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剪羊毛还是剪头发

今年1月30日,发改委号召抄底原油(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1-29/894558/print),1-2月份纽约原油的价格在47.5-53美元之间,还有国家储备库原油从去年就在抄底,平均成本无论如何不低于50美元,再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在前几年收购的国外油田,基本属于高成本油田,这些行为决定了中国的原油成本很高。

加上在原油价格高位与俄罗斯订立的合同,无论价格是如何确定,这样的合同都会给购买方带来损失。

如松以前说过,中石油等三大石油公司就是未来中国经济问题爆发的火药桶。

如果三大石油公司不出现损失,意味着就要转让自己潜在的损失,带来的是中国成品油价格高于其它国家,企业竞争力下降,全民买单。

如果三大石油公司自己买单,这或许是不可承受之重,

现在,纽约原油价格在45美元附近。

未来,原油持续低迷的情形比较确定,意味着三大石油公司有可能亏掉裤子。

可是,亲儿子亏掉裤子就相当于老子脱裤子,所以,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现在看来,政策希望放开成品油价格,如果不打破三大石油公司的垄断地位,意味着形成垄断价格,有了价格垄断就可以形成垄断利润,就可以弥补过去投资的高价油油田、传说中订购的高价油合同、发改委(他们总觉得自己不仅仅是中国的老大,还是世界的老大,更是原油市场的老大)抄在半山腰上的原油等等上的损失,三大石油公司就有了弥补损失的地方——零售端。这是剪羊毛。

有人说,中国有很多地方炼厂,会冲击三大原油公司。在原油进口牌照受限的情况下,地方炼厂没有左右终端价格的能力,因为三大原油公司的市场地位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可撼动的。

如果希望通过放开成品油价格来提高生产效率,特别是三大原油公司的企业效率,就应该是取消原油进口的限制,这将真正提升整个石化行业的经济效率,这是剪头发,当然剪的是三大石油公司的头发,过去的低效投资、高价原油时期所订立的合同,发改委号召抄底半山腰的原油,等等,这些损失将主要是三大原油公司自己承担。

如果三大原油公司被剪成秃子,发改委也就成了秃子了,就不那么伟光正了。

从现在来看,没有相关石化行业改革的措施相配套,而只提放开成品油价格,明显是转移亏损的措施,是一种剪羊毛的手段。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