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说,中国与德国正在成为新的世界强权

“俄罗斯总统普京10月22日在莫斯科一个智库举办的视频会议上表示,美国与俄罗斯决定世界上最重要议题的时代已经过去,并指中国与德国正在成为新的世界强权。

普京在演说中称美国丶英国与法国在世界中的影响力正在式微,中国与德国的经济与政治实力却不断成长。普京提到,如果美国仍未准备好与俄罗斯讨论重要世界议题的话,俄罗斯愿与其他国家展开讨论。

普京称美国不能再用「美国例外论」来解决问题,他也针对美国的这项作法提出质疑。随着美国大选进入倒数计时,普京说他希望新的美国政府愿意在安全与控制核武等议题上,与俄罗斯展开对谈。

他在答询时说:我们不需与中国建立军事同盟,但理论上来说,这是个可以想像的可能性。”

要谈论亚欧大陆的局势就不得不说到两个国家,第一个是神圣罗马帝国,第二个就是清朝。

神圣罗马帝国是962年至1806年存在于西欧和中欧的封建君主制帝国,版图以德意志王国为核心,包括现在德国、奥地利以及周边地区(捷克、瑞士、波兰的西半部),在巅峰时期还包括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勃艮第王国(现法国东部)、意大利王国(现在的北意大利)等地。

这个帝国最大的特色是,初期是一个统一的国家,随后在大部分时间却是一个“徒有国家之名”、实际上是由“数百个更小的亲王国、公国、郡县、帝国自由城市、主教国、教会领地”组成的多国集团,或者说类似是邦联,帝国内部的各个小国都是各自为政。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数百年,到拿破仑一世的时候,邦联被强制解散,原本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退位,皇权并入了奥地利帝国。原有的疆域中,除了最强大的奥地利帝国和普鲁士王国之外,其余的所有小国被拿破仑强行装进法国的附属国——莱茵联邦之内,注意,邦联被拿破仑改为了联邦,意味着国家的集权程度提高了。

拿破仑战争之后,在1814年的维也纳会议上,又建立起由39个主权邦所组成的松散联盟——德意志邦联,再次提醒注意,联邦又被改回了邦联,内部各小国再次各行其是。从神圣罗马帝国中后期的邦联到莱茵联邦再到德意志邦联,刚好360度。

此时,英国已经率先开启了工业革命,德意志邦联各地区也陆续开启了工业革命,但基于邦联不是一个统一的大市场,工业革命的进程就比较慢。

1870年爆发了一场重要的战争,那就是普法战争,法国战败,为德意志民族的彻底统一创造了条件。1871年,德意志帝国建立,威廉一世加冕为德意志帝国皇帝,俾斯麦为首相,相当于彻底拿掉了联邦或邦联两个字,成为高度集权的一个帝国。此后的德国开始在欧洲快速崛起,或者可以说,欧洲大陆逐渐进入了德国强权的时代。

支撑德国在欧洲崛起的因素主要是两个:第一,普法战争中法国战败,德意志地区实现了真正的统一;第二,工业革命让德意志地区的经济与军事势力不断壮大。

德意志帝国的壮大,改变了欧洲的均势,与英法的矛盾加剧,直接导致了一战和二战。

二战之后,德国被肢解,战胜国的核心目的就是希望消灭德语区在欧洲大陆的强权地位,所以二战后的德国被美、苏、英、法分别占领,如果考虑到被分割出去的东普鲁士(现在分别属于波兰和俄罗斯的一部分 ),德国就已经被肢解的七零八落。与再次回到邦联体系似乎也没什么本质差别。

经过二战后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美苏英法占领区的德国再次实现了统一。

今天,德国(也包括奥地利、比利时、荷兰等传统上与德国联系比较紧密的地区)在事实上已经将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其它国家击溃了。一旦欧元区解体,德国等有坚实的财政基础,货币肯定会坚挺,但法国、意大利等国的财政已经破产(经过病毒冲击后更是如此),货币会快速贬值,导致德国与其它国家之间的经济体量差距急剧放大。欧元区作为一个整体存在,实际上掩盖了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衰落。所以,无论欧元区在未来是否解体,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都已经是德国的经济附庸。当欧洲多数国家成为德国的经济附庸之后,成为军事上的附庸就很可能是未来水到渠成的事情,因为军事必须依靠财政作为支撑!

经过二战之后七十多年的努力,德国事实上已经再次确立了自己在欧洲大陆的强权地位。

 

就在德国于1871年实现统一,开始建立自己在欧洲大陆上强权地位的同一时期,清朝也在亚洲建立起了自己的强权(暂时这么称呼)。德国通过紧跟英国开启工业革命在欧洲建立强权,而清朝一样是通过吸收英国、德国等的工业革命成果建立自己的强权。

1856年至1860年爆发了第二次鸦片战争,这场战争实际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延续。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之后,英国原以为凭借中英《南京条约》所规定的通商关系,可以迅速打开中国市场。但条约并未得到严格的遵守,再加之新上任的咸丰皇帝极度反外,1856年10月发生的亚罗号事件直接成为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导火索。首先是英法联军于1857年攻占了广州。此后由十余艘英国军舰、六艘法国军舰、三艘美国军舰、一艘俄国军舰组成的舰队于1858年北上大沽口。1960年10月,联军攻占北京并火烧圆明园。

鸦片战争之后,清朝开始痛定思痛,决定进行洋务运动,这场运动自1861年开始至1895年,持续35年。口号是“师夷长技以制夷”,在全国展开工业运动,引进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等国家的工业革命的成果。其做法大家会非常眼熟,“引进西方科技、将留学生派到西方、学习西方先进的公司体制(即股份制)和管理体制”(友情提示:这一段后面还会用到),等等。

基于清朝的国土面积和人口基数在亚洲处于绝对的优势地位,当经济实现了快速发展之后,军事势力快速上升,当时的世界霸主——英国认为北洋水师是亚洲第一水师,再加上工业化水平得到快速的上升,综合国力就得到明显提升,也可以说在亚洲开启了自己的强权时代。可惜,这个强权最终被证明是靠不住的,在日俄的打击之下不仅北洋舰队全军覆没,东北也曾被俄罗斯、日本分别割据。

如果说德国在二战之后经过四十四年的努力后才实现统一,此后逐渐建立起自己在欧洲大陆的强权。中国在二战之后就又经过了三年内战,然后又蹉跎了几十年,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核心是“引进西方科技、将留学生派到西方、学习西方先进的公司体制(即股份制)和管理体制”。基于中国的国土和人口优势,经济发展之后就推动综合国力快速提升,就又建立起普京嘴中的“强权”。

本次欧洲、亚洲强权的建立,实际是美苏冷战的结果。

为了进行美苏冷战,美国直接推动了战后欧洲的经济发展,而德国在二战之后的统一进程更是直接由美国所推动,这是德国在欧洲大陆建立强权的基础。

无论怎么说,美国与中国建交的主要目的之一是为了对抗苏联在远东地区的势力扩张,而中美建交无疑是中国进行改革开放的基础。

七十年代中期之后,美国遭遇了自己的难题,那就是美洲大陆的原油产量下降,很多传统产业就只能外迁,到了苏联解体之后甚至出现了加速外迁,在自己被削弱的同时,增强了亚洲、欧洲主要国家的综合实力,进一步推动了欧洲、亚洲新强权的建立。

一战二战时期,为了对抗德国在欧陆的强权,导致了英国衰落、美苏崛起的结果,现在的世界已经再次进入对抗时代,普京实际是在提醒美国,美俄必须谨慎选择,虽然普京嘴上说“美国与俄罗斯决定世界上最重要议题的时代已经过去”,但如果您认为他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这样的结果,那您一定是发烧了。他要么与美国建立新的战略关系,要么就是与德国或中国建立新的战略关系,目的是为了维护俄罗斯的战略地位。

但一块亚欧大陆要维持三个强权是不可能的,所以德国、俄罗斯之间在一战二战中最后都成了对手。而俄罗斯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过程中侵入清朝的东北。所以,如果您相信俄罗斯会是亚欧强权国家的坚定盟友,那一定是引“熊”入室。

德国要建立自己的强权,最终需要门口那家伙——英国投赞成票,基于英美在德国统一的过程中给予了德国最大的帮助,所以德国的未来还有极大的变数。个人预计德国不太可能走过去的老路(与英美和周边国家对抗),这是一个会在历史中总结得失的民族的合理选择——反思过去、走向未来。而中国要建立自己的强权也需要门口的“试金石”来检验——日本!

对于中德来说,这是新一轮的历史机遇,却需要努力避免陷入历史的怪圈之中……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76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