧的角色

叙利亚战场清扫尚未完成,埃尔多安便再次挥师进入利比亚。

2020年,利比亚内战已经进入了第十个年头,人们并没有看到一个崭新的利比亚。北约早已抽身而退,但战争却仍在继续,平民再次遭受苦难,联合国也无能为力。《华盛顿邮报》评论说:“如果说阿富汗是众所周知的‘帝国坟墓’,那么利比亚正在变成一口淬炼地区强国的‘坩埚’。”

这里汇集了俄罗斯、埃及、沙特、阿联酋、法国、等多国势力,它们联合支持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由意大利和卡塔尔支持的、联合国承认的合法政府——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则被前者打得步步后退,最严重的时候被困在首都,危在旦夕。

但就在这时,“白马王子”出现了,埃尔多安命令土耳其军队进入了利比亚战场,支持民族团结政府。从此,联合国承认的合法政府才开始翻身做“主人”,哈夫塔尔被打得步步后退,甚至可以用溃不成军来形容。

6月,埃及在边境聚集重兵警告称,如果民族团结政府攻入距离埃及900公里处的苏尔特,埃及将直接干预利比亚,由此可见哈夫塔尔的狼狈程度。

继叙利亚战场之后,埃尔多安取得了第二场胜利!

另一边,自2020年7月12日起,关系素来不睦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为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归属再度驳火,情势日益危急。在这个问题上,美俄两国意见罕见一致,都在嘴上支持前者,但也只限于嘴上。

然而,埃尔多安高调介入并支持阿塞拜疆,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会晤阿塞拜疆副国防部长兼空军司令塔伊罗夫时称,“阿塞拜疆土耳其人的痛苦就是我们的痛苦”,斥责亚美尼亚搞“侵略性民族主义”,并提供弹药、无人机给阿塞拜疆以支持战事。

埃尔多安介入之后,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纷争一度平息下来,足见“一号战狼”的震慑力。不过,消停了一段后,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还是爆发了新一轮冲突,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了停火协议,率先发动军事进攻。

作为阿塞拜疆的传统盟友,埃尔多安再次站出来呼吁国际社会支持阿塞拜疆,甚至一度有报道称,亚美尼亚驻俄罗斯大使当天早些时候说,土耳其从叙利亚北部向阿塞拜疆派遣了大约4000名士兵,他们正在参加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的战斗。

尽管阿塞拜疆总统否认了上述消息,但我以为,“战争狂人”埃尔多安先生是不会就此作罢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冲突后续走向,埃先生将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2碰瓷希腊,坐实“战狼”名号

眼下的情景是,在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冲突中“拉偏架”的同时,埃尔多安先生还玩了一票更大的——开始到希腊去碰瓷。

土耳其一直想驱赶难民通过希腊进入欧盟,欧盟自然不干,多个国家派出警卫部队帮助希腊守护希土边界,让埃尔多安的目的无法实现,所以他对希腊很不爽。

埃尔多安想到了碰瓷的招数,派遣考察船在军舰护卫下进入地中海东部同希腊有主权争议的海域进行勘探,目的是想开采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希腊背靠欧盟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双方开始在海上对峙。

希腊国防部消息人士说,8月13日希腊军舰和土耳其军舰在地中海对峙期间发生相撞“事故”。这下土耳其捅了马蜂窝,欧盟各国开始支持希腊,先是法国派军舰和战斗机进入该海域同希腊海军举行演习,然后是德国等欧盟国家力挺希腊,双方对峙之下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

然而,埃尔多安面对群狼依旧毫不退缩,尽显战狼本色,他说,土耳其在地中海东部不会后退,不会容忍附近发生的“土匪行径”。

只能说埃尔多安先生在过去两年很忙、很忙,哪有枪响哪里就有他的身影,一旦寂寞的时候就去主动碰瓷,而且无论在叙利亚还是利比亚,埃尔多安先生都是胜利者的角色。

 

3埃尔多安的真实意图

但是,不同于在戏台上走步,在战场上行走,稍有差池就极有可能丢掉小命。那么,埃尔多安先生为何要兵行险着呢?

说到底,一切还是为了选票,但就现代国家而言,获得选票最有效的两个办法还得是:

其一是内部经济持续发展让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得到改善;

其二是可以从境外掠夺资源,比如获得更多的土地或领海,就可以获得更多的自然资源,外在的表现就是战争。

所以,无论土耳其-叙利亚、土耳其-利比亚、土耳其-希腊之间都是为了争夺土地或海域。而战胜之后不仅可以获得领土和领海,还可以让土耳其民众提升自豪感,稳定执政的合法性。

必须注意的是,自从埃尔多安先生执政以来,印钞就是他发展经济的招数。在过去二十年中,土耳其的广义货币增长率最高是2001年的90.37%,最低是2012年的10.42%,这种印钞速度不能称呼为疯狂,应该称呼为癫狂。但不同时期造成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美元对土耳其里拉汇率的长期走势

 

由上述汇率图形可见,从2001年至2013年,是埃尔多安最爽的时期,因为进行这个时间段内,无论以里拉核算还是以美元核算,土耳其人均GDP都出现高增长的态势,土耳其人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埃尔多安有充足的执政合法性,这是老人家在土耳其的巅峰时期。

彼时,他当然不会去境外冒险,因为一旦战败就会严重损害自己的名誉!

然而,从2014年开始风云突变,虽然印钞机依旧开动,但土耳其以美元核算的GDP却不断下降,背后的根源是土耳其内部产能过剩,增长乏力。

汇率就是一只“天眼”,汇率加速贬值的时候就是美元核算的人均GDP开始萎缩的时候,也是人们真实的生活水平开始走回头路的时候。

虽然暂时埃尔多安先生还可以用里拉核算的GDP增长来忽悠土耳其民众,但长时间之后民众就会发现自己的生活水平在不断下降,就让埃尔多安先生从高高的殿堂上跌了下来。

典型的标志是埃尔多安所在的正义发展党在2019年初土耳其地方选举中大败,丢掉了首都和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同时在人口最多的6大城市中丢掉了5个,用惨败来定义此次选举再合适不过了。如果埃尔多安先生不再次确立自己执政的“合法性”,到总统选举时只能滚蛋了。

既然通过内部经济发展建立自己执政合法性这条路已经走不通(除了印钞,他也不会有别的招数),就只能通过对外掠夺建立自己的合法性。

所以,从2019年开始,埃尔多安先生成了典型的战狼,也可以说老头开始发疯,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至少还会到土耳其下次大选之前,他一直会保持这种疯狂状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96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