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俄乌战争,是烧向这些国家的一把野火

我们知道前苏联是工业基础十分健全也十分强大的国家,具有比较完善的汽车、冶金、电子电讯、化工、机械、钢铁、建材、矿业开采等轻重工业体系,二战时期其工业产值就已经占到世界的17%左右(2010年中国制造业产值全球占比约为19.8%,美国约为19.4%),苏联在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之上建立起强大的军工产业和航空航天产业,这是与美国进行美苏对抗的基石。

但苏联解体前后一场恶性通胀让这些工业基础几乎丧失殆尽,下表为苏联解体前后俄罗斯的通胀率,以至于今天的俄罗斯已经是主要依靠油气和原材料出口为主的经济体,工业产值在世界上的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工业发展水平也已经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只是继承了一部分苏联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军工产业。

为什么一场恶性通胀可以给俄罗斯(前苏联)带来如此巨大的损失?

工业化的持续推进必须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

或有人会说要建立在资本、技术、市场需求等基础上,还必须有比较充足的劳动力供给,等等,这些说法都对,但很可能不是最基础的,工业化必须建立在稳定的农业基础上,农业是人类社会不断发展的基石,也是工业化的基石。

第一,食品需求是人们最基本的需求,只有食品需求得到保证之后,人们才有能力追求更高的生活水准,才会去购买汽车、电器、电子产品等工业品,才会购买保健服务、金融服务等服务产品,工业与服务业才会得到发展。

一个吃不饱饭的人不会去购买工业品和服务产品,一个吃不饱饭的社会无论工业还是服务业都难以产生和发展。

这是常识不需要解释。

第二,以食品、燃料等生活必需品为推动力的通胀一旦飙升到恶性通胀,社会就会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当生存危机爆发时全社会的所有资本、人力和其它资源都会被迅速虹吸到必需品领域(终归生存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此时流入到工业和服务业的资本、资源就会迅速萎缩以至枯竭。源于生存危机爆发意味着居民失去了对非必需品的购买力,让工业企业和服务业失去了销售收入,流入到工业和服务业的资本、资源就会迅速枯竭之。最终,当恶性通胀持续到一定阶段之后工业基础就会被废弃。

 

所以,一场恶性通胀让前苏联地区从一个强大的工业化社会来到了以出口油气和原材料为主的社会,工业基础几乎丧失殆尽。委内瑞拉在本世纪初期也具有自己的工业体系,经过长达十年恶性通胀后即便最为强势的石油产业都已经严重萎缩,工业体系也几乎丧失殆尽,农牧业也高度萎缩并成为饥饿的代名词。

无论对于任何国家,恶性通胀都足以摧毁该国的所有产业。恶性通胀越猛烈、持续的时间越长,对工业与服务业的破坏就越彻底。

也因此,发达国家非常关心食品支出在居民总支出中的占比,这个占比越低,说明工业、服务业在稳定前进,经济在稳步发展;当这个占比开始升高时,意味着人们开始压缩对工业品、信息产品、数字产品和服务产品的购买,危机开始出现,工业和服务领域的债务和就业就会暴露问题,这就是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

目前,发达国家的家庭食品支出在总支出中的占比一般在15%以下,这是一个异常敏感的指标。

俄乌战争爆发之后,人们已经看到美国、日本、英国、加拿大、欧盟等众多欧洲国家、叙利亚等亚非拉国家都已经以不同的方式卷入了战争,要么参与了对俄罗斯的金融与经济制裁,要么以向乌克兰、俄罗斯支援资金、武器或人员等方式参与了战争,其实,还有更多国家以另外的方式更深度地卷入了这场战争。

第一,俄罗斯是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国,是全球第四大天然气出口国。欧美已经将俄罗斯银行移除出SWIFT以对其进行金融制裁;德国已经与卡塔尔签订了天然气供应协议有望取代大部分俄罗斯输往德国的天然气,德国已经公告将在今年摆脱俄罗斯的煤炭和石油;美英已经禁止进口俄罗斯油气;其他欧洲国家预计也会快速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大量的欧美国际企业正在集中撤出俄罗斯,这些标志着俄罗斯的出口收入和经济总量将出现剧烈收缩,国际收支平衡和财政收支平衡会被迅速打破,一场恶性通胀已经无法避免,这必然会造成俄罗斯油气产业的长期衰退。以目前俄罗斯在全球能源市场上的地位,再考虑到去年开始全球的煤炭和天然气供给就已经处于危机状态,这必然会导致全球的能源危机不断发展。

第二,乌克兰是全球第二大谷物出口国,目前已经宣布禁止小麦、大麦、玉米、糖等农产品出口,也禁止了肥料出口。乌克兰农业部长已经发布声明说,乌克兰一半以上的耕地今年因为战争已经无法耕种。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肥料出口国(俄罗斯钾肥出口量占全球出口总量的27.5%左右,尿素占全球出口总量的14%左右,均居世界第一),也是重要的全球谷物出口国,目前俄罗斯已经宣布禁止谷物和肥料出口。

在俄乌战争之前,全球肥料市场已经因煤炭危机和天然气危机而出现了供给危机,比如,欧洲最大的天然气和化肥公司之一、挪威化肥生产商Yara的氨和尿素的产量已经因天然气价格和供给问题而大幅减产,目前的产能将仅为正常产能的45%,由此可见欧洲尿素的总体供给状况。中国是全球尿素生产第一大国,但因煤炭供给问题也在限制尿素出口。由此可见全球的肥料市场在俄乌战争爆发之前就已经处于严重的危机状态。

上述要表达的意思是,国际肥料市场原本就处于危机状态,现在俄罗斯、乌克兰均禁止肥料出口,钾肥重要的出口国之一——白俄罗斯的肥料也无法出口,这将造成全球谷物的严重减产。央视客户端报道说,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将减产50%,我怀疑这个数据的真实性,但无法找到原始出处。无论这个数字是否可靠,因肥料短缺必定造成全球谷物出现明显的减产,再加上乌克兰和俄罗斯对谷物的出口进行封锁,必然会导致农产品的供给短缺。

更重要的是,农产品的短缺已经开始,这是最现实的。

乌克兰和俄罗斯占全球葵花籽油出口市场的一半以上,到本周,有报道说欧洲的库存只能够应对未来一至两周的需求,随着葵花籽油首先出现短缺,欧洲必然开始挤兑油脂市场。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植物油价格指数正在加速上涨,这是挤兑的结果。

专业农业ETF公司Teucrium的首席执行官Sal Gilbertie说:“小麦库存不足是一件大事,你将看到全球数十亿人可能买不起食物。”

黎巴嫩的小麦进口主要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这周有爆料称,由于这两个国家限制出口,黎巴嫩的小麦库存仅够支撑一个半月。

希腊已经对葵花籽油和面粉限购。

国际小麦市场的短缺已经箭在弦上。

同时,您只要百度一下相关话题就会发现有十几个国家已经紧急限制农产品出口,大家都开启了自保模式。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2日说:饥饿正在袭来!

因此,能源和食品价格的大幅上涨甚至能源和食品危机不是会不会出现的问题,而是已经爆发。

我们知道,前苏联解体之后经济全球化开始加速推进,带来的结果是全球的工业化(城镇化)水平的加速推进。由于此时欧美已经完成了工业化,这一时期工业化进程最快的就是亚洲国家,此外还有部分南美、非洲与东欧国家。这也让亚洲国家成为这一时期的赢家,成为当今时代全球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但如此一来也也带来了一个副产品,那就是相关国家的能源与农产品的对外依存度不断提升,以东亚国家最为严重。

俄乌战争的爆发导致能源危机和食品危机,就会推动能源、农产品净进口国的通胀出现跳升,当人们的总支出中能源与食品为代表的必需品支出暴涨时,对工业品、对房屋的需求、对基础设施的需求就会受到严重挤压,就会出现:

不会有人再关心房子,房地产泡沫时代结束;

工业品需求萎缩,工业化进程受阻甚至倒退;

基础设施过剩,爆发债务问题;

等等。

很可能导致的后果就是打断这些国家经济全球化以来的工业化进程。

一旦不幸因能源危机与食品危机引发比较长时间的恶性通货膨胀,就会遭遇类似苏联解体那样的过程,丧失过去所建立起来的大部分工业化成果,出现集中返贫的现象。

我们可以从一个更大的视角来观察俄乌战争,二战之后随着中东和前苏联地区能源产业的快速发展,以及建立在高能源投入(化肥、电力、燃料、农药是能源向农业投入的表现方式)基础上现代农业的高速发展,充沛的能源与谷物供给就支撑了亚欧地区的工业化进程。当俄罗斯的能源陷入衰退、谷物供给遭到危机之后,亚欧大陆继续工业化的基础就会受到严重的冲击,很可能会陷入衰退。

所以,俄乌战争是全球经济的一个历史性拐点。

今天的人们已经看到俄罗斯、乌克兰、欧美国家、叙利亚等众多国家已经卷入了俄乌战争,这是比较片面的,那些能源或谷物的净进口国(绝大多数亚洲、欧洲和非洲国家都在其中)卷入的程度更深,只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

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

能源与谷物,在过去的很多年人们都认为是廉价、易得的商品,但俄乌战争后将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瓶颈,这不仅是欧亚各国经济社会能否继续发展的核心问题,还是过去的工业化成果能否保有的关键要素。

俄乌战争,是烧向能源和食品净进口国的一把野火。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66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