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201709/29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通胀加速的时候,意味着纸币的信用快速下滑,这对于经营货币生意的央行来说,是真实的压力。

一旦原油价格的涨势发起,加上次贷危机后各国央行大量印刷的货币,就会快速地推动通胀,将形成“火烧央行”之势,这是美联储转为鹰派的深刻根源。

欧洲、日本、中国谁都很难承受能源价格暴涨的打击,最后火烧的是各国和地区的央行,它们要为次贷危机之后的肆意印钞承担后果。

美联储将开启加息与缩表计划

次贷危机之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规模仅为 8000多亿美元,次贷危机之后,经过三轮QE,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连续扩张至4.5万亿美元。

根据美国联邦货币政策委员会(FOMC)声明,从今年10月13日起,美联储将缩减国债到期再投资,最初上限为每个月60亿美元,并将在12个月内,以3个月为间隔增加60亿美元,直到达到300亿美元/月的偿付额。同时,对于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每月缩减到期再投资40亿美元,并将在12个月内以3个月为间隔增加40亿美元,直至达到200亿美元/月。据纽约联储的调查和估算认为,到2021年底,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规模占GDP比重大致在12.4%。在本次议息会议上,美联储表示将联邦基准利率维持在1.00%~1.25%,并预计2017年还有一次加息,2018年有三次加息。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 niudaoblog.com

因为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已经达到了104%以上,部分人怀疑美联储加息和缩表的进程是否会如期运行。但本人认为,至少在2018年底以前,这一加息与缩表计划,很可能会如期进行,原因如下:

第一,就是以前本人一直在谈到的:央行不断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让各国债务率不断上升,已经开始压制经济增长。

学术研究表明,债务总额占GDP的比例达到250%~300%的水平时,债务就会开始明显抑制经济活动。到2015年底,美国不包括资产负债表负债的公共和私人债务总额相对于GDP的比率就接近370%,远高于这一水平。因此,最近两年美国经济增长明显走弱,这是去年IMG多次下调美国经济增长预期的根源。与之相对的就是,当GDP增长放缓而货币充斥的时候,货币就会追逐资产价格,让美股不断上涨。可资产价格不断上涨,就会对社会资本产生虹吸效应,继续对经济增长产生压力,逐步进入庞氏骗局的阶段,此时,美联储必须加快进行货币收缩的力度。其实,这种经济现象,不仅是美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

此时,如若继续执行宽松的货币政策,居民和企业就会加杠杆博弈资产价格,这对经济增长无益反而有害。

第二,从2015年底美联储第一次加息到本月为止,美联储仅仅进行了三次加息,虽然反映了“上述第一”的要求,但基于美国政府债务率高、经济复苏比较弱的现实,美联储一直展现出鸽派的面目,加息缓慢。

为何在本月议息会议上展现出完全鹰派的面目,不仅开启缩表并要加快加息的节奏?这必定和未来通胀的预期有关。

通胀加速的时候,意味着纸币的信用快速下滑,这对于经营货币生意的央行来说,是真实的压力,特别对于具有很强独立性的美联储和瑞士央行,压力更大,因为他们的股权是私人的,一旦自己的货币信用出现非常严重的危机,意味着“老板”破产,此时,就必须展现出鹰派的面孔。

通胀的根源由两方面推动

首先是货币过多。今天,这一点无疑充分满足,经历次贷危机之后,欧洲、美国、日本等国的央行都大量印钞,社会生活中可能最不紧缺的就是货币,这是长期执行凯恩斯主义经济理论的必然结局。在这种理论指导下,经济只要发生波动,央行就会印钞,造成经济体系中充斥过量的货币,其外观表现就是债务率不断攀升。

其次就是能源价格的预期。所有商品价格本质上都被能源价格所推动,因为能源是工农业的基础原料,能源价格也是商品价格的基础要素。

❶从技术上来说,国际能源价格面临向上突破: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 niudaoblog.com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 niudaoblog.com

从纽约国际原油价格来看,虽然不排除未来还会回档20月均线,但20月均线已经基本形成支撑,未来可看多。

❷从中美两国的政策来看,原油供给可能出现突变。

特朗普今年1月20日上任之后,颁布的第一项产业行政命令就是“能源优先”计划,计划加大石油生产,复兴美国煤炭产业。公布的计划称,美国拥有大量未开发的能源储备,如页岩气、石油和天然气,预计总价值达50万亿美元。美国“必须充分利用”这些资源,所获得的收入将用于重建美国的道路、学校、桥梁和公共基础设施。新计划还称,特朗普政府承诺实现能源独立,摆脱对欧佩克产油国与任何对美国利益持敌意国家的依赖。同时,特朗普在1月24日还在白宫签署行政命令,决定重启美国—加拿大“拱心石”XL输油管道项目,此举直接推翻了奥巴马任内否决该项目的决定。“拱心石”XL输油管道项目是加拿大管道公司计划修建的一条全长1179英里(约1900公里)的输油管道,该管道从加拿大艾伯塔省跨境延伸至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特朗普在当天签署的另外两个行政命令也与原油相关:更改输油管道项目以及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审批程序,加速审批。

这个产业动向是耐人寻味的。今年初,国际原油供过于求,为何美国政府却大力发展原油生产并欲增加从加拿大的供给?在有可能伤害本土环境的条件下发展落后的煤炭产业?美国政府一直在推动制造业回归、改善自己的基础设施,这将放大对能源的需求,但这是一个过程,似乎并不足以解释美国政府在能源问题上的“焦急”心态。

从中国来看,有信息显示,正在重开那些在2014年底到2015年因原油价格暴跌而出现亏损的高成本油田,现在又通过政府的力量推广“乙醇汽油”,在原油价格尚处于低位的时候,这些信号一样不同寻常。

中美两国的行政动作都在显示,原油供过于求的时间正在过去,未来面对的很可能是能源短缺!

能源短缺会带来什么

这里的含义或许有三个:

首先,长时间的低油价,已经让部分国家的原油产出出现了萎缩。2014年的油价暴跌,摧毁了部分国家的社会秩序,货币出现大幅贬值,通胀不断高涨,这将打击这些国家的原油生产能力,委内瑞拉、安哥拉、尼日利亚都在此列。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 niudaoblog.com

▲这是美元兑尼日利亚奈拉官方汇率走势图。

货币快速贬值,通胀就会快速上升,形成社会混乱,这对于任何产业都会形成严重的冲击。事实上,美元兑尼日利亚奈拉黑市汇率在今年2月就到达了1:500,比官方汇率贬值得更大。包括委内瑞拉、安哥拉等国的形势,都与尼日利亚类似。

其次,欧佩克的限产措施,限制了原油供给。

再次,中东很可能面临一场大规模的混乱。

中东局势的引爆点,不是现在多国正在打击的IS伊斯兰国,而很可能是库尔德人的民族独立运动。

我曾经专门谈论过这一问题。在打击IS的过程中,为了加强对IS的地面打击力量,美国不断武装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让库尔德人的军事实力不断增强。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 niudaoblog.com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 niudaoblog.com

如松:能源之战,火烧央行 - niudaoblog.com

▲库尔德人的分布以及在与IS武装交战中闻名世界的伊拉克库尔德女兵。

库尔德族是一个生活于中东地区的游牧民族,总人口约3000万,主分布区位于土耳其(1800万)、叙利亚(100万)、伊拉克(400万)、伊朗(700万)的交界地带,这一地带相当于中东的“心脏”。数百年来,这个古老的民族一直在争取民族独立,也遭到了中东一些国家的镇压。

正准备进行独立公投的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简称库区)由于安全良好、经济繁荣,常被媒体称作“另一个伊拉克”,拥有自己的政府、军队和独立发行的货币。其农牧业发达,油气资源丰富,是伊拉克最主要的产油区之一。

2014年,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在内的北方大片领土落入IS手中,政府军节节败退,此时,库尔德人的武装组织成为抵抗极端分子的中坚力量,并首次控制了库区之外本来与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很多地区。如今,库区拥有了一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强大武装力量。军事实力的壮大和地盘的扩张强化了库尔德人的政治和经济主张,也助推了库区摆脱伊拉克中央政府控制、寻求独立的欲求。

库区官员透露,参加公投的地区将不限于库尔德自治区政府管辖的埃尔比勒、苏莱曼尼亚和杜胡克三省,还将包括那些目前由库尔德人控制、与巴格达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地区。

库区独立公投计划遭到了伊拉克中央政府、美国以及伊朗、土耳其等周边国家的异议和反对,俄罗斯是事不关己的态度。这是因为土耳其、叙利亚与伊朗都担心伊拉克库尔德人谋求独立的举措会在本国产生连锁反应,为本国的库尔德人带来示范效应(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已经有了自己的独立地盘)。即便伊朗、土耳其、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无法独立,也有回归已经独立的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民族诉求,并让伊朗、土耳其的国内局势出现剧烈动荡。所以,他们都作出了强硬的姿态,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此前暗示,土耳其将与伊朗展开联合军事行动,打击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工人党等武装组织,伊朗外交部也表态反对伊拉克库区举行独立公投。

一旦库区独立,则与IS截然不同,因为后者是极端组织,受到欧美国家、俄罗斯和中东国家的共同打击。但库区通过公投独立,基于欧美国家的理念,他们不会进行武装干涉。俄罗斯忙于叙利亚事务,也很难作出武力反应。以伊拉克、土耳其、伊朗政府军的力量,一旦与库区的矛盾激化,未必占得军事优势。何况库区还得到美国在军事装备方面的支持,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异常强硬的“以色列”。而一旦战争走向长期化,会让伊朗和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人更有机会,从而导致中东陷入深度乱局。沙特、科威特、阿联酋、以色列等国作为美国在中东的盟友,在反对伊朗的战争中也不会袖手旁观。

俄罗斯在对待库尔德人独立的问题上并不持反对态度,也不明确支持伊朗,这或与历史有关,因为在苏联时期,库尔德人是苏联的盟友,苏联也曾经支持库尔德人独立。这让伊朗的处境恶化。

无论伊朗还是伊拉克,都是国际原油的主产国(根据2016年1季度国际能源署(IEA)数据,两国合计占世界原油产量的7.4%左右;美国、俄罗斯和沙特居前三位,分别是13.2%、11.41%和10.61%),当两伊地区因库尔德人问题陷入战乱的时候,国际原油的供需局势就会被打破,很可能形成新一轮的原油危机。如果更多中东国家牵扯其中,影响更大。这或许才是美国与中国急欲强化能源自给的深刻原因。

一旦原油价格的涨势发起,加上次贷危机后各国央行大量印刷的货币,就会快速地推动通胀,将形成“火烧央行”之势,这是美联储转为鹰派的深刻根源。

美国国债问题,看起来是阻碍美联储执行鹰派路线的阻力,事实或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美国政府实际在进行对冲,虽然美联储连续加息会造成美国政府的利息负担加重,但原油价格的上涨不仅给美国的能源产业发展带来强大的动力,还会快速增加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避免陷入债务危机。

这是一场能源战争,欧洲、日本、中国谁都很难承受能源价格暴涨的打击,最后火烧的是各国和地区的央行,它们要为次贷危机之后的肆意印钞承担后果。同时,能源问题很可能也是解决朝鲜问题的钥匙,因为其能源主要依靠周边国家提供,一旦供给不足或断供,朝鲜就会遭遇政权危机。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