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黑蝴蝶的两只翅膀在煽动欧洲和亚洲

安哥拉是非洲第三大经济体,安哥拉经济严重依赖石油,石油收入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52%、占出口收入的90%。2015年,安哥拉每天的原油产量为178万桶,是继尼日利亚后非洲第二大产油国。自从2014年中原油价格下跌以来,安哥拉就陷入了严重的危机,财政赤字高企,社会恶化。2014年,安哥拉的石油税收为234亿美元,较2013年减少了将近70亿美元,虽然2015年安哥拉的产油量有所添加,但其石油税收进一步下降至150亿美元以下,安哥拉今年的财政资金缺口可能高达80亿美元,占GDP的9%,如松的老友们都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数字(可以导致本币汇率跳崖的数字)。尽管安哥拉不断向IMF、中国等国家借钱,还向国内发行利率为9.5%的债券,都无法解决危机。

年度9%的资金缺口和国债9.5%的利率,都意味着安哥拉的危机有可能继续深入,步委内瑞拉的后尘,从三个方面可以看到端倪:

其一,安哥拉货币宽扎兑美元暴跌。2015年1月开盘,宽扎兑美元为1:0.0097,到12月31日,为1:0.0073;进入2016年,宽扎贬值的趋势似乎不可阻止,到2016年8月26日,宽扎兑美元为1:0.0060,如此贬值的趋势必定带动通胀,去年,安哥拉的通胀在16%左右,预计今年很可能加剧。对于安哥拉这样进行外汇管制的国家,官方的外汇市场意义不大,关键是黑市。2015年9月,安哥拉黑市美元汇率为1美元兑240宽扎,相当于1宽扎兑换0.00417美元,而当时的官价是1:0.0079(9月开盘)—0.0073美元(9月收盘),黑市汇率偏离官价约40—50%,这与委内瑞拉2014年前后的情形很想像,外汇黑市过度偏离官价就是一个国家破产的先兆(2009年以前的津巴布韦也是如此)。

2016年7月底,安哥拉央行公布的宽扎对美元的汇率为166.71:1,根据安哥拉经济会议的最新消息,第三季度安哥拉政府打算将宽扎兑美元的官方汇率贬值到199,年底贬值到215.5(宽扎兑美元为1:0.00464),相当于继续贬值30%,这里的实际含义就是开启印钞机补助财政的模式,黑市的贬值幅度将更大,和委内瑞拉走在一样的道路上(2014年年中之后不到1年的时间,委内瑞拉基础货币大约增长100%)。

其二,安哥拉一样是社会问题严重。“盗贼统治”对安哥拉的经济困难负巨大的责任——管理这个政府的,是一群靠着枪杆子获得现在的地位、牺牲国家利益换取个人财富的家伙。比如,总统的女儿伊莎贝尔身家33亿美元,是《福布斯》统计中的非洲头号女富豪。与此同时,68%的安哥拉人口都生活在贫困线之下,这必定造成社会混乱。安哥拉治安恶化,安哥拉军警、特别是警察对中国人的敲诈勒索是普遍现象,部分军警甚至直接参与对中国人的抢劫。今年1月17日发生了近年来针对中国人的最严重的恶性犯罪案件,四名中国人同时遭到绑架和杀害,警方逮捕的12名嫌犯包括三名现役军人和一名特警。当警察和军人参与绑架和抢劫之后,这个社会只能是继续动荡下去。

其三,安哥拉外债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很高,根据安哥拉国家预算,该国2015年的公共债务是470亿美元,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5.8%,2015年的债务利息是21.62亿美元,随着本币的贬值,债务负担急剧加大,面临违约的危险,安哥拉的主要债务来自于中国和葡萄牙。

安哥拉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对于葡萄牙和中国。安哥拉危机的两只翅膀,第一个煽动的也是葡萄牙。

随着安哥拉向IMF求助,连带被施救的可能还包括葡萄牙。因为安哥拉是葡萄牙的前殖民地,是葡萄牙第四大出口市场,且葡萄牙许多公司近年来向安哥拉投资了不少项目。安哥拉陷入危机,葡萄牙对安哥拉出口在今年上半年遭到重创(下降42%),投资也面临坏账威胁,拖累了经济增长。葡萄牙投资银行是安哥拉的最大借贷方,营业利润的一半来自安哥拉,随着安哥拉危机深入,股价也一度重挫,这导致欧洲央行的警告。

葡萄牙银行业风险上升,经济增长下滑,投资人已经开始担心葡萄牙国债可能丧失投资评级,一旦评级被降,欧洲央行就不能通过购债计划收购葡萄牙国债,葡萄牙将很可能成为下一个希腊。现在,惠誉、穆迪及标普都已将葡萄牙主权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丧失了投资资格,只有加拿大的评级机构DBRS还在将葡萄牙主权信用评级维持在BBB-(投资级最低档),也因此,欧洲央行还可以购买葡萄牙的国债,也就是说,DBRS成了葡萄牙的救命稻草,一旦DBRS调降葡萄牙的主权评级,葡萄牙将跌入深渊。

现在看来前景不妙,DBRS旗下主权评级主管FergusMcCormick最近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尽管葡萄牙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依然为“稳定”,葡萄牙的情况似乎在恶化。这种危险的局势已经在葡萄牙的国债收益率曲线上显示出来,一旦DBRS调降葡萄牙的主权评级,可以预料的是葡萄牙国债的收益率曲线将开启上涨模式,希腊式的欧债危机很可能再次上演,欧洲将再次成为世界金融市场的焦点所在。

这是今天需要说明的问题之一,主要为的是资本市场的投资人士——密切注意葡萄牙国债,警惕欧债危机卷土重来。

安哥拉煽动的另外一只翅膀将到亚洲,对象是中国。

我们都知道委内瑞拉的事情,中国在委内瑞拉有很多投资项目。最著名的是南美第一条位于委内瑞拉的高铁项目。中委高铁项目原是委内瑞拉政府准备抛给本国人民的一块“美好生活”牌蛋糕,迪纳高-阿纳高铁路合同总金额高达75亿美元,全长400多公里,于2009年开工建设,原计划于2012年完工。据美联社报道,由中国中铁承建的该项目,现在已基本放弃了,工程现场荒草丛生,写有中文和西班牙文的红色拱门锈迹斑斑,标语剥落。早在一年多以前,中方管理员就已陆续撤出。中方人员撤离后,工地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当地居民洗劫一空。委内瑞拉现在已经国家破产,中国在委内瑞拉的投资项目估计损失惨重。中国和委内瑞拉“石油换贷款”协议也遭受重挫,委内瑞拉现在至少还欠中国200多亿美元贷款。

但是,委内瑞拉原油产量已经从每日300万桶以上的高峰下降到现在的约210万桶,还勉强可以维持用石油抵债(每日大约80万桶),这意味着委内瑞拉没有多余的外汇用于进口生活必须品,通货膨胀会不断恶化,预计明年将达到1600%以上(相当于一年价格上翻16倍)。按预计,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可能会继续下降,产量继续下降意味着外汇收入继续减少(抵债的部分不变),当委内瑞拉无法进口足够的生存必须物资(比如粮食)的时候,委内瑞拉就必须违约,那时,委内瑞拉向中国还账的原油也就中断了,相当于以往中国的投资就成为死账。一旦委内瑞拉政治出现巨变,就会变成烂账,再也无望回收。

烂账是否可以回收现在已经是次要的,这里要关注的是委内瑞拉输往中国的原油供给中断。

参考消息网3月16日报道,安哥拉发现可售出的原油越来越少,因为越来越多的原油被运往中国还债,这令安哥拉几乎没有用于从石油开发到医疗卫生等方面的石油收入。安哥拉欠中国的外债大约是200亿美元,油价下跌之后,安哥拉只能将越来越多比例的原油用于归还中国的债务。最新的数据显示,安哥拉在今年7月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当将很大比例的产量用于还债之后,也就意味着安哥拉外汇收入下降,这也是安哥拉今年财政缺口急剧放大的原因之一,财政缺口放大,这些国家就会开启印钞机,也就走向通胀不断恶化的委内瑞拉模式,带来社会动荡加剧;同时,没有足够的外汇收入,就没法更新石油设备,最终会影响到原油产量。当原油产量开始下降、国际原油价格如果不能适时反弹,安哥拉的外汇收入就会枯竭,就只能对外违约,将用于还债的原油到国际市场上出售换取外汇流动性以进口生活必须的物资。

所以,现在中国必须考虑的是来自安哥拉原油中断的威胁,随时注意局势的变化。

中东局势一直影响着国际原油价格走势。最新的报道是,也门叛军已经有能力攻击沙特的石油设施。上周五,据外媒报道,来自也门的导弹击中了沙特的石油设施,据伊朗电视台援引也门AL-MASIRAH电视台称,也门导弹击中的是沙特阿美的石油设施,据沙特民防部门发言人称,从也门发射的飞弹也击中了沙特南部城市奈季兰的继电设施。由此看来,也门叛军的军事能力在加强,攻击沙特的原油和基础设施已经成为可能。如果也门叛军对沙特的原油设施进一步打击,进而导致沙特的原油生产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必定严重影响国际市场的原油供给,沙特也是中国最主要的原油供给方之一。

中国的原油供给受到两方面的威胁:第一,安哥拉、委内瑞拉随时有可能违约,投资形成坏账,原油供给中断;中东局势不明,原油供给是不保证的。第二,资本外流带来外汇储备被削弱,进口能力下降(对于现在压制进口的措施,大家也基本都清楚)。所以,中国经济面临的是能源的战略威胁,与上世纪70年代美国大陆原油产量不断下滑后所遭遇的威胁是一样的,那时开始,美军不得不不断走向世界、走向中东。可是,今天的中国军队并不具备当初美军的能力。

也所以,中石油中石化不断关闭高成本油井的举措是值得商榷的。

中国会不会在未来遭遇能源危机?随着那些国家治理不完善的国家的政治经济局势不断恶化、亚欧大陆不断动荡和外汇储备不断被削弱,这种威胁越来越大。即便美国市场原油供过于求,也不代表中国境内不会爆发能源危机,这是需要提醒的问题。

未来的局势是美国原油生产商原油产量增长的越快,低油价的时间将维持的越长,对其它产油国的原油生产打击越严重(中东产油国除伊朗之外,已经没有大规模增产的潜能),爆发原油危机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安哥拉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破产和外汇储备被削弱导致的进口能力下降,就是最大的威胁。

今天,国内相关原材料产业(主要是原油开采、铁矿石开采、有色金属矿石开采等)的从业人员都很悲观,其实大可不必,预计1-2年内这些行业的从业状况将快速好转,也有一些朋友问我,是否应该离开这些产业,我倒认为未来是适时介入的时候,无论是就业还是人民币资本的投资。

这是今天的文章需要说明的问题之二,原油与原材料产业,未来将展现就业和人民币资本的投资机会。

祝资本市场的投资人士和关注能源(原材料)领域的实业人士们好运。

注:7月份开始的、对蓟县山区下营中学捐助教学设备(电脑、投影仪、投影幕布等,总计18套)的工作,今天学校传来清单,安装、调试等所有工作都已经结束并在新学期开学投入使用,向那些以行动展示爱心和关心的朋友们表示感谢。

积累经验之后,明年希望进入贵州、四川等最贫困的学校,尽我们微薄的力量,也希望更多人参与。

原来承诺过,如松的讲义收入中部分比例将投入到教育事业中。现在计算,投入的比例超过总收入的60%,如松向大家兑现了承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