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俄乌战争,最终在这决战!

从1478年到1700年,克里米亚汗国是正处于鼎盛时期的奥斯曼帝国的一个附庸国,当时克里米亚汗国的版图并不是今天我们所熟知的克里米亚半岛,而是环抱整个亚速海的一个国家,见下图黄色斜线部分。这个汗国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人类社会最古老的生意——奴隶贩卖,通过在东欧草原地区捕捉奴隶然后贩卖给奥斯曼帝国和一些欧洲国家让克里米亚汗国获得源源不断的收入,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卡法城是当时著名奴隶市场。汗国所做的最大一单生意是德夫列特一世大汗在1572年围攻并占领俄国都城莫斯科,一次就捉拿了十五万奴隶,然后还放火烧了莫斯科城。

这一时期的克里米亚汗国维护着伊斯兰世界在北部的边界,它的任务就是定期扫荡南俄地区,防止斯拉夫人在草原定局(有点缺德),然后顺手捕获奴隶增加收入。

虽然俄国也在15至16世纪不断扩张成为一个重要的国家(见下图),但面对处于鼎盛时期的奥斯曼帝国和以及被奥斯曼帝国庇护的克里米亚汗国,却只能处于被动挨打、不断向克里米亚汗国贡献奴隶的角色。

彼得大帝(1682年—1725年)在俄国历史上具有最重要的地位,他所推动的改革逐渐让俄国步入了欧洲强国之列。

16至17世纪,波兰发生了宗教改革,贵族和中产开始信奉天主教,这与内部居住于今乌克兰中部的哥萨克人(信奉东正教)产生了冲突并引爆了哥萨克起义,最终哥萨克酋长国议会于1654年通过《佩列亚斯拉夫条约》,宣布接受沙皇的保护。到彼得大帝执政的1686年,哥萨克酋长国正式并入了俄国的版图,让俄国直接控制了哥萨克酋长国的故地,包括基辅周边和扎波洛热地区。通过俄乌战争,人们已经熟知基辅就是今天乌克兰的首都,而扎波罗热则是乌克兰历史上的一个地区,其范围涵盖了今天乌克兰东部的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扎波罗结州(首府就是扎热罗热,下图红点处)、基洛夫格勒州、尼古拉耶夫州、赫尔松州(大家已经熟悉这个地名,赫尔松是俄军进入乌克兰之后唯一占领的乌克兰主要城市)的全部地区和敖德萨州、顿涅茨克州、卢甘茨克州的部分地区,参考下图。即彼得大帝继位伊始就直接控制了如今乌克兰第聂伯河流域中下游地区,地理上位于今乌克兰中部地区。

彼得大帝当政的时期,大致就是奥斯曼帝国由盛转衰的阶段,对外扩张活动基本停滞了。1700年通过第二次俄土战争,俄国迫使奥斯曼帝国承认克里米亚独立。

当时俄国周边有三大强国,即黑海方向的奥斯曼帝国、西南方向的波兰立陶宛联邦和波罗的海方向的瑞典帝国。奥斯曼帝国还处于鼎盛时期,俄国还不能将它当成自己的主要对手;波兰立陶宛联邦是彼得大帝的结盟国家;彼得大帝制定的国策是向欧洲学习并最终融入欧洲,按俄国人的行事逻辑就需要夺取欧洲的土地、让自己在地理上首先成为欧洲国家(当然还要学习欧洲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所以沙皇不断与欧洲国家联姻,还不断学习欧洲的科学技术等),因此俄国就将当时统治波罗的海周边地区的瑞典帝国作为自己的战略对手。在克里米亚汗国宣布中立成为俄国与奥斯曼帝国之间的缓冲地带之后,彼得大帝率领俄国向瑞典宣战,经过二十年的大北方战争俄国占领了波罗的海东岸的大片领土,即今天的芬兰、爱沙尼亚等地,获得了进入欧洲的出海口。

俄国主要是通过领土扩张让自己在地理上成为欧洲国家,通过学习欧洲的科学技术让自己在科技上接近欧洲国家;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希望通过学习欧洲的政治制度和文化让自己脱亚入欧,到现在来看,日本比俄国的效果更好。学来学去,今天俄国人的思维模式反而更像是古蒙古人,动不动就撸袖子动拳头、喊打喊杀,自身的经济模式也与蒙古国更为接近,主要依靠资源贸易。

到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1762年至1796年),随着奥斯曼土耳其开始走向衰落,黑海方向开始成为俄国重点的扩张方向。

1772年俄国迫使克里米亚汗王沙希因附属于自己,但不久克里米亚贵族就发动起义反对沙希因的做法,沙希因只能向俄国人请求援助,于是波坦金率7万俄军到达克里米亚平息了起义,从此俄国开始实控克里米亚汗国,到1783年更通过法律正式将整个克里米亚汗国纳入俄国的版图,汗国不复存在。

到此时,俄国向欧洲、黑海方向扩张的态势已经构造完成,波罗的海东岸与克里米亚汗国故地这两个区域就构成了掎角之势,此后的俄国历史就是不断向黑海和欧洲方向的扩张史。

1774年通过第五次俄土战争自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得南巴格地区和卡巴迪诺地区(见最上面第一张图,位于克里米亚汗国左右两侧的红绿斜线所标志的地区)。

1792年通过第六次俄土战争自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得叶迪山地区。叶迪山地区即今天乌克兰西南部和摩尔多瓦的部分地区,中心城市就是今天乌克兰的敖德萨(下图红点处)。

1793年通过第二次瓜分波兰的战争从波兰立陶宛联邦手中夺得整个西乌克兰和白俄罗斯。

1795年通过第三次瓜分波兰的战争从波兰立陶宛联邦手中夺得西加利西亚和南马索维亚,两者都在今天的波兰境内,包括了波兰首都华沙。

叶卡捷琳娜二世在位的时期,是俄国让欧洲各国极为忌惮的时期,俄国在欧洲方向的领土快速扩张,以至于她临死之前笑称:“如果我能活到200岁,全欧洲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

即便在今天,叶卡捷琳娜二世也有很多忠实的粉丝,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

1812年俄国又通过第七次俄土战争自奥斯曼帝国手中夺得比萨拉比亚,即今天的摩尔多瓦。

1813年通过拿破仑战争夺得华沙公国。

等等,这一时期俄国的版图大踏步向欧洲和黑海方向挺近,见下图,欧洲各国和奥斯曼帝国都能清晰地听到俄国人的战鼓声。(注:1853-1856年克里米亚战争后,俄国重点转为在亚洲方向扩张)

虽然1917年沙皇俄国解体时遭到了一些领土损失,但苏联建立之后逐渐又恢复了沙皇俄国时期的版图(芬兰等少数地区除外),而且苏联还通过华约组织将自己的势力进一步延伸,控制了整个东欧和巴尔干地区。此时,苏联主导的华约组织与北约组织在波罗的海形成对峙,还可以通过前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进入亚得里亚海然后进入地中海,从欧洲的眼光来看苏联已经是一个海洋国家(见下图)。

波罗的海东岸和克里米亚汗国故地这两个地区所构成的掎角之势支撑了俄国领土的超级扩张,并一直延伸到了苏联时代,参考上图。

由此也就知道,为何今年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之后波兰、罗马尼亚、波罗的海三国、捷克、斯洛伐克等国立即行动起来帮助乌克兰抵御俄军的军事行动,而摩尔多瓦立即放弃中立地位申请加入欧盟和北约,源于他们很清楚自己很可能就是俄军下一步的行动目标。

沙皇俄国时代,俄国首先在彼得大帝时期控制第聂伯河中下游地区,然后在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控制了克里米亚汗国和克里米亚半岛。2013年乌克兰亲欧盟运动之后,普/京首先控制的是原属于克里米亚汗国的克里米亚半岛和乌东地区,而本次俄军进入乌克兰明显是希望控制东乌克兰以及第聂伯河中下游地区(参考下图),虽然先后顺序相反,但与18世纪一样,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控制第聂伯河中下游流域和古克里米亚汗国的领地,两个时期的扩张思路完全一致。

参考上图,普/京原希望通过闪电战控制整个东乌克兰和第聂伯河中下游地区,但由于战争准备不足、战法落后以及对战争支撑能力不足等原因并未实现最初的战略目标,目前已经转为消耗战。现在媒体热传俄军的行动改为执行B计划,虽然我们不知道B计划的具体内容,但可以看到在基辅西北部的俄军已经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和散兵坑,说明基辅周边的俄军开始采取守势、基辅不再是俄军主要的目标;相反,自从俄乌战争打响的第一天开始,俄军就团团包围了赫尔松,目前已经占领了该城但乌军还在不断反攻,最终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而俄军调集重兵团团围困马里乌波尔,使出各种重武器进行猛攻,决心拿下马里乌波尔。当俄军控制了马里乌波尔和赫尔松之后,就可以对克里米亚半岛形成拱卫作用,再加上乌东地区,俄军也就控制了克里米亚汗国的故地以及第聂伯河的下游地区,亚速海成了俄罗斯的内海,这很可能就是俄军B计划要达成的战略目标。

如果俄军控制了克里米亚汗国故地和第聂伯河下游,意味着俄军已经实现了经过调整之后的战略目标(B计划),很可能会真心要求谈判。但如今的乌克兰人已经空前地团结起来保家卫国,绝不会放弃哪怕一寸土地,必然会全力反攻,克里米亚汗国故地和第聂伯河下游将成为俄乌两军决战的战场。

如果俄军能守住克里米亚汗国故地和赫尔松一线的阵地,俄军在地理和军事上依旧是本次俄乌战争的赢家(政治和经济上无论如何都已经是输家)。无论乌克兰在决战中是胜还是败,乌克兰都已经是赢家,源于通过俄乌战争已经让乌克兰人空前地团结起来保卫家园,让乌克兰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民主国家。只有赶走身边的强权,一个民族才能真正获得独立,这种独立即体现在领土和主权上,更体现在民族的独立精神和凝聚力上!

2022年,将是乌克兰民族精神上的独立元年!

1853年至1856年间爆发了克里米亚战争,前后经历了四年之久,这场战争的开始阶段也遍及多瑙河流域和巴尔干等地区,但最终回到克里米亚半岛进行决战,这是陆地强权俄罗斯与海洋强权英国以及法国、奥斯曼帝国进行的一场决战。今天的俄乌战争也是陆地强权与海洋强权之间的对决,除了普京个人之外,战争长期化符合其他各方的利益,对此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也就很可能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未来将在乌东至第聂伯河下游一线的战线上形成反复拉锯的态势。考虑到长期的消耗战不利于俄罗斯,特别是得不到来自外界的强援时,如果俄军守不住克里米亚汗国故地和第聂伯河下游地区,最终依旧要回到黑海上明珠——克里米亚半岛上进行决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86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