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通胀之根

最近发现,本博有两种苗头,都不是什么好事。

第一种,发泄对现行经济体制的不满。这种情绪并不可取,因为本博的目的是和大家一起分析社会与经济的真相,认识这种真相,我们都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只有更好地认识这些,才能生存。希望大家平淡地看待某些事情。

估计这类朋友是体制外的,既然处于体制外,就有更广阔的空间可以闯荡,自己兜里有钱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花,活得自在坦然,心情就舒畅,这才是阳光生活;如果赚不到钱,就好好想想赚不到钱的问题。

这类朋友的优势是有更广阔的自由度,但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既然自由度比较高,生活中的风险系数也就高。

 

第二种,总是说别人不要像个怨妇。估计这类人属于体制内的,这些人也不值得赞扬,体制内的人如果不贪污受贿,充其量饿不死,但也不会富有。如果贪污受贿,现金藏在家里,晚上睡觉睡不着,也不是令人向往的生活。当然,体制内也适合一类人生存,他们会因此很开心,因为体制内相对平稳,风险相对较小(如果贪污受贿,目前的风险也不小)。

当然,不排除体制内有个把为了主义愿意奋斗终身的人,但如松实在不知道这样的人到底有多少,戴上显微镜是否可以找得到。

无论体制内外,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就是这里所有的朋友应该做的,我们都是平凡的人,是草根(即便你处于体制内,也是草根),也是浮萍,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强制别人。

写文章也好,看文章也好,都仅仅为交易服务,其它的都属于闲篇。

今日和大家说点关于经济学最实质的内容。

通胀是什么?

我估计很多人都可以回答的出来,供需矛盾造成通胀、货币问题造成通胀等等,这是传统教科书的内容,也对,也都不对。

造成通胀只有两种原因:第一,是气候,历史上的严重饥荒一般和气候有关,今天不谈论这一问题,相信所有人也都理解。第二,就是税收。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

很多人会一砖头拍过来,你如松就胡说吧,还真不是胡说。

当一个社会,社会管理体制的费用很低,行政管理很高效的时候,整个社会就是轻徭薄税,中国历史上有一些这样的时期。此时,以农民为例,他除了投入生产的资本和劳动之外,税赋成本很低,就有利润空间,他就愿意扩大生产,物资供给就丰富,就不会产生通胀。

可是,当体制的社会管理费用很高的时候,生产者就要承担很高的税赋成本,盈利空间就受到压缩,最终很可能亏本,他就会放弃耕种,物质生产数量就会下降,通胀就会到来。

所以,无论你使用金银作为货币,还是使用纸币,只要税赋不合理,通胀都会到来。

有些人会说,赋税高的时候,生产者可以提高售价,就不会造成亏损。生产者当然可以提高售价,但人的消费能力是随着价格的上升而下降的(这是最基本的一条经济学原理),就压制了需求,需求下降而成本上升,就让生产者亏损、破产。

所以,除了气候之外,所有的通胀都是税赋的不合理导致的。

一些人会问,货币超发是什么?这也是隐性的税赋,传统经济学中说,一切通胀都源自货币,是的,根本原因在于货币增发的时候,隐性税赋增长。只要货币超发一定的时间,就必定带来工农业的萧条,根子在税上。

今天,农民表面看起来没有农业税,但农民也承担铸币税。同时,财政本应该负担教育支出(因为你征收了教育附加),但现在教育的支出(特别是大学)也主要由家长负担,农民如果有孩子上大学,他们也要额外交税(学费等费用),当负担不起的时候(种几亩地肯定负担不起孩子上大学的费用),他就会放弃耕种,到城里打工,农田就荒废,实际上是税赋让他们放弃耕种。当然,垄断企业形成的农药、化肥、电力、运输、田租价格等等,都是隐性税负,农民都在承担。

今天,进口农产品的价格全线低于国产,各国自然条件有差异,但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因为八九十年代的价格差异比今天小的多,甚至没有,最根本的是税赋的差别。各种隐性税赋推高了农民和养殖户的成本。所以,如松一直在说,如果我们不断推动房地产,所有的基础产业都将遭难,因为这是一种高额的隐性税赋(当然也包含了铸币税),而且存在于社会的各个角落,比如卖菜的摊位费,都会随着楼价而上涨,推升小贩的成本,小贩租房住宿的成本也会上涨,等等。

以上仅仅是以农业为例子,所有的工业企业都一样,只要找一张纸划一划,都会得到同样的结果。记住,任何商品随着价格上涨,需求下降,这是经济学最基本的原理,就足够了。

您还要牢记,官员贪腐也是一般人的隐性赋税,而且比例很高。

前面说过,债务是通胀的马甲,债务也是税赋的一种,只不过临时欠着哪,当债务不可持续以后,就要一次性缴交。比如,2002年,阿根廷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比索贬值,相当于每个持有比索的人一次性缴交铸币税,带来通胀。

所以,除了气候的原因之外,所有的通胀成因都是税赋的不合理带来的。今天,各国的比拼焦点就在这。所以,如松一直在呼吁,国家需要开启彻底的体制改革,这是繁荣的唯一道路;任何经济改革,都解决不了经济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邮件联系:zhanmaohuanleg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