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害死人的就是——正能量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如果从2009年开始算起,我们算一下楼市、股市的“正能量”与“负能量”。

2009年,沪指以1849点开盘,11年过去之后的去年底,沪指收盘是3050点,涨幅是65%。

这一期间各地的房价涨幅是多少哪?大家可以查一查本地的房价指数,涨幅都在数倍以上。

实际效果是,楼市远远跑赢了股市。要注意,楼市是可以带三倍杠杆的,一般投资者投资股市都是不带杠杆的,这让次贷危机之后参与楼市和股市的人群,其财富水平出现了巨大的分化!

如果看管理者和媒体人不同时期的观点与言论则截然相反,给与楼市的都是满满的“负能量”,给与股市的则都是“正能量”:

对于房地产,已经出台了无数次的调控措施,这些调控措施贯穿着从2010年以后的所有年份,有些领导在不同时期的调控态度更可以用义正言辞、大义凛然来形容,媒体对这些措施的解读一般是没有最严只有更严,在管理者和主流媒体嘴中,房价几乎是人人喊打的态势,但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房价却从未停止其上涨的脚步。房价是典型的在“负能量”中上涨。

但在管理者和主流媒体的嘴中,股市的“待遇”就比楼市高多了。从中堂到证监会主席再到各级官员,在不同时期都曾经说出“支持股市健康发展”的表态,而且这些鼓励措施还并不仅仅体现在口头上,也落实在行动上,比如多次暂停新股发行,减少印花税等,但就在一系列的“正能量”中,虽然股市不能说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但在楼市面前却十分自卑,甚至炒股的人在炒房人面前都会显得低人一头。

这是真正的背离,从领导到媒体一直喊打的楼市不断上涨,像竹子一样节节高。而管理者和媒体时不时就鼓吹的股市却少有起色,而经济学家或股评家,甚至以专门喊多沪深股市为己任,成为它们本人的标签。

为什么出现这种背离?

楼市最核心的作用就是为了财政收入,如果楼市垮了,财政也就垮了,所以,所有的打都是“假打”,调控就是空调,通过垄断土地并以货币超发相配合,让房价成为打不死的小强。为了让楼市可以“健康”发展,在其它国家属于基础数据的人均房屋套数、空置率、个人名下的房产套数都成了难产的数字。

因为房地产是为财政服务,楼价上涨才符合权力的利益,所以打不死。

但股市不同,股市成立的初衷是为国企改革服务的,是为国企输送血液,此后又承担为企业融资、为经济增长服务的职责,还有,对于有权贵存在的社会来说,通过作假等手段实现企业上市,就可以让权贵实现巨大的利益,股市也就成了权贵的提款机。当狼群都从股市抽血的时候,期望股市可以得到满意的回报是不正常的。

可为了让韭菜们源源不断地进入股市、心甘情愿地被收割,就需要有一群吹鼓手,所以就需要“正能量”,年年、月月、天天都有牛市的言论,也有人以唱多股市为己任,目的是让股市有足够的韭菜、为股市输血。

一个长期被抽血、存在的意义就是向外输血的“人”,不可能成为健康的人。

在楼市与股市的演绎中,把人害死的恰恰就是那些“正能量”。

无论何时何地,你一生最应该警惕的就是“正能量”!相反,喜欢正能量、排斥客观观点的人,天生就只能是韭菜。

不同时期的砖家们用各种经济数据论述房价的涨跌,只能说明自己还在上幼儿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96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