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鹅毛时代
201809/27

如松:鹅毛时代

当欧美开始减税的时候,本人就说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只能加税,现在很多国家的税赋在快速增长。这是全球产能过剩和以往十余年来各国飞速印钞所带来的必然结果。

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在飞速贬值,如果您看媒体的说法,无外乎是美联储加息、川普开启毛衣战、各国国际收支危急等原因,但本质的原因在于各国内部本币发行太多(形成天量的债务)所导致。我们知道,货币高速发行形成巨量的债务,实际是ZF把将来很多年的收益借到现在花光了,当无法继续借将来的收入的时候(债务危机),ZF能怎么办?要么直接在鹅身上加税,增加自己的收入;要么就是继续印,加速拔鹅毛。

虽然目的是明确的,但怎么即拔毛又让鹅快活,就是每一家的技术,这是技术专家们大显神通的时代。

既然是各显神通,就注定加税的方式是不同的:

第一类是加征关税,以提高进口关税为主。

2月1日,印度上调部分进口商品关税税率,并于2018年2月2日正式生效。主要包括:一,对进口产品征收10%的社会福利进口附加税(这是对所有进口商品进行普征,创造这个美好名词的人应该得到奖励);二,提高进口食用植物油、部分劳动密集型产品、塑料塑胶产品、手机和零部件、液晶显示器、汽车零部件等商品的关税。上周三,印度钢铁部已提议提高钢铁进口关税。

9月19日,老朋友巴基斯坦的新总理伊姆兰•汗(ImranKhan)宣布,巴基斯坦将提高5000种商品的进口关税、削减基础设施项目支出,以平衡其预算。巴基斯坦财政部长阿萨德•奥马尔警告巴基斯坦已“处于危机的悬崖边上”,并宣布对高收入者加税,对工薪族来说,年收入超500万卢比(合4.15万美元,月收入约2.4万人民币)的,所得税率将从15%升至25%;对非工薪族来说,年收入超500万卢比的,所得税率将升至30%。

进口税率的提高,会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升,降低了人们收入的购买力,这是加税的典型手段。

当然,世界各国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毛衣战,就在人们乐呵呵看热闹的时候,进口商品价格上涨了,“税”悄悄爬到了自己身上了,鹅毛欢快地拔走了。

第二类是内部“挖潜”,提高税收

一种是直接加税,比如:2018年5月25日,巴西卡车司机持续举行全国大罢工,抗议燃料价格上涨,多地出现用油危机。因为燃料是最基本的生产与生活资料,每个人都要分担不断增长的燃料税。虽然当今的国际油价与2006-2007年相近,但很多国家的本币油价已经远高于那时,“桶贵了”是一种普遍现象,“桶”就是加税的手段,因为“桶”在巴西ZF手中。

但用“桶”加税太粗鲁,达不到让鹅欢快的目的。

另一种是间接加税。比如,将一些国民经济的支柱行业收归国有,这就形成了更多的垄断价格,从而实现垄断利润,这些垄断利润就可以进入财政。

南非的同志们勇于探索,直接把白人的土地没收了,土地这个行业,应该是最重要的行业,向勇于探索的南非同志致敬。

这些做法虽然让部分人不快活,比如被没收土地的白人,被国有化的老板,但很多黑人和草民是开心看戏的,鹅欢快了。但土地和这些行业被垄断的时候,鹅毛也被拔走了。

第三类加税是更粗鲁、更粗暴的方式。

通过提高商品价格加税太麻烦,直接印钞是最省事,也最直接。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一个很独特的经济理论。去年10月,土耳其的年度核心通胀率就达到了11.8%,为13年来最高水平。按照传统经济学观点,土耳其央行应当大幅加息来抑制通胀过快增长。然而埃尔多安却认为,高利率是导致高通胀的罪魁祸首,甚至将加息、降息上升到了郑智的高度,说不降息“等同于叛国”,土耳其央行行长注定只能到局子里面吃饭了。埃尔多安的首席顾问之一还发表专栏文章对埃尔多安的“理论”进行论证,最终的结论是:“在土耳其这样的国家,推高通胀的最大因素就是高利率,用加息来遏制物价无疑是“火上浇油””。

不服不行,也不敢不服,如果你有疑问,建议去问局子中的央行行长。

根源在于利率这个玩意,最终取决于基础货币的数量,加息的时候就需要严控基础货币的发行,而降息的时候就需要加速发行。当加速发行基础货币的时候,埃先生就会得到很多的财政收入(渠道太多数不胜数),建立起自己大帝的地位。埃尔多安你先生有必要创造独特的经济理论,因为可以让土耳其鹅欢快一些。带来的后果就是土耳其里拉不仅在历史上创造笑话(曾诞生2000万元的纸币),现在依旧属于笑话家族的一员,英伦的卓别林先生如果到了土耳其也会郁闷,哪有这样抢饭碗的?

土耳其是很有特色的国家,最不缺的应该是钱。当初的2000万元纸币,在2005年1月1日被一次性去掉了6个零,相当于今天的大约3.3美元,这就是当时两千万富翁在今天的身家。

在埃尔多安先生的理论指导下,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从去年10月的3.7894:1贬值到现在的6.17:1,贬值幅度达到38.5%

也有很多人愿意把货币贬值当成笑话看待,估计很多土耳其鹅们也是这心态,咱又不去美国,那个比值和咱无关。就在人们开开心心之中,鹅毛欢快地被埃尔多安先生拔走了。贬值的背后是埃先生多印了钞票,他兜里增加了很多钱,但物价上升导致土耳其鹅收入的购买力下降,实现了购买力的转移。

欢快的鹅,被拔走了鹅毛。

埃先生是这一行当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因为有自己的“理论”,那些没理论的也没闲着,委内瑞拉、阿根廷、巴西等都是三好学生。

这是个属于鹅毛的时代。很多人会骂别人(埃尔多安等人),其实把你换到埃尔多安的位置,估计也会干一样的事。因为在次贷危机之后,各国央行以癫狂的速度加印钞票,意味着以最大的限度透支未来,当无法继续透支(债务危机)的时候,您怎么选择?拔鹅毛就是唯一,技术上的差别只是谁能让鹅更欢快一点而已。

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天天想着拔鹅毛,小民就会走向贫穷,就不可能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只有那些保护鹅的国家才有可能迈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这是最终的逻辑关系。

鹅毛虽轻,关系重大。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