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英雄,英雄,何来英雄?

以前写过,三国时期蜀国的灭亡实际是自找的结局。长期的高通胀就会导致民不聊生,当外敌侵入时各地的城池就会不战而降。邓艾偷渡阴平之后只有即丧失了补给能力、也失去了战马的万把兵力,可蜀国内地(不包括姜维统领的)在当时还有十几万人马,如果各地坚守城池,或出击或坚壁清野,邓艾虽然是名将,但要想灭掉蜀国也是很难的。可邓艾所到之地,蜀国城池开城投降,即为邓艾补充了粮草,更补充了战马,这是导致蜀国灭亡的根本原因——因为它已经丧失了民心军心。

当一个国家失去了民心之后,灭亡是无法避免的结果。以往一些《三国演义》的读者为蜀国不能恢复汉室而遗憾,诸不知蜀国是自己灭亡了自己,您又遗憾什么?

东吴在孙权当政时期人才鼎盛,雄踞江东,虽然孙权后期疑心比较重,但抹杀不了孙权的功绩,在潘濬的发掘和使用上足以说明孙权的贤明。

潘濬(一作潘浚)(?-239年),字承明。武陵郡汉寿县(今湖南汉寿)人,是蜀汉大司马蒋琬的表弟。209年,刘备领荆州牧,任命潘濬为治中从事。治中从事只是州刺史麾下的佐官,主要负责文书的管理,可见未受重用。211年刘备入益州,将潘濬留下继续担任荆州治中辅佐关羽,由于二人不和,潘濬自然也不得志,关羽的性格大家都知道,二人不和的原因也不难判断。

219年,趁着关羽发动襄樊之战的时机,孙权派吕蒙等人袭杀了关羽,从而占领了荆州。关羽的手下基本都归降了孙权,但潘濬却不愿意背叛刘备,居家当隐士。孙权亲自登门拜访,多次诚恳请求之后,潘濬才选择归降东吴,被拜为辅军中郎将。之后,潘濬在东吴平步青云,夷陵之战后升迁为奋威将军,封常迁亭侯,229年孙权称帝,任命潘濬为少府,进封刘阳侯,后迁任太常。在汉朝,太常为九卿之首,职位只在三公之下,可以潘濬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东吴重臣。

来到东吴之后,在孙权手下潘濬的才能才得到充分的发挥,从籍籍无名的辅军中郎将,最终成为九卿之首的太常。步骘曾说:“丞相顾雍、上大将军陆逊、太常潘濬,忧深责重,志在谒诚,夙夜兢兢,寝食不宁,念欲安国利民,建久长之计,可谓心膂股肱,社稷之臣矣。”顾雍、陆逊在东吴的地位无人不知,潘濬与他们并列为东吴的股肱之臣。

235年,潘濬的表哥蒋琬升任蜀汉大将军,有东吴官吏传言潘濬派遣密使联络蒋琬,打算投奔蜀汉。对此,孙权不仅完全不相信,还把上奏的官吏免职,这就是孙权。

从潘濬一人的身上,就可以看到后期人才凋零的蜀国为何会在三国中首先灭亡,也可以看到孙权为何可以雄踞江东。

孙权死后的十二年,是孙亮、孙休、孙和当政,但由于当政的时间都不长,对东吴的影响都不大,再加上这时还有孙权打下的老班底,东吴依旧有能力与北方对抗。孙皓于264年即位,他终于将东吴的天下“送”给了晋国。

东吴据江东,从综合实力来说并不如魏晋,当蜀国灭亡之后,差距更大。只有勤修内政,像孙权一样发掘启用人才,才有可能继续与北方对峙。但孙皓喜怒无常、残暴无道,人心逐渐离散,东吴的国运快速衰落。

当时,陆抗是东吴头号名将,羊祜是西晋头号名将。

公元272年8月,步阐受孙皓征召作绕帐督,前往京城建业。步阐一家自父亲步骘开始,经过兄长步协,到步阐三人在西陵共有四十馀年。步阐接到命令要他离开西陵,感到非常不安,害怕是自己有过失,又怕是有人在孙皓面前诬陷他,对自己不利。根源是孙皓喜怒无常,举止毫无规律,杀人随心所欲,让东吴很多人都有这种心态。步阐惊恐之下,派人快马飞报晋国,宣布请降。西晋大喜,不仅得到一员猛将,还带来了可观的“嫁妆”。西陵就是当初的夷陵,222年,陆逊曾在此火烧连营七百里,大败刘备后改名西陵。而占据西陵就可以顺流而下,直指东吴都城建业。司马炎为接应步阐,派出的统帅就是西晋头号名将羊祜。孙皓得知叛变大惊,派出的统帅是东吴的头号名将陆抗。

陆抗是孙策外孙、陆逊之子、这时吕蒙、陆逊已死,陆抗是东吴最后的屏障。这一仗如果东吴战败,晋军就可以顺流而下直指建业,东吴面临灭国之危。

羊祜的兵力有8万人,沿着长江由西向东分成三路,东路徐胤,率水军攻打建平;中路荆州刺史杨肇,率军进攻西陵力图与步阐汇合;羊祜亲率5万人作为西路军进攻江陵。陆抗率3万人马先行到达西陵后,立即命令各军筑造高峻的围墙,对内围困步阐,对外抵御晋兵。杨肇率领的中路晋军先行攻击以接应包围圈中的步阐,但被吴军击溃,杨肇半夜带兵逃走。徐胤率领的东路军在听到杨肇兵败的消息后也只能后撤。在两路晋军被迫退兵的同时,陆抗并没忘记处于自己包围圈中的步阐,又迅速攻破了步阐固守的西陵。这有点像砍瓜切菜,这就是东吴第一名将的才能。

然后轮到羊祜率领的主力军出场,但其作战动机却已经被陆抗看的一清二楚。江陵北有条河流进入长江,陆抗命人兴建大坝阻断水流,大水全部涌向江陵城北边,成了一片汪洋。西晋全是陆军无法作战,羊祜无奈只能调来船只,准备从水上进攻。但羊祜却对外放出烟幕弹说:我要去破坏大坝,等江陵城北大水退尽,变成陆地之后指挥陆军大举攻城。

没料到的是,陆抗识破计谋,毁掉大坝,大水退后江陵城北成了沼泽地,船只无法前进,陆军也无法进攻,羊祜只好撤退。

此后就是西晋与东吴对峙阶段,一边是陆抗,一边是羊祜,还是老对手。羊祜步步为营,以修筑城寨的方式不断扩大晋的疆土,同时又对吴地军民施以信义,不断动摇吴军将领的忠诚。他的做法在吴地发挥作用,多位吴军将领降晋,吴地人民对羊祜心悦诚服,尊敬地称其为“羊公”,而不称其名。连陆抗也称赞羊祜的德行,“虽乐毅、诸葛孔明不能过也”。

两人对峙期间最有名的故事是陆抗重病,羊祜派人送去良药,部下怕药中下毒,劝陆抗不要吃,陆抗服之不疑,并说:“羊祜岂鸩人者。”

双方经常打猎,属于晋军一方的猎物,即便落在了东吴的境内,陆抗也叫军士送回。晋军怀疑这些猎物有毒,羊祜却毫不怀疑,放心食用。而落在晋军境内属于东吴的猎物,羊祜一样派人送还。

274年,陆抗病逝。此时,羊祜已老,278年12月27日羊祜病重临死之前推举杜预担任镇南将军,讨伐东吴,东吴灭亡。

步骘曾担任吴国的丞相,步骘和步协、步阐父子长期辅佐东吴,这样的人都背叛东吴,可见孙皓失德已经导致人心离散。在陆抗与羊祜对峙的过程中吴军将领和军民降晋,也是孙皓所作所为所结下的果。当最后的名将陆抗去世之后,东吴就再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机会。

这一时期的司马炎神威神武,羊祜和杜预都是一代名将,也是攻破东吴的功臣,但东吴灭亡的最大“功臣”是——孙皓,让民心臣心离散,这与蜀国的灭亡毫无二致。

无需为蜀国和东吴的灭亡而惋惜,因为三分归晋必有其内在的合理性,是当时之必然!谁丧失了民心、臣心谁就注定灭亡,这才是真正的历史。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562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