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双降,谁会中枪?

上篇文章说到现在市场显示四个问题,央行双降,显然是希望捂住垃圾债,这些垃圾债大部分属于央企和地方政府,希望稳定股市,股市是资本市场的眼睛,无论向好还是向坏,股市都是先锋;当然,更希望楼市顶住,这关系到财政是否继续、马上恶化,关系到中国价格体系全面坍塌。

央行显然不希望资本流入外汇,上月,商业银行口径的外汇占款减少了7613亿人民币,约等值于1200亿美元,可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减少是2641亿元,约等于432亿美元,这说明中国正在发生去年下半年俄罗斯的事情。

如松在以前多次说到,今日是全球化的时代,每个国家的货币都有一个并行者,那就是美元,形成了事实上的双货币本位制度。去年3月,克里米亚事件爆发的时候,国际资本外流,对于普京和俄罗斯央行来说,国际资本很容易对付,终归在本国短期外资和长期外资的数量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显示在央行的账本上,看看兜里的外汇储备,就知道有没有问题。可是,无论普京还是俄罗斯央行,无法对付的是国内的避险需求。当外资出走,就给全社会一个强烈的预期,本国的经济竞争力在下降,货币面临贬值。外资出走,属于白天鹅,白天鹅很明显,也很好处理,但是,还有一只黑天鹅会伴随白天鹅飞起来,而且没法处理,那就是本国资金的避险需求,任何一个国家的外汇储备相对于本币来说都是少量的,央行应对起来就会非常吃力;当有巨幅的财政赤字的时候,就是无法应付。

结果,外资持续流出,白天鹅终于带动了那只黑天鹅,从去年9月开始,国内的卢布持有者持续兑换外汇,两只天鹅共同制造了卢布危机。

中国资本在持续外流,白天鹅已经飞起来,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而上月商业银行口径的外汇占款减少了7613亿人民币,远大于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下降,差数约4000亿元,只能说那只黑天鹅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央行除了动拳头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吗?估计是没有的,那可是130多万亿人民币的存款,按今天的汇率大约等值于21万亿美元!只要5%行动起来,就够央行喝一壶的。

央行双降,希望垃圾债券、股市、楼市中枪,这样可以达到央行的目的,最不希望的是外汇中枪,如此,将彻底激活那130多万亿的居民存款的激情。

央行和人民币存款储户,是大象和蜜蜂的关系,对于一天两天来说,央行可以为所欲为,想让汇率上升就上升,想让汇率下降就下降。但是,长期来说,只要国内产业的竞争力持续下降,财政赤字不断持续,蜜蜂的集团就会越来越大,最终会成为野蜂。他们是由中国大爷大妈组成的,适时的时候会充满激情。

但这是长期的趋势。短期(双降)谁会中枪?只要看看未来几天外汇市场的成交量就知道了,如果美元对人民币下周拉出放量长阳,就是周行长中枪,而且打在了要害部位。如果股市中枪,周线也会拉出放量长阳;如果债市是否中枪,周线将是全线飘红。

如果将这一枪比喻成打铁砂的猎枪或许更好判断,估计更多的铁砂会打在周行长身上。

有人说,假设80年的1万元相当于今天的200万,如果80年将1万元换成美元未必划算,最多可以保本。汇率的账目在不同的时候算法是不一样的。过去三十年,人口红利释放,生产效率在上升,外资流入,民币对外升值,那时换成外汇肯定是不划算的,君不见,连鬼子都将外汇换成人民币?无论存银行、买房子都是划算的。可是,今天资本在流出中国,汇率贬值压力越来越大,产业竞争力下降,10年后1万元人民币可能变成100万元,而那时100万元的人民币可能会不足当初1万元换成的美元。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账目,很多人难以理解。如果以巴西雷亚尔来说更好理解,2015年年初,雷亚尔兑美元约在2.7:1,今天大约是3.95:1,贬值了46%,巴西现在的通胀约10%,投资股市的收益是负数,无论投资通胀还是股市,都不如外汇。可是,2011年以前,如果用雷亚尔投资外汇,和傻瓜差不多,这就是前后的不同。

不同的时期,算法是不一样的,其实我们没必要当这个雷锋,给被人计算出来,即便计算也未必准确,因为李嘉诚已经计算出来了,而且更准确,他才有资格当“雷锋”。

直线思维,就是中国教育生产线下的产品,不知道网络术语应该如何描述。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