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被阉割的美联储,拿什么捍卫你的美元?
201811/27

如松:被阉割的美联储,拿什么捍卫你的美元?

7年前写过一篇文章说美元指数要走牛市,当时主要说的是美元指数,现在,在今天的局势下,我们从另外的一个侧面再看看美元的未来。

人们很关注汇率,其实汇率仅仅是一个相对的数字,反应的主要是各国之间的资本流动的状况。而且这个汇率和各国央行对自身货币的管理模式有关,比如,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利率普遍较高,但因为大多是不能自由兑换的货币,无论汇率的上升还是下跌都不能认为它们比那些可自由兑换的货币更有价值,源于它们形成汇率的内涵不同。从绝对的意义上来说,不同管理模式的货币不具有太多的可比性,可以归结为障眼法。

各国纸币相对于黄金的汇率才是具有绝对意义的。

当初的二战让美国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战争结束时,国债与GDP之比达到了122%,导致的一个直接的后果是美国国债收益率进入长期的升势(见下图。这是一个长达30年的升势)。这一过程实际是美国政府的去杠杆过程,美国政府的负债率持续下降,到1981年时,这一数字已经低于40%。

在此一定有人会说,是什么让美国政府必须连续去杠杆哪?难道不能让杠杆率稳定在90%、70%甚至50%吗?为什么要连续下降到40%以下?其核心就在于通胀的不断恶化,美元对黄金的汇率不断走低,导致美国政府只能不断被动去杠杆。美国政府可不是什么雷锋,不会有那么高尚的品德自愿去杠杆,因为还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由上图可见,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黄金价格开始快速上涨,一盎司金价从35美元最高涨至850美元,相当于美元贬值了23.28倍,以黄金表示的美元购买力最高下降了95.88%,这一周期就代表美元兑黄金汇率剧烈下降的过程。

事实上,即便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前的金本位时期,美元也一直在贬值,五六十年代爆发多次美元危机,实际含义就是美元对黄金的贬值,只不过欧美央行通过各种技术手段暂时掩盖了这种贬值。当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这种潜在的贬值压力剧烈地释放了出来。

换句话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上升周期,意味着美元的信用水平下降,与美元兑黄金汇率的下跌周期相对应。

这一时期,美国道琼斯指数的收益率也很低,尤其是七十年代的滞胀周期,几乎没有收益。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美元不断贬值,利率不断上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无论股市还是楼市的价格都会受到抑制,并不能对冲美元的贬值。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开始,直到1999年,金价不断走低,美元相对黄金升值,如果考虑到美元的购买力在此期间不断下降(每年都有通胀,导致美元购买力下降),黄金的购买力下降的幅度就更大。

2000年开始,黄金兑美元拒绝继续贬值,进入了一个恢复周期,此时,金价在2011年9月创出了1920美元/盎司的新高。

为什么说2000-2011年的黄金兑美元汇率仅仅是恢复哪?源于美国国债的牛市(收益率下滑)还在继续,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2016年。

这里的猫腻是:黄金代表的是一种信用恒定,但上世纪最后的二十年、一直在贬值的美元之所以可以兑黄金升值,源于这一时期美元还可以通过持续的加债务,掩盖了自己的真实贬值。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当然,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让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再次上升到高位,从40%以下一直上升到现在的100%以上。

从债务的含义来说,次贷危机与二战没有本质的差别,导致的结果都是美国政府的负债率剧烈上升。

今天又是什么时候哪?

这是最近48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图

 

这是最近五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图

如果说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升破长期的下降趋势线还不能作为大趋势已经逆转的佐证,那现在的收益率已经升破了2014年的高点,已经可以确认美国十年期国债30多年的牛市已经结束,将再次迈入漫漫熊途(收益率长期上升)。此时,美元兑黄金的汇率会再次步入真正的跌势。

在美国利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代表的是利率)步入升势的情形下,道琼斯指数也是没什么希望的。当然,如果全球爆发大规模的常规战争(类似一战和二战),美国政府的负债率毫无疑问将会再次上升,军工股的牛市是值得期待的,但这是另外一回事。

这一时期,还有一个另外的必然结论是美国政府必须去杠杆,降低国债负债率,否则国债收益率的不断上升将把美国政府逼向破产之路。这才是川普前些日子说‘我们要开始还债’的深刻内涵。当美国政府开始还债的时候,也不要去期待美股牛市,因为两者是正相关的关系。

这些都不代表美元指数的涨跌,因为它仅仅是一个美元对非美货币的相对概念。

最近,数字货币正遭到血洗,如果以前认真看过我在功夫财经所作的《如松看数字货币——区块链的未来》这一课程的人,应该就可以规避这一血洗的过程。前面的文章中还因此专门谈论过郁金香泡沫的破裂。但这还仅仅是开始,美国国债负债率已经阉割了美联储,让其丧失了很大部分的行动力,美联储和各国央行将进入漫长的失信过程,纸币也会遭到长期的血洗,只是血洗的方式稍有不同罢了。1929年大萧条、70年代的滞胀危机都是比较典型的血洗方式。

任何一个经济周期(2008年到现在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周期),最后上涨的一定是当时的“次级”资产,这些次级资产价格也会最先下跌,并引发危机。

七年前说美元指数要走牛市,今天要说的是,信用货币(所有纸币,当然也包括美元)一定是留给我们这代人最大的陷坑。

让未来去检验!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