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为了钱,都拼了!
201805/29

如松:为了钱,都拼了!

先从一张图表说起:

从这张图表可以明显地看出,从2018年开始,上市公司的现金流状况明显恶化了。上市公司都属于中国最“高大上”的企业,融资渠道比较多(因为可以进行股权融资),可现在连上市公司的现金流都开始恶化,原因在何处哪?

借用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先生的说法(本人自然是同意的)——今年新增的社会融资尚不足以偿还175万亿存量债务的利息。姜超先生的账目是这么算的:去年年末社会融资总量是175万亿,主要都是债务融资,目前社融增速降到10.5%,对应新增社融为18.4万亿。比2017年的19.4万亿减少1万亿。新增社融要保障经济增长和债务偿还。目前GDP的名义增速是10.2%,去年82万亿的GDP名义值,需要8.4万亿社融来保增长,18.4万亿的新增社融扣掉8.4万亿,还剩下10万亿偿还175万亿存量融资的利率,对应的债务利率只有5.7%,而央行刚刚公布一季度平均利率接近6%,这意味着今年新增融资不够偿还存量债务利息,债务违约潮必然出现。

一说到传销,多数人肯定马上摇头,恭喜您清楚了旁氏骗局的本质。

其实这就是投资型经济不断发展必然会带来的固有问题,当不断用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时候,随着投资的不断饱和、投资收益率下降,再加上地方ZF和锅企很容易形成低效投资,债务质量就会不断下降,当债务无法滚动的时候,就意味着进行旁氏骗局,当连利息都还不起的时候,骗局就会拆穿,那么拆穿的过程是怎么样哪?

第一,在内部债务市场,投资人对发行主体用脚投票。

上市公司可以说是中国最牛掰的企业,但今年以来上市企业的债务不断违约。背后的事情是,随着债务质量的下降,骗局越来越清楚,投资人开始胆战心惊,虽然利息诱人,但本金更重要。结果连东方园林这样的AA+企业,发债10亿元最终只能融得5000万。

这就会让很多企业无法继续进行借新还旧的游戏,违约不断爆发。到目前为止,今年国内仅信用债市场便有20支信用债违约,违约金额166亿元。违约企业的名头都很响——中国城建、大连机床、川煤集团、上海华信、富贵鸟、亿阳集团……,以往还是很多垃圾企业违约,现在蔓延到了这些“高大上”的企业。

这时,为了对冲信用风险,市场就会要求企业提升融资利率,当借新还旧的把戏无法进行下去的时候,企业就必须聚焦于负债率和现金流,这实际要求企业断臂求生。

第二,债券市场的另一半

包括万科在内的地产商,也受到了负债率和现金流的压力,去年到今年,现金流处于不断恶化的境地。但不得不说,地产商是中国境内最聪明的一群商人,它们更早将眼光转向了境外的融资市场。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房地产企业境外融资合计388.6亿美元,相较于2016年全年的140.6亿美元,上涨了176%。截至4月16日,房企境外融资高达193亿美元,同比上涨了80.6%。

这背后的原因是,当一国货币不希望步入信用收缩(货币贬值)的时候,央妈只能收紧水龙头,将更多的企业融资需求逼向了境外。

但今天,意外(或也不意外)出现了。

国储能源在5月27日向港交所提交的文件中表示,其全资子公司发行的美元债因未能按时偿付本金,构成技术性违约,此批债券于今年5月11日到期,本金3.5亿美元,票息5.25%。不仅如此,公司计划暂停2021年到期、票息为5.55%美元债券(4亿美元)及2022年到期、票息为6.3%港元票据(2.55亿美元)利息支付,意味着本次事件已触发交叉违约。国储能源目前正寻求出售资产和进行债券重组来缓解企业紧张的现金流。

国储能源不是一般的企业,其全称为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在1981年由中国ZF批准成立,2010年由中国海外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进行重组,主要股东还包括北京市人民ZF、中国石油、对外联络部等。具有如此强大正副背景的企业违约,原因应该不是公司管理者所解释的国内“信贷环境的收紧”,3.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不过区区约22亿多,相信以这样的股东的影响力不难解决(这点钱算不上中石油的一根汗毛),难道是因为外储的流动性问题吗?

这样有强大ZF背景的企业出现违约的影响将很大,未来海外融资会越来越难,利率上升,将会阻断很多企业海外融资的通道。

这也要求企业断臂求生。

第三,随着商业银行存款增速的不振,导致商业银行只能进行存款大战。近日,部分银行上浮大额存款利率。部分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大额存单利率较基准利率上浮50%以上,部分农商行上浮达55%。面粉贵了,面包自然涨价,面粉少了,面包自然稀缺,随着商业银行开启存款大战,银行贷款将继续收紧,而利率将继续上行,继续撕扯企业的资金链。

存款不振,就会导致M1增速低迷,信贷资源紧张,利率上升。

这也就可以看清现在的抢房大战。在大约半年前,南京等地曾出现新房开盘价低于周边二手房价引起疯抢的情形,现在开始蔓延到了杭州,据杭州网消息,融信澜天最新备案均价为18460元/平米,而周边最近的万科未来城二手房挂牌价为三万。购房者拼了,为的是新房与二手房的可观的价差,开发商也拼了,为的是快速将资产变换成现金,缓解自身的负债率和现金流恶化的状况。

这是好信号还是坏信号?从购房热情来说,自然是好信号,但开发商愿意给出如此高的折扣、进行“倾销”的态势来看,是坏信号,我认为开发商在进行断臂求生!如果更多的开发商进行这种倾销(这当然取决于融资市场不断收紧),就是危险的信号。

未来,融资市场不断收紧是必然的,因为市场中更多的企业(也包括地方债)进入旁氏骗局的状态后,越来越多的债务无法滚动,就会不断加速吞噬流动性,这也是四月央行降准1%之后,商业银行依旧不断提高存款利率的根源。未来,如果央行不降准,更多的企业只能死给央妈看,导致债务问题猛烈爆发,市场利率快速上升,泡沫将破裂;如果央妈降准,就会必须提升利率,否则会导致汇率快速贬值。

放水、升息是必然的选择,但这依旧会推动本币不断贬值,当本币贬值加速的时候,才到央妈不得不加快加息的时候。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