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特朗普种树,普京摘桃子

10世纪前后,东斯拉夫人各部落在今乌克兰地区结合形成古罗斯部族,并建立了基辅罗斯国家。根据史学家的观点,基辅罗斯被认为是3个现代东斯拉夫人国家白俄罗斯、俄罗斯及乌克兰的前身。

12至14世纪,古罗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由基辅向东北部的弗拉基米尔转移,进入了罗斯历史上的诸公割据时代。弗拉基米尔就是今天俄罗斯弗拉基米尔州的首府(下图红点处),位于莫斯科市东北方向约190公里的克利亚济马河北岸。在俄罗斯,这个城市的历史非常悠久,建城于公元990年(当然如果与中国的古城相比就只能算是孙子辈了)。中国的很多姓氏都来自于古地名,看来俄罗斯也有同样的倾向,由于弗拉基米尔城在俄罗斯历史上具有崇高的地位,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俄罗斯最著名的姓氏之一,我们熟悉的列宁、普京都属于这一姓氏。就在这一时期,古罗斯逐渐分裂成了大俄罗斯人(今天的俄罗斯人)、小俄罗斯人(今天的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3个支系。

约14世纪起,乌克兰人开始脱离古基辅罗斯地区形成具有独立语言、文化和生活习俗的单一民族,从民族的含义来说,这标志着乌克兰这个国家的诞生。

中国人都熟知的是,基辅罗斯在13世纪曾经被蒙古帝国占领。

今年很多国人开始熟知一个位于波罗的海边缘的小国——立陶宛,在14世纪中叶,这个小国“阔”了起来,先是兼并了属于古罗斯一部分的波洛茨克公国,然后又兼并了白俄罗斯和第伯聂右岸的乌克兰,还对第伯聂左岸的乌克兰形成了名义上的统治。1569年7月1日发生了卢布林联合,波兰王国与立陶宛大公国合并为波兰立陶宛联邦,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就进入了这个联邦之内。此后的几百年里,东北罗斯独自形成了俄罗斯沙皇国,西南罗斯则在波兰立陶宛联邦的统治下形成了现代白俄罗斯和乌克兰。

这段时间是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各自独自发展的时期。

民族认同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无论年代隔的多么久远,都可以将彼此联系起来,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也一样。到17世纪,乌克兰人在东正教共同信仰的支持下反对波兰的天主教化运动,进而发动起义。既然乌克兰人已经觉得波兰与自己志不同道不合,就想起了自己的亲戚——俄罗斯人,1654年,乌克兰哥萨克领袖与俄罗斯沙皇签定了《佩列亚斯拉夫和约》,商请沙皇来统治自己,如果没有民族认同感和共同的宗教信仰为基础,这种事肯定就不会发生。从此,第聂伯河左岸的东乌克兰(见下图)就与俄罗斯合并在一起,从此开始了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结盟史。由于东乌克兰是主动与俄罗斯合并,因此从1654年开始这些地区的乌克兰人就开始与俄罗斯人主动融合,让东乌克兰地区的人民与俄罗斯人具有很深的互相认同感。

18世纪末期,著名的俄罗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和奥地利、普鲁士瓜分了波兰,使古罗斯旧地的西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全部并入俄罗斯帝国版图。兜兜转转了五六百百年之后,古罗斯人的后裔——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终于又回到了一起。

要注意的是,西乌克兰是被俄罗斯强行征服的,这与东乌克兰的主动联合截然不同,同时西乌克兰到18世纪末期才开始与俄罗斯合并,比东乌克兰晚了100多年,所以,西乌克兰与俄罗斯的认同感就远不如东乌克兰,这一点实际上就决定了2014年以后的乌克兰局势。

1783年,叶卡捷琳娜二世又打败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吞并了它的附庸国——克里米亚汗国,从此克里米亚半岛并入了俄罗斯的版图。

《佩列亚斯拉夫和约》是古罗斯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这标志着经过数百年的分离之后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和俄罗斯人又重新走到了一起。因此,1954年2月19日,在当时的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的主导下,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决议以纪念乌克兰和俄罗斯签订《佩列亚斯拉夫和约》统一300周年纪念日的名义,将克里米亚划出俄罗斯、划入乌克兰管辖。但由于克里米亚原本属于俄罗斯,划归乌克兰管辖的时间比较短,克里米亚地区的人们就与俄罗斯更有认同感,时局动荡时就自然倾向于回归俄罗斯。

苏联解体之后,白俄罗斯、乌克兰与俄罗斯再次分裂,这在古罗斯的历史上当然是重大事件。所以普/京在2005年4月25日于克里姆林宫发表他第二个任期的第二次国情咨文时说到,联盟国家(即苏联)在1991年的解体是20世纪所发生的“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如果说苏联解体让俄罗斯失去了其它加盟共和国还可以接受,失去了乌克兰(包括克里米亚)和白俄罗斯则是无法接受的,相当于古罗斯人在18世纪末期实现了统一之后再次分裂,俄罗斯(在欧洲方向)一夜间又回到了1654年前的版图,同时还导致无数俄罗斯人流落其它国家,对于普/京这样的民族主义者来说,这些都是无法接受的。

下面的两个因素很可能决定了2014年乌克兰革命之后的局势演变:

第一件事是1932至1933年所发生的“乌克兰大饥荒”。

据后来估计,在“乌克兰大饥荒”中约有240万至750万乌克兰人死亡。基于地理原因乌克兰一直都是欧洲的粮仓,即便今天也是全球主要的玉米和小麦出口国,造成“乌克兰大饥荒”的主要原因当然是苏联(俄罗斯)的错误政策,这严重损害了乌克兰人与俄罗斯人之间的认同感,让乌克兰人尤其是西乌克兰人与俄罗斯离心离德。所以在苏联解体之后,乌克兰与西方越走越近,直至爆发2014年的乌克兰革命,基辅建立起亲欧盟的政权。

第二件事是民族认同。

虽然乌克兰革命之后在基辅建立起亲欧盟的政权,但由于东乌克兰地区(尤其是与俄罗斯交界的地区)、克里米亚地区与俄罗斯的认同感很强,自然就无法接受当时所发生的一系列转变,再加上普/京适时出手,这就导致了后来的克里米亚公投独立事件和东乌克兰部分地区(下图中的哈尔科夫、卢甘斯克、顿涅茨克州)的分裂事件。如果没有民族认同,上述事件都不可能发生,无论普/京怎么搞事都会无济于事。是东、西乌克兰的不同认同,导致了乌克兰的分裂。

这样的变化有损普/京的声誉。

1991年12月8日,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三国在白俄罗斯会谈之后签署了别罗伟日协议,宣布苏联解散,成立了独立国家联合体(即“独联体”,后来又有其它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陆续加入)。也就是说,虽然苏联解散了,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再次独立过日子,但三者之间依旧抱团在一起,维持着紧密的“亲情”关系。

但2014年的乌克兰事件之后,局势突变,基辅政权倒向了欧盟,彻底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分道扬镳,虽然这是当初苏联的错误政策遗留下来的后遗症,让俄罗斯失去了叶卡捷琳娜二世为俄罗斯打下来的大片版图(即失去了西乌克兰和东乌克兰的多数地区),但这些变化发生在普/京的任期内,损害了普/京的历史声誉。即便普/京适时推动了克里米亚和东乌克兰部分地区的独立事件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在2014年之后的数年,普/京对此无能为力,根源在于当时的北约和欧盟全力东扩,俄罗斯的综合国力难以硬抗北约和欧盟的压力,普/京只能蛰伏。

特朗/普的崛起改变了世界大局,从他的任期开始,中美对抗逐渐成世界的为主要矛盾,俄罗斯就不再是欧美的主要战略目标,此时,普/京自己将自己比喻为是一只快乐的猴子。此后,美国和北约陆续将自己的军事力量向印太地区集结,英国、法国甚至德国的舰船开始巡航印太地区。

可当欧美将军事战略重心转移至印太之后,普/京的战略机遇也就出现了,今年以来俄罗斯开始不断向乌克兰边境调集军力。

此时,美国和北约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在乌克兰开辟第二战场肯定是下策,因为这会让美欧陷入东、西两面作战(两面对抗)的被动局面;如果放弃乌克兰,东欧国家就会与北约与欧盟离心离德,欧洲将再次陷入混乱(甚至混战),美欧也就难以兼顾印太战略,这种局势让欧美更加无法接受。

普/京一拳打在了欧美的软肋上。

看似欧美被逼入了绝境,但普/京真的会进攻乌克兰吗?

因为美国和北约将军力调集到印太,所以才给俄罗斯的欧洲方向提供了战略空间,但北约和欧美失去乌克兰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是他们无法承受的,所以,一旦俄罗斯在乌克兰发动战争,北约也只能选择迎战,这是北约最近将军队开进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深层原因。当战争打响之后,美欧日就会在印太地区采取守势,俄罗斯将再次成为欧美军事与经济打击的焦点目标,此时的普/京就会再次成为一只郁闷的“猴子”,这是普/京所希望的结局吗?肯定不是!他不想重回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之后被欧美社会集中打击的局面。

今天的俄罗斯已经不具备叶卡捷琳娜二世时期的有利条件,当时的欧洲强国普鲁士和奥地利与俄罗斯共同行动瓜分了波兰,让俄罗斯占领了西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今天,欧盟和北约已经是一个整体,俄罗斯要想独自以武力吞并乌克兰,很可能会导致长期的战争,基于彼此经济实力的差距巨大,一旦形成消耗战俄罗斯就会陷入劣势,也难以达成占领乌克兰的战略目标。

所以目前乌克兰局势本质是双方都在进行极限施压,普/京希望在谈判桌上获得让自己满意的结果,核心就是阻止北约和欧盟继续东扩,让乌克兰成为欧盟、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隔离带。未来,当欧洲的时局出现变化时,俄罗斯才有可能再次吞并乌克兰。

因此,普/京首先提出了与美欧就乌克兰问题进行和谈的建议,相反,战争只是最后的选项。

这是世界进入中美对抗的新时期之后(特朗/普种树),普/京这只快乐的、武装到牙齿的“猴子”(实际是一只老虎或豹子)第一次开着飞机坦克、全副武装地到乌克兰边界地带游行,与此同时普/京还有一只隐形的“军队”助战,那就是输往欧洲的天然气,他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摘桃子,看看普/京最终在乌克兰摘到的是一只山桃、白玉桃还是王母娘娘的蟠桃,看看他能有多大的收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46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