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许皮带为何开翻了“H大号”?

今天想起了那句有名的话:当时代抛弃你时,连声招呼都不打。有感于这句话,总结一下今年来管理层对很多行业的整顿行为,力图找出这些事件之所以发生的深层原因。

有个别人说今年所发生的这些事都是个人的率性而为,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众所周知的是,自从2018年的中美爆发贸易战开始,中美关系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开始从合作的“轨道”上翻车。2018年之前和之后的一段时间本人一直都在强调,中美关系和世界格局正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那就是经济全球化的环境已经不在,即将开启的是逆全球化,主要贸易逆差国和顺差国之间的贸易战是不可避免的;同时随着美国霸权地位的下降,导致世界各地的地缘政治冲突不断加剧,最终世界就会从“地球村”转向孤岛化(分化为不同的阵营或集团)。所有这些变化都是由美国的债务和财政问题不断恶化所决定的。

但在当时,媒体上的主流观点更愿意认为中美关系和世界局势的变化主要是因川普个人的率性而为所造成,一旦川普离开白宫,世界时局就会再次回到过去既定的轨道上,就因为此,很多国家的人们都希望拜登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中能够胜出。在当时,无论欧洲还是中国的内部政策都尚未出现十分明显的变化(当然也会有一些未雨绸缪的动作)。

2020年美国大选过程中,民主党和共和党为了赢得大选所使用的的手段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两派的纷争与对立达到了美国历史上罕见的高度。按多数人的理解,一旦川普的死对头拜登上台,就会回到过去(奥巴马和小布什时期)的政策轨道上,世界各国还可以继续在全球化的轨道上一起苟且下去。

虽然拜登口头上的政见几乎都与川普不同,但他就任总统之后却几乎完整地继承了川普政府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和贸易政策,也完整地继承了对“湾湾”的政策和印太地区的“美日印澳”机制,这让印太的局势更加紧张,也让中美对抗的局势更加严峻;随着最近一段时间美欧关系的挫折,拜登政府的对欧政策似乎也开始回归到川普时期的政策轨道上。此时,世界各国的有志之士都已经十分清楚地看到,从川普政府时期所开启的世界政治与经济格局的变化,本质上都是由文化和文明的冲突所决定的,这是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并不是任何个人(包括川普和拜登)所能决定或阻挡的……

这就是那种传说中的“时代潮流”,从全球化时期的合作转为竞争与对抗,所有人和所有国家都只能顺潮流而动。

可以用经济术语来表述这种时代潮流的变化:在全球化时期,全球有增量财富(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美国在不断进行财富输出,标志就是产业不断外迁,美元不断外流),大家可以通过协商来分割这些增量财富,再加上“世界警察”还有能力执行自己的职责,此时的世界就是和平的;当全球化不可持续之后就意味着没有了增量财富(或者说基于债务和财政因素,美国没能力继续进行产业和资本输出),大家就只能进行存量争夺,如果任何国家不能从外部获得一定的财富补充,内部矛盾(主要是贫富差距恶化所导致的社会基本矛盾)就无法弥合、就会剧烈爆发,此时国与国之间(或不同的集团之间)就只能是竞争、对抗和战争!

当这一时代大潮明朗之后,社会的底层逻辑开始出现剧烈的逆转,就必须快速地调整本社会的管理政策,这就是紧密密集发生的一些事件:

第一,国民精神必须重塑。

在和平时代,人们生活在相对稳定、安宁的环境中,尤其是对既得利益阶层来说,其生活方式更可以用“暖风熏得游人醉”来形容,这就让社会整体的意志力下降,英武之气不断流失。在这样的“繁荣”时期,娘炮这样的人物就会登上舞台并成为社会崇拜的对象。这也算是历史现象,中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繁荣稳定时期都会诞生属于那个时代的“娘炮”,大家最熟悉的可能就是潘安了。

但竞争与对抗时期到来之后,国与国之间会进入残酷的竞争甚至战争状态,此时就要求重塑民族精神,要求民族主义回归,要提高人们坚韧不拔、勇于战斗的意志品质,等等,只有如此,才能适应国与国之间进行残酷竞争(或战争)的需要,才有可能在竞争(或战争)中获得最后的胜利。

所以也就看到了下述事实:娘炮受到了打击,甚至在网络上销声匿迹;让青少年沉迷的的网络游戏被打压;不符合本民族传统文化精神的内容节目被严格筛选,等等。取而代之的是反应民族精神的传统文化得到弘扬,勇武精神得到鼓励,等等。

文化、文艺、演艺领域的重塑才刚刚开始,目的是重塑民族精神,找回本民族灵魂深处的英武之气,以适应新时期国与国之间残酷竞争的需要。

第二,和平时期与竞争对抗时期对产业结构的要求截然不同。

在和平时期,当一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必然走向金融化,很多务虚的产业都会得到快速发展。

我们知道国民经济中有很多行业,但大体上又可以分为务实与务虚两部分,个人按以下方式理解务实与务虚:务实的含义就是源源不断地创造社会财富,提升国家的装备水平和科技发展水平,源源不断地为社会提供更高水平的供给;而务虚部分所起到的主要作用是就是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由于和平时期没有外部压力(或很小),内部的强势阶层就会推动这些务虚行业的不断发展,目的是通过财富再分配的过程实现更多属于自己的利益。

必须要说明的是,务实与务虚的界限有时并不清晰,往往还会不断转化。

就以电商行业来说,相对传统的零售行业这是一种新的零售模式,新模式的出现有利于促进零售行业的竞争与服务,在实现垄断之前就属于务实,因为可以通过有序的竞争推动行业发展,在提升经济效率的同时促进经济发展。但当实现垄断之后(尤其是官商勾结实现垄断之后),就有能力在上游不断压榨供应商(供应商无法放弃电商所掌握的高比例市场份额,在破产之前都只能被动接受这种压榨),又有能力摧毁下游其它销售模式(损害就业和社会稳定),最终实现属于自己的暴利。此时,电商所起到的主要作用就是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而零售业务只是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的工具,最终将上下游和其他零售模式的财富源源不断地转移到自己手中,这就从务实转变成了务虚。

房地产行业也一样。充分竞争的市场会给民众提供价格合理的优质居住服务,又可以带动上下游行业的发展,最终可以推动经济的发展、创造社会财富,这是务实。当房价(核心是地价)被炒作的越来越高以至于远超出居民的负担能力之后,此时所起到的主要作用就是社会财富的再分配(至于再分配的过程中那些人群是受益者,这是尽人皆知的),此时就变成了务虚。

由此明显可以看到,一旦务虚的行业(不直接创造社会财富的行业)过度繁荣,就会过度占用生产要素(人才、资本等),就会阻碍务实行业的发展,就会导致社会财富的创造能力下滑;同时又会导致贫富差距恶化,让恶化社会基本矛盾。

一国靠什么才能赢得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或对抗?唯一只能依靠务实的行业,因为这些行业在扎扎实实地创造财富,在制造先进的装备,在提升科技水平。相反,务虚行业的过度繁荣就会让社会热衷于财富转移,会带来社会的不公,会影响社会的稳定并降低一个国家的凝聚力,甚至会直接让一国输掉竞争,所以就只能成为被打击的对象。(所以人们经常笑称,任何国家永远不可能用天价的房子和宇宙价格的白酒赢得国家之间的竞争。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就看到,过度繁荣的互联网垄断行业今年来持续受到打压;许皮带也开翻了“H大号”,他身上映射的是已经超级繁荣的房地产行业的缩影;不断爆炒价格的白酒行业也受到了打压,等等。

教培行业是需要的,这是对教育行业的有益补充。可当绝大多数家庭将补课当做军备竞赛来看待的时候,全社会可支配收入中的绝大部分就都会源源不断地流入到这个行业中,此时,教培行业所起到的主要作用就不再是对正常教育行业的补充(相反正常的教育工作会被弱化),而是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也就变成了“务虚”,受到打压也就难免。

因此就可以看到,今年以来几乎所有过度繁荣的“务虚”行业(起到的主要作用已经是社会财富的再分配)都在受到打压,相反,真正从事财富创造的行业(工业制造业、农业、科技产业等)都在受到鼓励和扶持。

所有这些政策调整的目的,都是为了适应竞争与对抗时代的需要。

第三,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与对抗,从某些含义来说是国家的凝聚力之争,当一国具有强大的凝聚力时,就能体现出强大的战斗力,而要让一国建立起凝聚力,在目前阶段最迫切的事物就是弥合已经严重恶化的贫富差距,所以,“共富”政策也就应运而出。

等等,为了适应竞争与对抗时代的需要,这种调整还会不断深入下去,调整的范围也会越来越广。

因此,今年以来所出现的一系列政策调整根本就不是个人的率性而为,相反却具有清晰的深层逻辑,都是为了适应竞争和对抗时代的需要。开头所说“当时代抛弃你时,连声招呼都不打”,那是因为这部分人摸不到时代的脉搏,感知不到时代的变化,最终当然会在茫茫然之中被剧变的时代所抛弃。

顺应时代的潮流,感知时代的脉搏,洞察已经发生的变化的深层逻辑,才能抓住未来即将发生的(产业政策)变化,适时调整就业选择、个人的行为目标和企业运营方向,才更可能赢得未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46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