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中国立威!

2020年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和混乱的美国大选给世界带来的影响是极为深刻的!

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界上任何国家如果想在地缘政治中有所动作,都会偷偷望一望远方的美利坚,看看美国总统的眼神。如果美国总统瞪眼,多数都会立马偃旗息鼓。有个别胆大的也被干掉,最典型的就是伊拉克的萨达姆,通过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萨达姆回家了。

看到萨达姆的结局,估计大家心里都有数。

但经过奥巴马的八年和特朗普的四年之后,美国衰落的轨迹已经十分鲜明:

——美国是北约的龙头老大,以往各成员国都会看老大的眼色行事。但近年来土耳其几乎已经是肆无忌惮,购买俄罗斯S400,与同为北约国家的希腊制造了一系列海上争端,在难民问题上与欧洲国家针锋相对、直接打劫欧洲国家,不仅直接打脸欧洲国家,也不再理会美国这个北约老大。

——2019年9月19日,美军一架RQ-4A“全球鹰”高空长航时无人机在霍尔木兹海峡的国际空域作业时被伊朗的地对空导弹击落,这架无人机的造价约2亿美元。自从苏联解体之后,哪个国家敢于主动攻击美军在国际空域(或海域)从事作业的美国军事装备?但2019年发生了。

——特朗普在过去四年的执政中,不断撤出欧洲、中东等地区的军队,看起来是主动行为,实际是被动行为,因为美国的财政已经不堪重负,在欧亚大陆不断撤出军力就是必然。(2017年在功夫财经的课程《如松话投资——投资的精髓》中,曾经专门论证过美国军力必然会不断撤出欧亚大陆,立足点就是美国财政已经无法支持美国在欧亚大陆继续维持大规模的军事存在,现在已经得到验证)

虽然过去几年美国在欧亚地区的影响力在不断回落、军力也在不断撤出,但这种影响力的回落和军力的撤出都还是有序的、逐渐的。从2020年开始,美国在欧亚非地区的影响力将加速消退!甚至可以形容为跳水式消退!

第一,经过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打击之后,美国政府的财政负债率暴涨,已经无法继续维持美军在欧亚大陆的军事存在。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数据:2018年9月初,美国未偿公共债务总额为21.46万亿美元;2019年9月初为22.50万亿美元;2020年9月20日为27万亿美元。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数据,2020年美国的GDP为20.8万亿美元,以9月20日的债务数据计算,债务率将达到129.81%。

拜登在选举过程中充满疑问、并不具有充分的合法性,三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拒绝出席拜登的就职典礼就是铁证,这直接导致美国内部加速分裂,目前可采取的政策无非是大撒币、加税同时建立自己的威权(否则无法执政),现在已经提出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再加上去年四季度美国的财政赤字,美国债务已经处于高危状态状态。

到2020年9月,由外国和国际及区域组织持有的美国国债达5.87万亿美元,占美国当前GDP的27.5%,已经超过国际上通常认为的20%左右的安全警戒线水平。一旦美国政府继续撒币导致国际市场的信心崩溃,美元危机就会立即爆发!

事实上,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描述美国财政的危机程度,大宗商品价格正在快速上升,一旦开始推动通胀和美债收益率的上升,美国政府偿还债务利息的压力会急剧放大,债务危机随时都会像海啸一样爆发。

第二,拜登通过疑问手段进入白宫,让美国内部陷入更严重的分裂(特朗普时期就开始分裂了),在未能弥合内部分歧以前或未建立起足够的威权之前,就不具有对欧亚地区进行干涉的能力。

第三,拜登在国际舞台上是熟面孔,奥巴马和拜登时代的美国政府是“面瓜”的代名词,现在的拜登政府类似于奥巴马的第三任期,再加上大选过程中各种家庭丑闻不断曝光,让拜登在国际上也毫无威信可言,让美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更差。

任何一个帝国的对外干涉能力都主要取决于上述前两点,即财政支持能力和本国是否是否有强大的凝聚力,现在的美国这两点都不具备,再加上拜登的人设,这就决定从目前开始美国在欧亚地区的影响力、行动力会跳水式下降。

虽然短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美国对欧亚事物会以嘴炮为主,很难见到真正的实际行动,可以将现在的美国看成是“空壳”帝国。

可是,以往欧亚很多国家都是接受美国保护的,相当于躺在美国所提供的温柔乡中。这也是二战之后很多欧亚国家的经济可以快速崛起的根源,因为要建立自己的军工体系和国防体系需要巨大的军费支出,就会严重拖累经济增长。到现在,他们依旧不想从温柔乡中起身(这是人之常情),近年来美国与欧亚盟友之间的矛盾主要都是由此而引发。即便部分欧亚国家现在已经发现需要重建自身的军工与国防,也需要一个过程。

如此,当美国因债务危机、内部分裂导致失去对欧亚地区的大部分干涉能力之后,欧亚就留出了巨大的战略空窗。

这就是欧亚国家开始各自“跑马圈地”、抢占地缘战略利益的时候,是中国在亚洲进行战略扩张的最佳良机,这就是时与势。

所以,这是中国在周边立威的时刻:

——就在拜登于1月20日就职的次日,中国通过了《海警法》:

《海警法》中有下述表述“经警告无效的,海警机构工作人员可以使用手执武器”“海警机构工作人员除可以使用手持武器外,还可以使用舰载或者机载武器”。意思是说,如果再在我们的海域惹麻烦,海警可以直接开火!

《海警法》出台的背景是,2020年10月26日,驻日美军司令施耐德宣称,“日本和美国的综合作战能力可以用来运输战备部队保卫‘钓鱼岛’”。随后,日本就宣布使用自卫队“保卫”钓鱼岛。《海警法》的出台,肯定是对上述言论的一种回应。

这相当于东海海域进入了军事对峙状态。

——中华网1月24日消息,(观察者网讯)台湾1月23日防务部门信息,13架次解放军军机进入台湾“西南空域”,这是今年以来单日最大规模。

这是对台湾的警告,也是加强控制台湾海峡的信号。

——以前说过(1月20日《战台湾》),在印太战略中,印度、台湾(台海和东海)是焦点,是一种东西互相呼应的态势,一旦中国希望在东南沿海立威,必然会缓印度一侧的紧张局势。环球时报报道,24日,中印双方举行第九轮军长级会谈,上一次会谈已经在11月6日,相隔了80多天后双方再次坐在一起。这个新闻与东南沿海的一系列动作相吻合。

——另外一件事或许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中国要在东海、台湾海峡有所行动。

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来说,澳大利亚是极为特殊的,虽然澳大利亚是欧美发达国家,但向中国输出的却都是最基础商品,包括农产品(食品)、能源(煤炭和天然气)、原材料(铁矿石)等,这些基础商品的进口严重决定着中国的经济安全甚至国家安全。澳大利亚至中国的主要航线是:中国北方和东南沿海港口——日本宫古海峡(下图宫古岛旁的海峡)——加罗林群岛——所罗门海——澳大利亚。如果东海出现军事动荡,就会严重影响澳大利亚至中国的运输线,这会影响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所以就看到这样的现象,2020年12月,澳大利亚向中国直接出口的煤炭数量清零(不包括转口),相反,北边的近邻蒙古向中国出口的煤炭数量暴涨;中国也正在努力降低对澳大利亚铁矿石的依赖性;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农产品和食品正在逐渐关闭大门,等等。虽然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受很多因素的影响,但中国有可能在重整能源、农产品与食品、原材料进口通道,避免过于依赖东海航线。反过来说,这或许也在佐证中国最可能在东海、台海采取行动。

美国欲重建第一舰队驻扎新加坡(或菲律宾),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空母舰正拟长期部署在太平洋和南海地区,法、德的海军也正在不断调往印太地区,这些欧美海军的主要目标将是南海,因为南海距离大陆比较遥远,路基导弹对他们的威胁相对较小。但在东海和台湾海峡,大陆的路基导弹可以发挥出巨大的威力,欧美海军在这些区域会遭到巨大的威胁,很难有所作为。

同时,美国对欧亚地区的干涉能力处于快速下降的阶段,而欧亚各国重建军事和国防实力需要一个过程,在这样的窗口期内,欧美对中国的军事对抗能力处于最弱势的时期,短期之内,中国在周边的地缘政治争夺中会占有优势,具有执行扩张战略的能力。

中国已经进入了在亚洲“立威”的战略窗口期,东海和台海很可能就是起点,主要战术应该有两种:

第一,使用航空识别区不断进行挤压,当大陆军机进入台湾上空、而岛上空军不敢动作的时候,预计岛内TOU XIANG主义就会形成并不断蔓延,就有了统一的良机;

第二,下图中的钓鱼岛、台湾海峡内的岛屿、汕头下方(南方)的东沙群岛(处于巴士海峡的咽喉位置)在未来会成为热点,大陆有可能寻求由己方实控一处或几处岛屿,向台湾、日本施加战略压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76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