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瞄向未来的投资“红利”
201707/28

如松:瞄向未来的投资“红利”

 

阅 后 即 焚

中国经济增速的不断下滑,缘于以往的红利释放已经从高峰回落。

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从来都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战争时期,唯一受益的将是以军火生产为主的军工行业,这也是未来的投资“红利”。

改革开放之后的三十多年,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过程至少包含以下红利集中释放:

第一,当然是人口红利集中释放。由于劳动力数量和价格的优势,推动了城镇化进程,也快速地推动了商品出口。

第二,很多国家都曾经经历过人口红利集中释放的阶段,但并不能带来经济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制度红利的释放是更基础的部分。中国在经济领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民营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国企的股份制改革,土地承包制度,等等,极大地推动了生产效率的提高,这就是制度红利。

第三,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经济边界得到扩张。

第四,社会稳定,是经济发展的前提。

以上四个因素共同推动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其中尤其以第二个因素最为核心。

最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速的不断下滑,缘于以往的红利释放已经从高峰回落。

虽然今年以来欧元区、加拿大、澳大利亚的经济有所好转,但总体来说,近年来的世界经济增长很艰难,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2016年IMF多次下调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尤其是美国的经济增速被不断调低。

这表明旧的增长动力正在不断远去,而新的增长因素形成了吗?

世界各国都希望以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新能源应用等为主的新经济可以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的推动力。

如今,除了德国、日本、加拿大和北欧等国家的贫富差距比较小之外,以美国为首的其它经济体的贫富差距都很大。美国现在的贫富差距与爆发1929年世界经济大萧条之前的水平相近,这种贫富差距所构建的社会,显然无法持续稳定,阻碍经济发展。而主要的新兴国家本身在世界的基尼指数排名中就比较高(指数越高贫富差距越大),如果再考虑这些国家的贪腐问题严重、灰色收入的普遍存在(这些灰色收入很难进入正规的统计范畴),等等,贫富差距则更不乐观。

现在正在推进的智能机器人、3D打印、无人驾驶,以及互联网应用,都将让大量从事低端工作的人口快速地丧失传统的工作岗位,带来的必然结局是社会的贫富差距会继续恶化。当贫富差距恶化到一定程度之后,很多人就会难以生存,社会自然就会动荡。在动荡的社会,经济无法发展,新经济的发展也就难以持续。

互联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科技发明,但为什么在一些欧美发达国家,属于互联网应用范畴的电商、无人商店等经营模式无法得到快速的发展?从本质上来说,以信用为根基所构建的国家,更适合这些经营模式的发展,不能迅速发展的根源在于这些经营模式会破坏一个社会的稳定与平衡,会遭到社会(包括政府)的反击。所以,有这种想法之人,只能是慎之又慎。

或许有朋友说,这可以通过社会治理水平的进步,来为社会下层人士提供更多的保护,避免新技术所带来的破坏效应(任何新技术都是创造性破坏的过程)。可是,一些贫富差距严重的社会之所以形成,就源于等级的存在,不同的等级代表了不同的利益。主流阶层是既得利益者,又掌握着国家机器和法律的制定,让社会治理水平的提升非常艰难,很多时候都需要经历战争或动荡。一句名言说得非常形象: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所以,一般情形下,这会让通过社会治理水平的进步来化解新技术所带来的副作用成为小概率。

这决定了现在正在发展的这些新技术在民用领域的发展前途很不明朗。或者说,只能在社会治理水平很高、可以随着新技术的不断进步而提升社会治理水平的国家,才可能得到稳定的发展。而更多贫富差距恶化严重的国家,并不具备新经济持续发展的基础。

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从来都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我个人认为,随着这些新、旧经济模式的不断发展,一旦社会治理水平的发展滞后的国家,社会矛盾就会不断激化,进而遭到社会整体的反击,结局很可能并不美妙。建立在这些经济模式上的一些风云人物,前途也无法看好。

从历史上来说,以往的新技术,很多都从战争开始大规模使用。因为在战争中使用、发展新技术,不需要依托社会治理水平的进步。同时,战争时期,整个社会都会面临强大的生存压力,而如果国家战败,原来的社会矛盾更会集中爆发,这往往伴随着国家社会治理水平的进步。而社会治理水平进步之后所建立的新制度,就必须考虑到新经济的发展问题,会更适合新技术的发展,给新技术的发展奠定社会基础。所以,以往历史上很多重要的新技术,都首先大规模使用在战争之中,然后在民用方面快速发展。

新技术在军工和战争中的运用,就很可能是第一块投资“红利”。

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和地区央行通过大量印钞刺激经济增长,但结果是主要国家的经济增长都不如人意。这里的根本原因是生产力的发展趋于停滞,而不断印钞更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长周期的零利率和低利率货币政策推动资产价格高速上涨,对生产要素产生虹吸作用,阻碍生产力发展)。随着经济增长速度的不断下滑,过量的货币就没有对应的财富,货币的贬值压力就会不断显现。

货币贬值,就会推动各国的通货膨胀,世界经济就会进入滞胀时期。在大多数国家的贫富差距已经恶化的情形下,滞胀的发展就会带来社会动荡,由此所带来的矛盾就会集中爆发。

此时,最好的办法是通过改进社会治理模式,化解贫富差距。但在很多国家,既得利益者居于主导阶层,主导着社会的权力运行和法律的制定,它们会阻碍社会治理模式的进步。此时,国家的管理者为了掩盖自己以往对于国家治理的失误,疏导低下层人士的怒火,开启对外的军事争端就会摆在桌面上。

当一些国家开始准备通过军事手段化解内部矛盾的时候,任何偶然甚至微小的因素都可以导致大规模的战争。

通胀的发展是点燃滞胀进而点燃战争之火的基础性因素,因为它可以推动社会基本矛盾的恶化。

现在,通胀已经开始启动,通胀的“红利”已经扑面而来:

如松:瞄向未来的投资“红利” - niudaoblog.com

如松:瞄向未来的投资“红利” - niudaoblog.com

如松:瞄向未来的投资“红利” - niudaoblog.com

如松:瞄向未来的投资“红利” - niudaoblog.com

从以上技术图形上,澳元、加元对主要货币月线突破之后,回探20月均线不破,说明长周期的涨势已经成立。而从经济数据上,这两个国家也都展现了良好的趋势,比如:加拿大2017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达到了3.7%,这在发达国家中是近年来罕见的高水平,支持加元升值。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是发达国家中以生产大宗原材料为主的重要国家,澳元、加元的升值,就会带来其它国家进口基础原材料价格的上升(以它们的本币表示的价格上涨),最终就会将世界经济绝大多数经济体推入滞胀的境地。

所以,现在澳元、加元的突破性上涨(当然不能忘记黄金白银)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高通胀时代。高通胀自然就会带来高利率。

经济增长低迷、通胀不断发展导致人们的实际购买力增长下滑,贫富差距恶化让社会基本矛盾加剧,内部体制改革在既得利益阶层的阻碍下障碍重重,随之而来的很可能就是战争被摆到桌面上。

战争时期,唯一受益的将是以军火生产为主的军工行业,这也是未来的投资“红利”。

遗憾的是,和平时期的人口红利释放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给世界带来和平与安宁,但新技术在军工领域的运用、军工行业的发展所带来的红利只是投资的“红利”,给世界带来的是动乱与纷争……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