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瀑布之下,没有冤魂

到今天为止,本人尚不认为新冠病毒是十分严重的病毒。根据是,在现行的医疗体系可以正常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其致死率仅仅在1-2%左右,这是在**和伊朗之外的地区可以总结出来的结论。

虽然正常情况下致死率不高,却不等于新冠病毒不会大规模为患世界。其最大的威胁是,其传播方式极多,包括空气传播、粪口传播、母婴传播、物品传播,等等,潜伏期长,即便那些无症状的病人也具有传染能力,这就让新冠病毒的传播防不胜防,极其难以控制,甚至说无法控制。当病毒蔓延时,病患暴增,就会冲垮当今的医疗体系,当大量的患者无法得到及时救治的时候,轻症转重症的比例增长,死亡率就会上升。当这种情形出现时,一国社会就会瘫痪,经济就会窒息。

当一个重要的发达国家(这意味着它的部分产业站在全球产业链的最高端)发生这种情形时,就会导致全球经济体系的崩盘。

韩国具备了所有的条件。

第一,韩国政府不具有控制新冠病毒大规模流行的能力。

在新冠病毒爆发伊始,韩国ZF在边境管理上就非常值得质疑。

20日,韩国新冠肺炎病例为104例,到27日下午,7天的时间内就暴增至1766例,平均每天患者数量的增长率是150%。如果这种情形继续持续一周,患者数量将达到30173人,如果继续持续两周,感染数将超过惊人的50万人,不仅医疗体系将陷入瘫痪、大量患者因无法得到救治将转为重症甚至死亡,所有政治与经济活动都只能休克。到那时,即便按2%的致死率计算,死亡人数也会达到1万人!如果让病毒以现在的速度继续传播三周,患者数量呈现几何级数的上升是极其恐怖的,韩国就会爆发民族灾难。

现在,病毒在韩国传播最严重的三个地方分别是军队、医院和教会。军营居然成为病毒传播最烈的地方,文在寅这三军司令自然难辞其咎。医院是政府卫生部门管理的地方,总统也难逃责难。更重要的是,现在这种危机状态下韩国必须禁绝大型集会以防止病毒快速传播,可韩国的新天地居然还在首尔举行几十万人参加的大型聚会,文在寅不仅没有办法、也没有权威阻止,甚至连进行劝解的首尔市长和警察都被打伤。

文在寅领导的韩国,在病毒面前不堪一击,病毒会继续肆虐的前景很大。

第二,韩国经济窒息,足以让世界立即陷入大萧条。

韩国在电子产业处于全球最高端。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在去年三季度的调查显示,在NAND(闪存)领域,三星加上SK海力士等韩系厂商占比为45.1%;在DRAM(存储器)领域,三星和SK的占比高达72.7%。有些核心技术是日本都无法替代的。一旦韩国经济窒息,世界上超过一半的电子企业都将破产并爆发债务危机。韩国在化学、钢铁等领域也具有很高的水平,部分产品也具有不可替代性。

韩国之外,病毒还在日本、意大利蔓延,德国、加拿大已经要求居民储存食物和药品,而美国疾控部门认为病毒大流行已经很难避免,它们都处于全球经济产业链的高端。病毒在这些国家集体流行对世界经济的打击是灾难性的。

这意味着全球无数企业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集体破产,债务危机集中爆发。

欧美股市现在进行的瀑布式暴跌仅仅是第一轮的情绪性宣泄,当企业集中爆发债务危机之时,意味着政府和家庭收入的急剧下滑,全球债务链条出现集中断裂,那是经济和资本市场进入深渊之时。

一切都结束了,过去十多年人们念念不忘的金融产品,归零的时候就从今年开始!

为何说瀑布之下没有冤魂?因为自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就在依靠央行印钞,给ZF、企业和家庭加债务来推动泡沫繁荣,就注定了债务泡沫最终是集中破灭的结局,而新冠病毒,就是那根稻草。

德国加拿大要求居民储存食物和药品,这就是实物为王时代的开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86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