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普京的狗屎运

热战是战场上的交锋,胜负主要取决于科技、装备、军队的素质、综合资源保证能力等,但财政是上述活动的基石。而冷战的本质就是通过军备竞赛拖垮对方的财政,让对方的内部出现严重动乱甚至分裂,最终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所以,无论冷战还是热战,财政都是最核心内涵。而冷战更直接,是直接通过军备竞赛攻击对方财政。

从美苏冷战可以深刻地体会到财政在战争(冷战)中的核心作用。

苏联是什么样的国家?虽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麦凯恩的描述或许才是最贴切的:它就是披着国家外衣的“加油站”!

今天的美国是全球最主要的谷物出口国,但这个殊荣在上世纪初期(一战之前)属于沙皇俄国;沙皇俄国在1898-1901年的石油产量也一度超过了美国,位居世界第一。我们知道粮食与石油是近代社会最锐利的两件武器,而沙皇俄国就掌握着这两件武器。

1922年进入老大哥时代之后,苏联却开始强力推行农业集体化,致使粮食生产元气大伤,导致1950年的粮食总产量低于沙俄时代的1914年,但同时它又极力发展重工业和军火工业,这就是老大哥“要大炮不要黄油”这一著名政策的由来,苏联走在军备竞赛的道路上。

这样的政策显然持续不了多久,基本生活物资短缺会导致其经济体系和财政体系崩盘。

但幸运的是,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苏联在西伯利亚发现了60余处超大型油田,石油产量突飞猛进。1975年苏联的石油产量超过美国,一跃而成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这对苏联有决定性意义,源于可以通过进口解决基本生活物资问题,从1973到1985年,苏联80%的外汇收入依赖石油和天然气出口,一半以上的外汇用于进口粮食和消费品。

1960-1970年期间,国际石油价格维持在1.8-2美元一桶的水平。到1973年10月,油价涨到接近3美元一桶。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阿拉伯产油国宣布对美国实行石油禁运,导致国际油价急剧上扬四倍,暴涨到接近12美元一桶。

 

油价暴涨的本质就是剪发达国家的羊毛补贴产油国,这立刻引发西方国家的经济危机。1973-1975年期间,美国国民生产总值下降6%,失业率从4.5%急剧攀升到9%,一向强劲的日本经济,由于石油涨价在1974年出现战后首次负增长。

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后,伊朗和伊拉克空军相互轰炸对方油井,造成两国石油一度停产,打破当时全球石油市场供求关系的脆弱平衡,再度引起油价上扬,1981年国际油价一度攀升到39美元一桶。

油价暴涨就让苏联的油井成了“美元印钞机”,1973─1982年期间苏联能源(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总收入增长了14倍,美元像潮水一样涌入苏联。

巨额的石油出口收入不仅支撑了苏联消费品和食品需求,支持了苏联继续走在军备的路上,还支持了它在国际上的地位——手段就是撒币。

在1988年出版的《1999:不战而胜》一书中,美国总统尼克松精心统计了苏联上世纪80年代对第三世界国家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的惊人数字:每天3500万美元!全年累计超过128亿美元(不包括苏联对东欧卫星国的援助),其中每年援助越南35亿美元,古巴49亿美元,尼加拉瓜10亿美元,安哥拉、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30亿美元。规模如此巨大的大撒币,堪称骇人听闻。要知道,1981年中国的美元外汇储备只有区区27亿美元,1990年才首次突破100亿美元大关!

军事上穷兵黩武再加上对外的大撒币,让苏联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在美苏争霸过程中从军事上和外交上将美国挤压的灰头土脸——所有这一切都是基于高昂的石油收入。

苏联并不承认潮水一样的外汇收入不过是“油价红利”,而是认为这是自己经济实力使然,既然如此,最终就会受到油价的惩罚。

1982年世界经济衰退并伴之以石油价格下滑,里根政府决定趁火打劫。首先,严格限制向苏联出口开采和精炼石油的高技术设备,阻止苏联石油与天然气产量的增长。其次,向阿富汗抗苏武装提供3亿美元军火打击苏军。最后,里根瞒着参众两院外交和军事委员会,秘密授权中央情报局局长凯西访问沙特,与法赫德国王达成绝密协议,凭借“市场力量”压低国际油价。

1985-1986年,沙特石油日产量暴涨,导致国际油价从1985年初35美元一桶一路狂跌,1986年跌破10美元大关,专家甚至预测会跌到5美元一桶。

油价暴跌严重打击了苏联的外汇收入和财政收入,导致国内食物短缺、物价失控。但要说这就可以打垮苏联帝国也是不现实的,它可以通过物价管制、管控对外援助、缩减财政支出(军费支出)等手段度过难关,终归苏联在1984年的财政赤字还仅仅是2%,还是十分健康的水平。

但还有压垮“骆驼”的两根稻草:

第一,面对这一千载良机,美国自然会趁你病要你命!里根政府适时开启了星球大战计划,即便这个计划仅仅是虚构的电影,苏联也必须跟进并进行巨额的军费投入,否则就可能会输掉军备竞赛,这是苏联军方绝对不接受的,这直接导致苏联的财政赤字快速扩大。

第二,1988年世界粮食歉收,美国趁机限制粮食出口,国际粮价从1989年起持续暴涨,小麦价格的上涨尤其迅猛,让苏联的食品短缺深度恶化,财政赤字彻底失控。

到1990年,苏联1200多种基本消费品中有95%以上经常短缺,年通货膨胀率达到90%以上,这个通胀数字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意味着灾难已经不可避免。在短短的五年间,苏联预算赤字占GDP的比例从1984年的2%飙涨到1990年的25%,苏联财政彻底崩溃了。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财政危机导致货币危机,卢布像废纸一样失去了购买力,这立即引爆了苏联的全面危机。当苏联中央支付给各个部门和加盟共和国的卢布(这是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的信用工具)失去了购买力之后,帝国的职能部门(尤其是强力部门)以及加盟共和国就无法运转,还能执行苏联中央的号令吗?当然不可能,看似强大的苏联帝国轰然解体。

在此重申苏联解体的过程,只希望申明一件事——热战与冷战都取决于财政,而冷战就直接是对对方财政的攻击。

 

从财政的眼光来看,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各主要国家的财政负债率飞速上升,所以,这就是一场大型生化战争。您既可以将它归为热战,也可以归为冷战。

在这场大型生化战争的上半场,美国遭到了重创,它不仅输掉了财政,还输掉了自己的宪政基石:

第一,借助抗疫的需要,让拜登通过不合规的手段登上了总统的位置。一个不符合选举程序的总统登台执政,就是对美国宪政体系的彻底破坏,会让大部分美国人丧失对选举制度的信心,也让一些州不愿意听从总统令,让美国失去凝聚力,最终就会让美国社会陷入深度分裂(现在已经体现的非常明显),等等,这对一个国家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

第二,在2019年底,美国国债占GDP的109.75%,虽然已经不再健康,但还相对稳健。但到3月初,美国政府国债已经超过28万亿美元,高达GDP的135%(尚不包括1.9万亿美元的疫情救助计划),预计今年底肯定会达到140%以上,这已经是极不健康的水平。任何突发事件都可能引爆美元危机,这是苏联已经走过的道路。

同时,德州议员正在推动独立运动,德州在美国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而且德州是净贡献州(即从联邦拿回的福利低于缴纳的税收,对联邦政府有净贡献),一旦德州最终选择离开,也会引爆美国的债务危机和美元危机。

在一战二战中,美国都没有遭受如此惨重的人员、财政、体制、国家信心等综合损失,说美国已经输掉了一场世界大战也不为过!

作为一代帝国,面对这场大型生化战争中上半场的惨淡开局(贯穿2020年),美国自然心有不甘,在现在的下半场中,它正在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反击:

第一,2018年开始,俄罗斯为了保证军费支出只能削减退休金,2020年的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也让俄罗斯的经济和财政遭到了重创,2021年2月25日俄罗斯国防部宣布因防控疫情导致各类支出增加,“将2021年至2023年的国防预算削减10%”。

今天的拜登政府当然也明白“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这是打击甚至打垮俄罗斯财政的最佳时机!

哪个地方是普京无法放弃的?当然是克里米亚和乌东地区,一旦任由乌克兰拿回了克里米亚,俄罗斯黑海舰队就只能在海上流浪……。所以,这是俄罗斯无法放弃之地,但这时候进行战争又最容易拖垮俄罗斯财政……

乌克兰蠢蠢欲动。

乌克兰曾经与俄罗斯长期争夺克里米亚,但最终战败,现在为什么有了再次争夺克里米亚的胆量?

一个原因是经过2020年亚-阿之间的纳卡战争后,俄军装备的软肋暴露了出来,这给乌克兰壮了胆。

在2020年纳卡战争中,阿塞拜疆与土耳其使用土耳其研制的TB2无人机彻底压制了亚美尼亚俄制武器的发挥(包括俄罗斯的S300),轻松击败了亚美尼亚。其实土耳其的TB2无人机在国际上还处于不入流的水平,居然就可以压制俄罗斯的武器装备,以至于以色列军事专家都说:俄罗斯并未对21世纪的战争做好准备。

乌克兰自然会认真研究纳卡战争,既然俄罗斯军事装备已经暴露出弱点,就坚定了它夺回克里米亚的信心。因此现在有报道说,十几个坦克旅已经进入乌东和克里米亚边界地带;乌克兰与土耳其开始联合生产TB2无人机,乌克兰有先进的发动机技术,相信联合生产的TB2无人机的战斗力将更强。

另一个原因就是北约的推动。俄罗斯被迫收缩军费,对俄罗斯这种崇尚武力的国家就只能说明它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财政潜力,这是普京最虚弱的时候,“趁你病要你命”,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

对于普京来说,一旦乌东战事再次爆发,即便现在的克里米亚是一滩狗屎,他也要勇敢地踩下去。未来或有两个结果:将克里米亚直接划入俄罗斯的版图;失去克里米亚,俄罗斯再次遭遇类似苏联那样的政治危机和财政危机。考验普京的时候到了。

第二,美国或许在瞄准大国的房地产。

军事技术的研发、军事装备的发展、科技的公关等都是大国崛起的基础,也是参与争霸的基石,但这些都严重依赖中央财政的投入(对权威型国家更是如此)。以个人观察,大国财政总收入(预算收入加基金收入)对房地产的依赖度不低于50%,一旦房地产泡沫破裂,财政赤字会剧烈放大,银行业会产生大量的坏账,这都需要央行通过巨量的印钞来解决,但此时,通胀就会失控,就会引发财政危机和货币危机,此时就无法对军工技术、军事装备、高科技研发等进行高强度的财政投入,美国就可以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因此,现在拜登政府不断推出大规模的刺激计划,1.9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纾困法案之后,传言还要进行3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而美联储几乎是公开在为通胀摇旗呐喊,极力要将全球带入通胀的轨道。虽然这都是美国政府高债务率之下的必然要求,但很可能也在暗中瞄准着中国的房地产:美国正在全力推动通胀,美元的利率(国债收益率)就会上升更高的水平上,就对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新兴国家产生资本紧缩效应,对这些国家的资产价格泡沫和汇率形成冲击,巴西、土耳其、俄罗斯已经率先加息,相当于抢了“头彩”,当利率上升到高位之后就会刺穿自己的资产价格泡沫。

一旦资产价格泡沫破裂,财政就会枯竭,就输掉了这场生化战争。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生化战争进行时,它就是一场财政战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46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