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大萧条,露头

据澳洲媒体报道,周一,悉尼和墨尔本申请福利的长龙让人想起了大萧条,在前所未有的需求(福利需求)飙升中,Centrelink的网站崩溃了,电话被打爆,这些等着钱花的人得等待一个月才能得到每两周1100澳元的失业救济。

当地银行业和预测业的资深人士告诉《悉尼先驱报》和《时代报》,它们分析认为失业率会达到15%甚至更高。这个水平的失业率意味着200多万澳洲人失业,这将是1932年以来最高的失业率!也有报道指出,加拿大的失业人数也已经达到100万人。

澳洲是信息十分透明的国家,任何蛛丝马迹都会在媒体上被报道出来。事实上,有很多国家都已经进入整个国家破产的预备状态,它们的问题比澳洲加拿大严重的多。当地时间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发表声明说,有近80个国家正在向IMF提出资金申请,IMF正在大规模扩大紧急融资。说明这些国家一旦无法获得融资,至少有相当一部分将无法偿还国际债务,这就意味着国际债务违约。而国际债务违约爆发所导致的一个必然结果是本国货币的汇率暴跌,通胀暴涨,整个国家的贫困状态迅速加剧。

这从阿根廷2002年爆发的债务危机可以得到体现。2001年,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为1:1,到2002年12月12日,暴跌至2.48:1。也就是说在一年的时间内,所有(注意是所有,无人可以例外)阿根廷人的财富蒸发了60%。很多人对这个数字或许不甚理解,就用俗话来解释一下。假设2001年一个阿根廷人的月收入是1500比索(即1500美元),除了基本生活支出1000比索(即1000美元)之外,尚有500比索的结余,生活的还算滋润。到了2002年底,1500比索只折合605美元,只够维持18天的生活(605/(1000/30天)),剩下的12天只能饿肚子,这就是最简单的贫困化过程。为何月收入同样是1500比索、但个人生活状态的差异却如此之大?缘于随着比索汇率的暴跌,物价暴涨,个人就从月有结余500比索(500美元)过度到了每月需要饿肚子12天,这就是全体国民贫困化的过程。

造成2002年阿根廷国民整体贫困化进程的,就是2001年阿根廷开始爆发外债危机。换句话说,现在有近80个国家都在面临当初阿根廷那样类似的危机,都在剧烈贫困化的高崖上、等待跳下去。

自从次贷危机之后,世界各国央行都在极力通过低利率、QE给政府、企业和个人加债务,很多人会认为这种债务会以平稳的方式落地,这是幻想!

现在,全球所有国家的失业率都在上升(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例外)、有些国家走在整体破产的路上,多数人就会走在贫困化的进程中,当12天都要饿肚子的时候,他们就只能进行个人债务违约,导致金融机构的坏账不断累积、流动性紧缩甚至破产,债务危机就开始猛烈爆发。现在澳洲加拿大失业率上升和近八十个国家出现外债危机,本质只是让债务危机露头而已。

如今世界各国最突出的现象就是债务深重,无论政府、企业和个人都是如此,有些国家的人们更出现债务少了不敢说出口的奇怪显现,似乎债多是一种“荣耀”。当越来越多的国家因失业率上升爆发债务危机之后,就会带来一个更严重的问题:经过经济全球化之后,世界上有很多国家在初级产品(原油、农产品等)方面形成了很高的对外依存度,本国爆发债务危机之后,意味着本国外汇储备的流动性枯竭,对外失信又失去了继续对外融资能力,这就会丧失进口能力。此时,各种基础商品因供给出现缺口就会导致价格暴涨,通胀失控,利率快速上涨,个人付息压力急剧加大,最终就推动更广泛的违约潮(原来财务状况比较好的那部分人进入违约程序)开始了。现在,各国央行都在极力宽松货币,实际上是给未来埋下的伏笔。

有些国家已经未雨绸缪开始限制农产品出口(哈萨克斯坦限制11种农产品出口),实际是为未来埋下伏笔。因为谁都不想因为农产品供给不足而导致社会失控,必须保证自身有充足的供给以压制通胀的动力。这会进一步加大基础商品进口国的危机。

绝大多数人会认为本轮危机是一轮短促的危机,一个季度就会结束。从经济运行上进行分析,这种可能性比较小,很可能是两三轮危机复合在一起,但未来各国之间会出现明显分化。现在澳洲加拿大的失业上升和近八十个国家集体向IMF求救,只是危机露头的过程。从疫情的传播来看,也很可能意味着危机不止一轮,因为新冠病毒出现二次、三次爆发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是一场持久战。

这才是央行在次贷危机之后央行大放水给政府、企业和家庭加债务,当债务爆发之后的结局。

在此只是希望告诫所有人,债务泡沫破裂导致的大萧条不像是很多筒子所说、所想的那么简单,朋友们需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和精神准备,做到有备才能无患。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66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