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一幅图画一个时代,一路走来一路吹……

甲午海战包括一系列陆地和海上的战役,包括丰岛海战、成欢之战(也称牙山之战)、平壤之战、黄海海战、九连城之战、旅顺口之战、威海卫之战、营口之战、澎湖之役,最终,由李鸿章在日本签下马关条约作为结束。

今天我们知道,大清在甲午海战中打了一系列的败仗,比如,叶志超率领的清军在朝鲜牙山战败之后溃逃至平壤,在平壤再次战败之后,又狂奔六天渡过鸭绿江逃回了东北。但当时,大清宣传出来的却完全是另外一幅景象,戏码是这样的,叶志超率军在成欢之战中击败日军之后,获得了慈禧老佛爷2万两白银的嘉奖,又荣任平壤之战的主帅;清军在东北用地雷阵大败日军;清军威海卫大捷,等等。总之,在上述各个战场上大清都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日本人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叶志超既然已经在牙山、平壤将日本人打的落花流水,为何自己却一路向北跑回平壤又跑回了鸭绿江?估计老佛爷也没有这样的地理概念,有些大臣虽然心知肚明但也不会捅破,源于叶志超的背后是一个派系,举报叶志超就意味着得罪了一个派系(叶志超属于李鸿章的淮军体系),这意味着自己未来的仕途尽毁。

在上述一系列虚伪的谎言中,有些是朝廷有意而为之,比如李鸿章抵达日本之后的宣传,只有朝廷才能做出这种外事报道,有些则是领兵将帅的虚报所造成。必须要说明的是,虚报、谎报为何唯独在大清的土地上层出不穷?根源还在于有其产生的土壤。

大清的圣上是九五至尊,普天之下的所有功劳都是皇上的,同时皇上也就要承担所有失败的罪责,此时谁敢报坏消息?向皇上报告坏消息就相当于当面指着鼻子骂皇上领导无方、昏聩无能,所以,臣下就只能报好消息,(证明皇上的圣明)就可以讨皇上的欢喜,为自己升官发财铺路。各位立即会问,谎言被戳穿怎么办?即便偶尔被戳穿,大臣们也会集体糊弄过关,源于大家都是为了升官发财,与人方便就是于己方便,只有如此才能保住自己平坦的仕途。何况皇上在既成的事实面前也很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终归皇上也不愿意自己打自己的脸,也无法将集体糊弄自己的大臣们尽数砍头,这就让互相“糊弄”成了流行病。

这种互相糊弄,在传统文化中有一个很贴切的说法,叫厚黑学。

这种糊弄文化,在封建皇权时代一直都是存在的,但到清朝达到了登峰造极,源于清朝是高度集权的社会体系,大臣以自称奴才为荣,既然大臣都是奴才,皇上就真正实现了一言九鼎,无论功过都集中到皇上一人身上。这种高度集权体系就必然形成高度的假大空,任何人都革除不掉,表面看似是毒瘤,但却给皇上提供了独到的“营养”,因为这是表明皇上圣明的方式。 

这就有了上面这张图。在大清的宣传报道中,日本既然在陆地与海上都被咱大清打的满地找牙,就必须赶紧请和,否则可要面临灭国之灾(逻辑非常正确!),但日本又担心大清不给面子,就需要联合英法等各国公使一起请李鸿章大人到日本讲和。既然这么多国家一起祈求,大清大人大量,李大人也就到了日本,这些逻辑就十分合理,足以让大清韭菜欢天喜地。可一小撮日本人还不服,战场上打不过就开始使阴招意欲暗中刺杀已经到了日本的李中堂,图谋败露之后,李鸿章就与各国公使联合共审了日本刺客,然后才宽宏大度地和日本签订了和约,日本举国感激(但合约保密)。这就是上面这张图所表达的含义,当然这张图是给大清的韭菜看的,到了日本或欧美就自然穿帮。今天,之所以有这样的图流传下来也是因为英国的收藏,让后代人有幸可以在今天看到当时所发生的精彩故事。

整个甲午战争的过程非常完美,大清在“笔”下的形象光芒万丈。

至于大清按合约规定向日本割让了辽东半岛、澎湖列岛与台湾,然后还赔款两亿两白银,老佛爷可以装作不知道,在大清自家的自留地上割下“几小块土地”,似乎也不值得大惊小怪。既然合约是保密的,大清的韭菜们也就不知道上述详细内容,庆祝一下、喝两杯也是应该的。

甲午海战的谎言是偶尔而为之吗?不是。在鸦片战争中大清的军队也一直都是大胜,皇上得到的是捷报频传。但就在大清的军队不断告捷的同时,英军却步步进逼,从广州到整个东南沿海,最终打到了天津,直到紫禁城中的皇上听到了洋炮的炮声才开始惊慌失措。“大捷不断”却不断后退之间的“逻辑”关系,洋人当然看不懂,这是属于大清独到的特色。

为什么要塑造这样的“神话”?原因在于两个字:封疆。

封建时代的皇帝,用刀剑夺取了政权,就成了大地主,自己的地盘就叫“封疆”,在这个地盘上的所有(包括人)都是自己的私产。皇帝可以在自己的封疆上随时割下一块,或者赏赐给有功的大臣作为奖赏,或者送给外国用于赔款,土地上的附属物(包括人)也就一起转让了。因此,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的封建时代,割地都是十分频繁的事,你看看刘邦登基称帝的时候,封赏了多少王侯,每个王侯都有刘邦赏赐的封地。或许西汉某块土地上的小清新说,咱不服,刘邦是人我也是人,为何刘邦可以把我送来送去?在此坚决支持你向刘邦手中的刀剑讨回公道。

此时,土地和人,都是皇权或王权的私产。既然都是的私产,就绝不会准许外人侵入,这样的社会就永远是封闭的!即便暂时因特殊的需要开放了一段时间,一旦外来势力威胁到“封疆”存在的时候,就会立即关门(鸦片战争的含义似乎是一方想继续维持关门的状态但另一方却想打开这扇门)。在内部也要塑造东方不败的神话,威吓一些小毛贼(比如在芒砀山落草为寇的刘邦山大王),避免它们也有王天下之心,所以在大清的对外战争中,就只许胜不许败!小胜要变成大胜,即便战败了,也要在媒体上反败为“胜”。

所以,甲午战争尚未开打,大清已经“胜”了。

大清就这样提着喇叭,一路走来一路吹,但夜路走多了总有遇到坑的时候,结果,在1911年10月10日那个黑漆漆的夜晚,摔倒在坑里再也未能爬起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96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