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亲近中国,默克尔之迷

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德政策的不同步是全球最为引人注目的现象。有人说德国要“联中抗美”,有人说来自东德的默克尔或许原本就有特殊的使命,也有人说德国与俄罗斯勾结就是要图谋美国在欧洲的利益,等等,其实这些说法都不怎么靠谱。

2009年11月3日,默克尔在美国国会发表了历史性的演讲,这是过去50年来德国总理首次在美国国会进行演讲,被视为是历史性的演讲,具有历史意义。

当天上午10点40分,当默克尔出现在美国国会大厦众议院会议大厅时,坐在听众席上的数百位美国参、众议员起立并长时间热烈鼓掌,这是非常罕见的待遇。默克尔说,这一场面令她很感动。在三十多分钟演讲期间,听众还多次起立鼓掌。

在演讲中,55岁的默克尔回顾了她早年在东德的生活经历,以及她对西方自由的渴望。默克尔说,二十年前,也就是在柏林墙倒塌之前,她甚至连到美国旅行都不曾奢想,更不要说能站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

她说:“对我来说,很长时间都不可能到达这片充满无限机会的土地。那座墙、铁丝网以及向那些试图逃离的人们开枪的命令限制我接近自由的世界。”

默克尔说,像许多十几岁的孩子一样,她也喜欢牛仔裤,她的一个姨妈经常寄给她在东德买不到的一种牌子的牛仔裤。她说,当时只能藉助于电影和书籍了解美国, 其中很多都是她的亲戚从西德偷偷带回东德的。

她说:“我对美国梦充满激情,每一个人都可能成功,通过个人努力在生活中使梦想成真。”

默克尔说,她曾在东柏林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她决定进入政坛。柏林墙倒塌后的第二年——1990年,默克尔和她的先生第一次飞往“蕴育自由和独立精神”的美国,抵达加州。

她说,德国人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前、以及之后的这些年当中,美国人民所给予他们的支持。默克尔说:“我们知道我们欠你们很多,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切。”

在充满情感的演说中,默克尔感谢肯尼迪、里根、老布什等几位美国总统在冷战期间与西德站在一起。

当默克尔在演说中提及美国前总统里根1987年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发表著名演说时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吧!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吧!”,全场听众起立,掌声经久不息。

默克尔说,里根的这一呼吁将永远留存在她的心中。

…… 

根据2011年的德国人口普查,基督教为德国第一大宗教,占人口总数的66.8%,默克尔信仰的是基督教路德宗。看了上述演讲的主要内容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她是美国粉,或许她很反感特朗普,但有反美的动力吗?即便只考虑宗教因素,她也不是美国的敌人,何况她自认为美国曾长期帮助德国。

但自从特朗普上任之后,美德之间的分歧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今年,默克尔甚至都不愿意到美国去参加特朗普召集的G7会议,又怎么解释这些分歧?

自从德国在19世纪后期开启工业革命以来,基于两个因素让德国陷入了历史的怪圈之中:

第一是人文因素导致的经济问题。

一般人都同意,德国与日本军人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军人,两国军队都有强大的战斗力,估计其它国家的军队都不会愿意与这两个对手对阵。其实这种人口素质的优势不仅体现在军事领域,也体现在经济领域。人口因素也决定了德国有高度发达的工业化水平,也就决定自身无法消耗自己的产出,一定要进行工业产能的输出。一旦无法顺利进行这种输出时,自身就会出现债务危机、货币危机和社会危机。

但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承受德日的产能倾销,这会导致自身的产业破产和失业暴增,最终也会出现社会危机。在一战二战时期,国际大局被英法美把持,世界上到处都是它们的殖民地。在经济正常发展时期,还可以接受德国的一部分工业产能输出。可一旦出现经济危机的时候(尤其是1929年大萧条),各国就会通过关税或配额手段保护自己的产业,避免失业恶化进而导致社会危机。此时,德国的产能就无法通过和平方式进行输出,就会引发社会危机。此时,德国就只能走上战场,期望通过对外军事扩张实现工业输出、避免社会危机的爆发。所以我一直在申明,二战之前德意志央行行长写给元首的信件,就是二战的发令枪,他在信中向元首报告说:央行已经无法制定货币政策和财政预算。这意味着战争打响了!

二战之后,作为战胜国的美英法要重建世界秩序,就必须化解德国(和日本)的历史困局,只有如此才能化解深层次的战争根源,实现战后世界秩序的稳定。美英开始推动经济全球化,这自然有实现自身利益的原因,但也化解了德日两国的历史困局,让他们实现工业产能的和平输出,摆脱了历史怪圈。战后,日本经济直接与美国融为一体,再加上东南亚等地的市场,解决了日本的战争冲动。对于德国,欧盟和欧元区的建立就是为德国量身定做的。战后的中西欧国家基本都在北约的组织框架之内,等于接受美国的军事保护,欧盟和欧元区之所以能成立,肯定得到了美国的默许。而欧盟和欧元区就组成一个统一的大市场,为德国工业产能提供了出处,化解了德国的战争冲动。

但次贷危机的爆发,让战后的世界经济秩序出现了问题。

次贷危机之后,美国政府的负债率上升到了100%以上,这意味着财政出了问题,这必然导致两个结果:

1,为了解决自身的财政问题,就必须重建自己的供给体系,提升商品自给度,增加就业和财政收入,此时就必然需要限制外国商品的输入。所以就看到,特朗普上任之后立即对钢铝进口提高了关税,然后对主要的对美贸易顺差国中国、德国、日本和墨西哥发起了关税战。通过重新谈判北美贸易协定解决了墨西哥的问题;日本基本满足了美国的贸易要求,化解了日美之间的贸易冲突;中美临时贸易协议就在这种情形下出笼了。

当美国不准许德国继续扩大对美贸易顺差之后(无法向美国倾销产能),德国经济的基本面恶化了。

2,欧元区内国家的生产力水平有高有低,德国(还包括荷兰、比利时等)具有更高的生产力水平,此时,欧元区内的生产要素(资金和劳动力等)就会不断向德国集中,同时,区内落后国家对德国的贸易逆差也会不断扩大,当欧盟和欧元区运行一定时间之后,区内落后国家的财政和就业就会爆发问题,这就是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在今天所面临的债务困局和财政困境。这些高债务国家最终只有两个办法才能摆脱今天的困局,要么离开欧盟和欧元区,英国已经这么做了,要么对德国竖起贸易壁垒以保护自身的产业,这也等于欧盟和欧元区解体。

今年,预计意大利的债务率会达到165%,这无疑是债务危机的水平,其它高债务国家的情形在疫情的打击之下也很不妙。这意味着欧洲的债务危机随时爆发,高债务国家已经逼近了进行最后选择的关头。一旦欧盟解体或有更多的国家脱离欧盟,欧盟的统一大市场就会被破坏,这就让德国经济的基本面快速恶化,二战之后所构建的世界秩序无法在发挥作用。

德国的出口路径变的越来越窄,就让德国又陷入了历史上的经济困局之中,长此以往,财政和社会就面临危机。

第二是军事问题。

随着美国财政和债务问题不断加剧,美国就无法在亚欧大陆上继续增强自己的军事存在。在战后的世界秩序中,德日都是搭车的,此时,美国就会自然而然地要求德国和日本在本地区发挥更大的影响力。无非就是两点,其一是承担更多的军费,所以特朗普不断要求日韩承担更高的美军驻军军费,也在要求德国等北约国家提高自己的军费支出;其二就是要求德国和日本重建自己的军事力量,以稳定二战之后的世界秩序。

安倍晋三是十分聪明的人,很清楚日本这么大的国家不可能永远坐在别人的轿子上,所以在驻日美军军费的谈判中很容易达成一致,同时,日本也在不断加强军备。最新的举措是直接加入了五眼联盟,美日之间的战略步骤配合的十分协调。

但德国的情形与日本不同,无法与美国保持协调。

一旦德国增加军费、满足自己在北约中的出资额,要注意的是,这些出资并不是交给美国或其它国家,而是增加自身的防务能力。一旦德国的军力不断增强的时候,德国的地缘局势就会急剧恶化,只需看看德国地理(下图)就很清楚。

在一战二战时期,德国周边的国家都被德国收拾过,一旦德国走上了武装自己的道路,这些国家都会想起一战二战时期的历史。这就形成这样的逻辑关系,现在德国的产能不断向欧盟内的国家输出,这壮大了德国并削弱了其它国家,当德国走上军事化的道路之后,相当于这些国家自己出资“武装”了德国又威胁自己,这些国家自然而然的举措是,使用所有手段阻止德国工业产能对本国的输入(自己不能去武装德国),然后再迅速武装自己。此时,欧盟就会立即解体,德国就会被“敌意”从四面包围。导致德国的地缘政治局势和经济局势快速恶化。

现在的德国,顺从特朗普的意愿提高军费武装自己,周边国家就会对自己竖起贸易壁垒,地缘军事局势也会迅速恶化,德国再次进入历史怪圈之中。不顺从美国的要求,美军在欧洲继续增加军事存在的能力又不足,就无法维持北约的正常运转。尤其是美军正在逐渐转向亚太,更无法满足欧洲的防务要求。所以,德国就处在了历史的选择关口。

美国和印度都已经开始公开追求自给自足(即建立自给度更高的经济模式),中国也正在开启内循环经济,这意味着世界各国已经加速走向孤岛化。而德国却无法承受世界的去全球化和各国经济的孤岛化,此时,美德之间的政策就产生了裂痕。美国不断退群,与中国经济不断切割、脱钩,而德国却体现出护群、亲中的动向。这些都是德国的历史困局所决定的,也就是默克尔之谜。

虽然未来德国的道路还有很多变数,但默克尔自己并不愿意亲手将德国带入历史的怪圈之中,也就不愿意提升军费支出。她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更是一个对德国负责的人!

特朗普也清楚这种德国困局。如果德、俄图谋欧洲,波兰就是两国的握手之“地”,这是二战时期两国联手瓜分波兰的根源。特朗普的对策是加速武装波兰,这就在地理上隔断了德国与俄罗斯(不让他们握手),只要德国与俄罗斯无法“合流”,欧洲的稳定就基本可以维持,二战之后建立起来的欧洲秩序就尚可持续。由此也就看到,美国在波兰建立了军事基地之后,也就稳定了欧洲,美军就具备了加速开进亚洲、执行印太战略的条件。所以,过去一年多美军在亚太地区加速聚集。

要从根本上解决德国人文因素所带来的欧洲困局,需要新时代的战略家进行战略创新——创新的思想才是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46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