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半个地球的希望破灭之旅?
201703/28

如松:半个地球的希望破灭之旅?

 

去年三季度以前,很多国家掉进了流动性陷阱,欧、日、瑞士等国的人民不断提取现金,中国PPI不断走低,大家记忆犹新。

流动性陷阱这种模式是当今世界经济的噩梦,源于现在的经济增长严重依赖于货币增发(也就是依赖投资),依靠管理和科技进步推动经济增长的内生性动力严重不足。印钞推动经济增长本质就是旁氏骗局,当流动性陷阱出现的时候意味着投资变得没意义、骗局难以为继,这是大人们惊慌失措的根源。

3月10日说到,欧洲央行和美联储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打压通胀,那就是打压原油价格《如松:欧美日如同步收缩,最终的战火在哪?》,原油价格走低之后自然拖动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压制了通胀。后来又说过“不看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看多贵金属价格”,等等,现在看来,市场运行的似乎更加快速:

如松:半个地球的希望破灭之旅?- niudaoblog.com

如松:半个地球的希望破灭之旅?- niudaoblog.com

如松:半个地球的希望破灭之旅?- niudaoblog.com

在此,需要佩服美联储、欧洲央行对未来经济运行轨迹的洞察能力(我不认为是操控,因为未来半年的经济运行轨迹和重大事件,他们可以推断),最近,出现压制国际大宗价格展现跌势的主要原因包括:1,中国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增速环比放缓,这必然带来对国际大宗需求的下滑预期。前天,小船行长说:本轮货币宽松接近结束。给骆驼身上又放了一根稻草;2,川普政府的减税政策很可能会遇到很大阻力,医改未获通过加重了人们的担忧,这将有损美国经济增长进而削减对国际大宗的需求;3,美国原油市场份额扩大,出口增长。根据美国EIA统计数据,2016年美国原油出口量达52万桶/日,2017年1月增加到74.6万桶/日,2月前四周出口量更创下90万桶/天的历史新高,增长的速度非常快。这让6月份欧佩克延长减产协议的会议基本丧失了意义,因为他们无法容忍市场份额的不断流失。未来,欧佩克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的话语权将下降,甚至很可能成为一盘散沙,国际垄断组织的话语权下降,让原油市场出现充分竞争的格局。此时,有两间能源巨头也来添乱,英国飓风能源公司宣布,在苏格兰海岸北部设得兰群岛附近发现储量高达10亿桶的大型油田,这可能是本世纪英国海域被发现的最大石油储备,计划于2019年开始生产。西班牙石油公司Repsol宣布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北部发现储量12亿桶的巨型油田,是美国最近30年来发现的最大油田。一方面美国的页岩油在技术进步的推动下疯狂增产,新的油田被发现,欧佩克的限产协议失去意义,大家面临进行新的价格战以争夺市场份额的格局;另一方面中美的经济增长前景黯淡,让大宗商品价格承压。

美元走弱并不意外,虽然美联储在本月加息0.25%,但耶伦的鸽派言论完全表明她只能跟随通胀被动加息,不足以提振美元继续强势下去。而美国通胀上行的有些快,意味着美元资本投资收益率下降,压低美元的价值。川普减税预期受阻,经济增长前景黯淡,这意味着美元的资本投资收益率更没有保证,众多因素让美元指数承压:

 

如松:半个地球的希望破灭之旅?- niudaoblog.com

未来,反向因素会发生作用,因为大宗价格的下跌,意味着通胀预期受到压制,此时,美元的投资收益会有提升的预期。同时,美国原油出口份额不断上升,也会改善美国的贸易状况,这会对美元未来的走势产生影响。市场总是在不断地进行内在逻辑的微循环。

大多新兴国家,都是通胀型经济,通胀型经济的支撑在何处?在于各种价格要素的不断上涨,一旦价格下跌,会同时威胁债务和财政收入,让基本建设等投资活动丧失意义,这是这些国家惧怕流动性陷阱的深层次根源,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美联储在加息周期,一旦这些新兴经济体采取印钞的手段对抗这种流动性陷阱,就可能带来本币贬值压力急剧加大,让自己陷入货币危机之中。所以,流动性陷阱是通胀型经济体的巨大威胁。

经过2014-2016年的资本外流,新兴国家的外汇储备已经被削弱,外债偿付能力下降;同时,在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压力下,各经济体内部的利率已经上升、资金链已经逐渐绷紧,债务问题变得严重。

过去两个多季度,基于中国加杠杆提升对国际大宗的需求、特朗普的减税预期推动大宗的需求,让全球经济再现美好预期、暂时摆脱了流动性陷阱和债务威胁,一旦这种逻辑不再成立,希望就会再次破灭。

其一,大宗商品国特别是产油国将再次跌入黑暗之中。

随着美国原油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不断扩大,加上原油价格如若继续走低,将严重地威胁他们的财政收支。一旦减产协议无法延续(这是很大概率的事件),沙特很可能开启新的价格战,终归各国保证自己的财政收支平衡是头等大事,而且现在的价格战应该比当初还要惨烈,因为伊朗这个产油大国加入了战团。

委内瑞拉依旧处于动荡之中,正在开启面包战争。随着原油价格的下跌和委内瑞拉原油产量的不断下滑,马杜罗很有可能被军队赶出总统府,这是南美的惯例,因为那些吃不上饭的人民都很可能是军人的家人、亲属,如果军人的供给无法满足,马杜罗的大限也就到了。委内瑞拉的债务违约已成必然。

俄罗斯可以有今天,普京在2014年卢布危机之后的正确应对措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原油价格的再次低迷、2017年还债高峰期正在到来、国内爆发反腐游行让社会局势不再稳定,无论普京还是卢布的压力将再次加大。

尼日利亚、安哥拉、巴西、哥伦比亚、墨西哥等国的货币已经遭遇一轮猛烈的抛售,通胀基本都还尚处于高位,一旦原油等大宗收入下滑,再次遭遇困局是显然的事情,通胀之火也就会再次点燃。

阿塞拜疆马纳特在2015年底放弃盯住美元的政策、兑美元汇率遭到腰斩,哈萨克斯坦坚戈在2015年8月放弃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单日暴跌30%,这些国家本身就在债务危机之中,危机很可能加重。

中东的石油富豪国家也会面临威胁。上周二,因沙特财政赤字高企、外汇储备下降、资产负债表日益恶化,惠誉调降沙特评级至A+,展望为稳定。这是沙特自2016年以来第二次被惠誉降级。从2016年6月到2017年1月期间,沙特政府的存款减少2400亿里亚尔至8410亿里亚尔,这相当于2016年沙特GDP的25%。沙特2016年的财政赤字达到4160亿里亚尔,占GDP的17.3%,远高于其预算目标3260亿里亚尔。沙特的财政数据很不乐观,一旦油价下跌招致沙特的联系汇率无法持续,中东很多国家的联系汇率都只能解体。而一旦联系汇率解体,基本就会带来债务危机,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就是典型的例子。

违约,将不再是激动人心的事情。

其二,天朝的钱袋子也会担忧。

本来,在一些政策(供给侧改革、提升运价等)和加杠杆的共同作用下,通胀从去年10月份被推动起来,摆脱了流动性陷阱的威胁,1-2月的财政收入有可喜的改观。如若大宗商品价格再次步入跌势,通缩的阴影再次来袭,就会再次面临流动性陷阱的威胁,就会有更多的辉山乳业出现。此时,进行更多的“改革”措施自然是需要的,还可以限制进口(通过供给端刺激通胀),是否需要进入主动的货币贬值之旅?这既可以刺激通胀也可以改进国际收支,当然这是大人们思考的事,与小民无干。

如若这一轮大宗价格延续下跌,将比2014-2016年中的下跌带来的威胁更大,这是很多国家的希望破灭之旅。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