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世界经济进入萎靡期,美国也不例外!
201904/27

如松:世界经济进入萎靡期,美国也不例外!

中美贸易谈判正在抓紧进行,从所有迹象来看,特朗普现在也希望尽量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背后的原因不言自明。

欧元区2月份贸易顺差继续扩大,这是欧元区经季节因素调整后贸易顺差连续第五个月扩大,主要原因并不是出口增长快,而是进口增速萎靡。

而根据我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以美元计算,中国3月出口同比增长14.2%,进口同比下降7.6%。一季度,出口同比增长1.4%,进口同比下降4.8%,贸易顺差为763.1亿美元,扩大了70.6%。也是典型的内需不足的特征。

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最新汽车销量数据显示,4月前两周(4月1日至12日),国内乘用车日均零售销量为31329辆,同比下跌23%;乘用车日均批发销量33391辆,同比下跌30%,这说明内需依旧在下滑的轨道上。

 

特朗普为何着急签协议?

再看看美国,今年前两个月货物贸易逆差持续收窄,主要也是进口增长不足导致。1月,美国出口环比上涨0.9%,进口额环比下降2.6%;2月出口环比增长1.1%,进口环比增长0.2%。也是内需增长乏力的表现。

有些经济体内需不足的现象从去年就开始了,今年不过是继续延续而已。这都是次贷危机之后全球主要国家的央行用印钞推动经济复苏的结果,印钞推动了资产价格上涨,社会整体债务率上升,导致需求不足。

美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家庭消费(占70%),特朗普十分关注美国楼市与股市,一旦楼市和股市遭到重大打击,消费就会受到剧烈冲击(有经济学家的计算显示,美股上涨8%,美国消费约上升1%),美国经济就会陷入衰退。

1929年大萧条和2008年的次贷危机都是由资产价格下跌所引发,现在美国的楼市和股市的情形,同样不乐观。

先看股市,虽然美股去年底剧烈下跌之后,今年出现了比较剧烈的反弹,股指又回到了去年的高点附近,但明显出现了股指与成交量的背离。

▲上图是美股10天移动平均成交量走势图(蓝线),下图是标准普尔周K线走势。虽然股指再次回到了最高位附近,但成交却出现了剧烈的萎缩。

美股量价背离的走势从去年4月就开始了,至现在已经持续了大约一年,这反映的是流动性耗尽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死猫跳”的过程,一旦“死猫跳”的过程结束、开始见顶回落,其下跌将是风驰电掣的,这是股市投资人比较熟悉的常识。

再看美国楼市,成屋销售在今年1月以前的三个月连续暴跌。在1月以前的12个月中,美国成屋销售下跌8.5%,其结果是直接导致房价同比涨幅的连续收窄。

2月,美国成屋销售开始从低位大幅反弹,销售总数为年化551万户(1月是年化494万户)。分析员称,美联储暂停加息功不可没,但这种刺激作用的效果应该是短暂的。

虽然美国房价还在维持涨势,但也显示出了量价背离的现象。

当股市、楼市开始显示量价背离的迹象后,一旦转势下跌,美国家庭部门的消费能力就会受到剧烈冲击,美国经济增长就会面临严重的威胁,美国政府的债务压力将空前加大。

所以,特朗普现在做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努力推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希望扩大美国商品和服务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通过推动出口维持经济增长,进而可以给资产价格提供支撑力;

第二,不断向美联储开炮,要求美联储结束加息进程,进而采取更宽松的货币政策,给资产价格减压。

 

美国经济的“死猫跳”时间

然而,在欧洲、美国、中国的内部需求都不足的时候,如果欧洲和中国向美国敞开市场,就意味着自己内部的经济问题将加速爆发,因为这本身就是零和游戏或负和游戏。所以,相互之间谁都不会真心让出市场。

即便特朗普使用军事和政治等一系列手段打开了对方的市场,通过扩大出口缓解了自身经济问题爆发的时间,也会加速将对方推入萧条之中。

就像现在的欧元区,意大利已经陷入技术性衰退,德国经济也陷入了停滞,一旦欧元区向美国让出部分内部市场、美国出口增加,欧元区内企业的经营环境就会加速恶化(本身就处于内需不足的时期,企业经营环境就会更差),这会推动欧元区经济危机和债务危机的爆发。

而欧元区经济危机和债务危机的爆发就会严重打击美国在欧企业的盈利能力,也打击美国的对欧出口,最终必然将美国也拖入经济危机之中,就像1929年和2008年美国将欧洲拖入危机中一样。

如今,是美国经济与资产价格市场的“死猫跳”时期。以往我们知道一个最根本的规律是,印钞会导致通胀恶化,进而让实体经济走向死亡,津巴布韦、委内瑞拉都是通过加速印钞将自己的经济印入了坟墓。

美国今天的经济问题也是不断印钞所导致,只不过美国通过将海量印刷的美元导入资产价格市场掩盖了真实的通胀。但即便如此,今天美国的通胀率也是伪造的结果。

影子政府统计机构经营者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说,美国的CPI公式多年来一直在改变,目的是为了低估通货膨胀率。如果采用1980年的CPI公式测算,可以看到年通货膨胀率大约在10%左右(下图蓝线),而非现在的2%(红线):

同样,如果采用1990年的CPI公式测算,可以算出年通胀率大约为5%(下图蓝线),而非2%。

其实这很好理解,既然美联储不断印钞,就要为自己找一个印钞的理由,这个理由只能是通胀低迷,而制造通胀低迷假象的最有效手段就是伪造通胀率。

到此,很多人会笑话美国佬,其实大可不必。最近数十年来,哪个国家不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甚至有过之而不及,哪种价格涨得快,就会将其剔除出计算通胀的篮子或者压低其权重,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伪造通胀数据,为加速印钞找理由。

然而,有些经济规律是不可违背的,长期的真实高通胀就会透支全社会的购买力,导致购买力低下,内需不足,伪造通胀数据并不能改变这一结果。次贷危机之后世界主要国家央行的大印钞,终于将世界带到了需求萎靡的这一天。

特朗普赶得很巧,当选总统后美国经济和资产价格即进入“死猫跳”时间,一切都是命运。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