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火药桶开始破局
201809/25

如松:火药桶开始破局

半岛无战事,这是过去两三年本人一直在重申的观点。9月2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回国后举行的记者上表示,争取年内发表终战宣言。文在寅说,访朝三天里,我与金正恩委员长就无核化与朝美对话进行深入交谈,他表示希望尽快实现完全无核化,集中精力发展经济。

6月川普和金正恩会谈后,半岛无核化问题出现了很多插曲,半岛无核化在朝美之间为何不能得到快速的推进?现在应该已经明了根源。朝鲜一直在大力宣传反美,这就决定很难通过朝美会谈在去核问题上得到快速推进,原因在于这会给朝鲜社会带来剧烈的震动,任何社会如果进行这种180度的转弯都很困难,也有损三将军的领袖形象。相反,无核化过程只能在朝韩会谈的过程中得到快速推进,无论以往朝韩之间的对立情绪多么严重,但终归是同一个民族,有天然的认同感,为了民族的大业和半岛的稳定,朝韩共同推动去核进程,可以被朝鲜和韩国所有人接受,这才是一条坦途。

当然朝鲜核问题离不开美国的认可和支持,这是基础。美国为了防备朝鲜实施缓兵之计,也坚持继续制裁,川普是条老狐狸。

从世界大局、各方利益来说,半岛都不会成为世界的焦点,无论三胖怎么折腾,都改变不了现实,它只是东亚地区的配角。

就像以前多次所说,世界的火药桶在中东。面对中东的乱局,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日本和欧盟国家在内的世界主要势力,谁都无法置身事外,因为能源是世界所有问题的核心之一,尤其是欧盟、日韩、印度和中国。到今天,中东问题终于开始破局。

前面写过一篇关于俄罗斯的文章,说的是俄罗斯现在是四面出击,在北方四岛要防范日本,在叙利亚需要持续征战,在乌克兰问题上争夺不止,而内部车臣共和国等一系列内乱问题又在发作。最终,俄罗斯的问题不会出现在军事争夺上,今天世界的其它大国,谁都不想主动与俄罗斯直接开战,这种战争完全不可控,而是体现在财政上,因为俄罗斯今天的经济状况,其财政无法支撑普京在军事上进行四面出击。为了结束这种四处给俄罗斯财政放血的状况,叙利亚伊德伊德利卜战役就需要快速结束,以腾出手来应对乌东和国内局势,这是以前的预计。普京将二十多艘俄罗斯军舰置于地中海上与北约海军对峙,说明了普京进行叙利亚伊德利卜战役的决心。

但埃尔多安和普京在索契会谈的结果却是,“考虑到伊德利卜省存在大量的激进组织和武装设备,我们会一直关注该地区局势。我们同意在今年10月15日之前,沿着叙武装反对派和政府军的接触线建立一个长15公里至20公里的非军事区。”

也就是说,面对埃尔多安,普京大帝做出了妥协。

毫无疑问,伊德利卜省大量的激进组织得不到解决,叙利亚的和平就没有希望,一旦时机成熟,这些激进组织就会再次兴风作浪,俄罗斯的军事力量就会被继续拖在叙利亚,继续给俄罗斯财政放血。

 

无论怎么说,土耳其军队都不能算是能征善战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朝鲜战场上就属于打酱油的角色,闹出了一些笑话,普京面对埃尔多安的妥协必有其苦衷:

第一,美英法德公开宣布,一旦叙利亚政府军在伊德利卜使用化学武器,就会进行武装干涉。而联合国调查小组已经宣布,在叙利亚内战中政府军三十三次使用化学武器,巴沙尔已经坐实了罪名。只要伊德利卜战事一起,美英法德也就没有丝毫的退路,必定卷入战场。而以色列对打击叙利亚政府军、驻叙伊朗军队和军事设施不遗余力。这让普京有所顾忌,一旦战败,普京会面临执政危机。

第二,以往俄叙联军的对手是反政府武装,不管是哪个国家支持的,都改变不了游击队的性质,缺乏空中支援和重武器,当然可以让普京大显神威。但伊德利卜省不仅“游击队”,还有土耳其正规军,正规军就不会缺乏飞机、重炮和导弹,一旦开战,无论胜败,俄罗斯都会遭到很大的损失,一旦战事拖长(英美法德介入之后,这是必然的结果),损失更大,俄罗斯财政难以承受。在普京与埃尔多安会谈之前,卢布不断下跌,会谈的结果是宣布伊德利卜暂时无战事,卢布大幅反弹,这说明整个市场的人都清楚今天俄罗斯的问题是财政。

第三,俄罗斯军队一旦在伊德利卜省开战,乌克兰军队很可能会在乌东趁势出击,让俄罗斯无法兼顾;

第四,俄罗斯军队一旦在伊德利卜省开战,就需要从俄罗斯本土进行空中支援。一条通道是通过土耳其领空,土耳其必然对俄罗斯关闭(两家还在交火哪),即便土耳其同意也不行,因为它是北约成员,驻有北约基地,北约显然不会向俄罗斯开放空中通道;另一条是伊拉克,但伊拉克已经对俄罗斯空天军关闭了领空。这就让俄罗斯无法从本土支援伊德利卜战场,增加俄罗斯取胜的难度。

第五,可能是最重要的,伊朗自顾不暇,没能力参与伊德利卜战事。

以往俄叙联军在叙利亚战场上出尽了风头,与反政府武装的游击队性质有关,更与伊朗军队的参战有关。有军事评论说,叙利亚陆军打不过反政府军,这可能是事实,否则就不会在叙利亚内战初期被反政府军和IS打的丢盔弃甲,是伊朗军事力量的加入逐渐让叙利亚军队稳住了阵脚。而俄罗斯出动空军后,战局得以逆转。伊朗军队的作用不可忽视。

据报道,伊朗现在内乱不休,在西北部的库尔德地区,游行示威、罢工罢课不断,库尔德武装更是不断攻城略地;逊尼派在自己的聚集区也开始暴动;由于不断对外征战,民生困难(伊朗中央银行公告8月份的通胀率达到了60%,实际数字可能更高;而ISNA官方通讯社在4月份就公告说,伊朗有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绝对贫困线以下,基本生活需求无法满足),伊朗各地都出现动荡。伊朗共和国卫队进行镇压的效果也不好,更出现了军队哗变的事件,局势已近失控。逼迫伊朗最高层只能不断从叙利亚、也门等地召回军队,回国救驾,这是伊朗无力参与伊德利卜战事的根源。

当伊朗从叙利亚撤出部分或全部军事力量之后,依靠叙利亚政府的陆军,要想快速解决伊德利卜的战斗,估计是困难的。

普京的妥协,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从朝鲜战场来看,土耳其军队的战斗力有限。在伊德利卜战场上,仅仅土耳其并不足以动摇普京的决心,埃尔多安无法独自逼迫普京妥协。

但普京妥协的代价很可能是巨大的:

以色列与俄罗斯有默契,以色列空军在叙利亚只轰炸伊朗和叙利亚的军队和军事设施,避免与俄罗斯发生直接冲突。在伊朗、叙利亚和俄罗斯三国的关系上,俄罗斯算是大哥,伊朗和叙利亚是小弟,大哥在天上飞(空军),小弟在地上跑(陆军),现在大哥却默许以色列轰炸小弟(这大哥?),伊朗和叙利亚心中的想法世人皆知(同床异梦、互相利用而已)。之所以巴沙尔还在追随普京,不过是期望普京帮助自己平定内部的反对力量,坐稳总统的宝座。可现在普京面对埃尔多安妥协了,巴沙尔的幻想也就破灭了,估计巴沙尔和普京之间很快就会分道扬镳(上周末,叙利亚军队对伊德利卜进行了猛烈的炮击,巴沙尔显然不会遵守由普京达成的协议,这直接打脸普京)。在这种局势下,普京一个自然而然的想法是换“马”(换掉巴沙尔),但巴沙尔在叙利亚经过了两代人的经营,根深蒂固,一旦普京有换马的迹象,叙利亚政府内部的内乱是无法避免的,此时,反对派必定会再次兴风作浪,叙利亚很可能再次陷入混战的局面。

一旦出现这种局面,普京两年多的努力就付之东流,甚至俄罗斯在海外的唯一军港——叙利亚塔尔图斯港都会面临是否存在下去的威胁。

伊朗不参与伊德利卜战事,根源在于在美国的制裁下,亚欧主要国家持续削减自伊朗的石油采购,再加上伊朗对外不断征战,让内部经济局势不断恶化,民生困难,动荡不已。周末,激进分子居然袭击了伊朗阅兵式,造成多人死伤,伊朗现政权很可能已经难以把控大局。这让库尔度武装和逊尼派势力有了发展壮大的基础,当这些势力不断壮大之后,就会分裂伊朗,甚至让伊朗陷入叙利亚一样的内战。而伊朗最高层不断从海外召回军队,也意味着内部局势已经岌岌可危。也所以,现在媒体上传出伊朗总统希望与川普会谈的消息,当毒彩者自身遭到危险的时候,就会认怂。

如若伊朗陷入叙利亚一样的内战,有可能扰动亚欧大陆陷入的剧烈动荡,中东、中亚、南亚的激进组织就可以从陆地上联系在一起,对亚欧大陆的和平形成严重威胁。

当俄罗斯、叙利亚和伊朗形成的三角协作关系解体之后,就意味着中东这个世界的火药桶正在破局,表现出来的胜负倾向对俄罗斯并不利,就看普京大帝如何应对今天的局面了。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