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大号黑天鹅在飞

在上世纪前期,东北被称为是东方的鲁尔(鲁尔是当时位于德国的世界著名工业区),可见当时东北的工业水平即便在世界上也有很高的地位。事实上这句话并不完全对,因为当时的东北和朝鲜半岛北部的工业是同步发展的,两地的工业水平差不多,共同构成了东方的“鲁尔”。而当时朝鲜半岛南部(即现在的韩国)以农业生产为主,工业化水平比较低。这与今天人们对朝鲜半岛的观感完全掉了个个,现在韩国已经是工业化社会,而朝鲜却成了农耕社会,世事的变迁很让人唏嘘。

虽然朝鲜战争对半岛北部的工业基础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但1953年朝鲜半岛实现停战后不久,朝鲜就开始规划经济重建,迎来了朝鲜的经济腾飞之旅。

有统计称,朝鲜战争结束后的10年,朝鲜经济年均增长率高达25%,可能是当时世界最高的,这意味着在10年内朝鲜的经济规模增长了9-10倍,这种经济成即便在整个世界经济史上都难有企及的,这是真正的奇迹。

60年代末,朝鲜农村全部通电,这是当时非常伟大的成就,70年代末,朝鲜已经基本实现了农业机械化,粮食可以自给自足,1984年,朝鲜粮食开始部分出口。

朝鲜1979年就已实行全面的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实现对小学到大学的全体学生和幼儿园儿童免费供应外衣、内衣和鞋子等生活必需品。

一般认为,1979年的朝鲜已是一个准发达国家。

1979年前后,韩国的主要工农业产品指标终于与朝鲜相当,但由于韩国人口超过朝鲜一倍,当时韩国在国家现代化方面还远远赶不上朝鲜。

所以,千万不要以今天的眼光看待朝鲜的过去。1960年,东德媒体赞扬朝鲜为“远东经济发展的一个奇迹”。战后的日本创造了经济奇迹,五六十年代的经济增长是飞速的,但日本并不孤独,当时朝鲜经济的发展速度几乎与日本并驾齐驱,同是亚洲经济发展的明珠。

这就是曾经的朝鲜。

在八十年代前的多数时间内,朝鲜的经济成就高于作为邻居的韩国和中国,这是不争的事实。

或有朋友说,这是由于中国和苏联长期对朝鲜进行经济援助的结果,这话自然不错,这些经济援助对朝鲜的经济增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一个国家如果仅仅依靠外来援助,是无法达到日本这样的发展速度的,也无法将韩国抛在身后,更无法迈入准现代化国家的行列。所以,朝鲜之所以取得这样的经济成就,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苏联构建的经济体系内,朝鲜努力发挥自身的特色优势推动经济增长的结果。

1949年时,由苏联构建的社会主义阵营包括欧洲的苏联、波兰、东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以及亚洲的中国、越南等国家。朝鲜作为一个小国,只要发挥自身的劳动力素质、资源禀赋、工业基础等优势,充分利用这一大市场,就可以获得经济上的快速发展。

但今天,朝鲜已经是贫困落后的代名词,不仅工业水平严重落后,甚至经常会爆发饥荒,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因饥荒而死亡的人口就达到100万至300万,本世纪以来也不断爆发饥荒。2021年最新的消息是,朝鲜领导人已经承认朝鲜再次出现了严重的粮食短缺。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2021年6月上旬发布的一份报告,预计朝鲜今年将缺粮86万吨,这相当于朝鲜全国2个多月的粮食消耗量。但也有其它机构分析认为,朝鲜2021年粮食缺口实际可能高达130万吨。

这样的落差一定让当代的年轻人不可思议!

祸根就在于苏联的解体。

要清楚的是,在苏联解体之前,朝鲜的工农业体系是全球社会主义阵营的经济体系的一部分,与这些国家的产业链紧紧联系在一起,当自身的优势得到发挥之后,就可以推动经济增长。比如,朝鲜并不出产石油,但朝鲜生产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等商品,通过原材料和工业品出口之后,就可以进口石油,而进口石油就推动了农业机械化,也丰富了化肥和农药的供给,这推动了农业的发展;石油的丰富供给也支撑了自身的工业体系的运转,继续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和出口活动。

其实,朝鲜在当时的经济发展模式与韩国、中国台湾、新加坡等地区在上世纪七十至九十年代的经济腾飞路径一致,也与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的经济发展路径一致,这些国家或地区在融入欧美构建的世界贸易体系之后就成为了全球产业链的一部分,当自己的特色优势得到发挥之后,就可以实现经济上的快速发展。差别只在于朝鲜借助的是苏联阵营的市场实现了经济腾飞,上述国家或地区借助的是欧美市场,对于这一点,今天的人们很容易理解。

但苏联和华约的解体,让朝鲜与外部世界之间的产业链联系骤然断裂,比如,苏联解体前后,朝鲜对俄罗斯的贸易量萎缩了95%,贸易联系几乎中断了,产品无法出口(相关国家因恶性通胀导致需求剧烈收缩,俄罗斯卢布大幅贬值让各国欠缺进行国际贸易的硬通货,再加上政局动荡等,都让朝鲜无法完成出口),就无法进口石油等必需品,工业体系失去了石油血液之后只能处于停滞状态,而农业机械失去了燃料驱动之后成了废铁,化肥和农药的短缺更直接冲击了农业活动,工农业生产的萎缩导致货币体系和财政体系崩盘,就让今天的朝鲜成为贫困和落后的代名词,再次回归到农耕社会。

事实上,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不仅朝鲜经济受到了摧毁性的打击,东欧国家也一样,它们在当时都遭遇了恶性通胀,经济一落千丈。比如波兰1990至1993年间经历了最恶劣的通货膨胀,1992年至1994年期间的通胀率高达275%,1989年货币最高金额是20万兹罗提,1992年已经达到200万兹罗提,1994年的货币改革将1个新兹罗提取代10000旧兹罗提。只是当时的东欧国家存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机缘,可以及时加入欧洲的经济体系,这让他们摆脱了经济危机。华约中最大经济体——俄罗斯也难逃苏联解体的冲击,遭遇了接近十年的恶性通胀,由于它未能及时融入欧美经济体系之中,今天俄罗斯依旧未能恢复当初的经济实力。

陈述上述过程的目的是为了说明,前苏联构建的国际产业链的集中断裂(大市场的快速解体)对于当时区域内国家所带来的经济冲击是摧毁性的!朝鲜和俄罗斯都是范例。

现在回头说亚洲和世界的经济局势。

在过去一些年,亚洲国家陆续加入了世贸组织,大国、印度、日本、韩国、东南亚的越南、马来亚等都建立起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承担了向世界输出商品的角色,各国都成为了世界工厂的一部分。世界工厂中“世界”两字的含义是,它们都是为全球的消费市场服务的,如果离开了全球的消费市场,就不再是世界工厂,而是自家的工厂。由于本国的消费市场规模无法与全球的消费市场规模相比,世界工厂所提供的面向世界的商品供给与本国的消费市场也无法完全吻合,一旦脱钩,企业开工率会剧烈下滑,基础设施的利用率会剧烈下降,大部分企业债和基础设施债务都会成为烂账,这必然导致债务危机、财政危机和货币危机。同时,日本、印度、韩国、中国、越南等国都严重依赖波斯湾等地的石油,有些国家还严重依赖国际农产品市场,这些国家失去了出口之后就无法实现原油和农产品的进口。以全球的视角来观察,上述国家与朝鲜当初的处境有一定的相似性。

谁都知道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已经处于剧烈的动荡之中,病毒全球大流行导致让国家之间的关系严重恶化,一旦导致国家与全球消费市场之间的产业链突然断裂,就落入了类似当初朝鲜的处境。

同时,有些亚洲国家的经济规模已经在世界前十以内,还有些国家(或地区)的个别行业占据了全球很高的市占率、或者具有垄断性,比如中国台湾和韩国的高端芯片产业在全球就具有垄断地位,日本在部分材料和工具领域也在全球占据垄断地位,大型经济体的部分行业的产能在世界上占据很高的市占率,等等,一旦因制裁或战争因素导致这些国家或地区的产业链与国际消费市场突然脱钩,会对欧美和全球经济造成摧毁性的打击,欧美会陷入当初苏联(俄罗斯)的困境,最终有可能会形成大型的全球性经济危机。

这种危机一旦爆发,基于商品市场供给不足的原因会导致欧元、美元剧烈贬值,与经济衰退一起进一步打击全球贸易,加重全球经济衰退。

导致经济领域杠杆集中断裂的现象一般被誉为黑天鹅事件,比如2008年的次级贷款事件,但这种危机往往是可以救助的,影响相对有限,甚至因其可以清除经济领域中的落后生产力而体现出有益的一面。而地缘政治矛盾造成的经济封锁、战争等事件导致的产业链集中断裂所造成的影响,比经济领域的黑天鹅事件的影响更大,也更深远,央行和政府财政救助危机的能力十分有限,一般都会动摇社会的根基,这属于大号黑天鹅。

什么事件可能会导致全面的封锁或战争(导致产业链集中断裂)?就是正在发生的病毒全球大流行,愈演愈烈的亚太地缘冲突(焦点是中国台湾)以及美国很多州正在进行的2020年大选选票审计(当审计结果与官方公布的结果不符的时候拜登政府需要甩锅)。个人观察有些国家目前已经进入了战时体制,比如严厉管控各种资本流动(严厉封杀虚拟货币)、囤粮、美国解除对韩国导弹射程的限制,等等,都是为了应对未来的险恶局面。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46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