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潮流浩荡,洪水奔腾

我在去年10月15日写过《如松:社会主义将在全世界迅猛崛起》,并不是说人民公社、大锅饭一定会遍布世界,而是说左倾思想会在整个世界猛烈回潮。

社会总是曲折前行的,一段时间偏左,一段时间就会偏右。根源在于偏右的时候有利于激发人们的劳动积极性和创造性,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缓解人类社会的生存困境(自古至今这都是人类社会的最大问题)。比如,中国改开实际就是社会向偏右运行,结果解决了绝大多数人的温饱问题,也就解决了人们的生存困境。但随着偏右的不断延续,又必然会形成贫富差距扩大化的社会现象,如果一个国家由权力来掌控社会财富的分配(即权贵资本主义),贫富差距扩大化的情形就会更加严重。一旦社会遭遇各种挫折(自然灾害、瘟疫、通胀等),底层人士就难以生存,这时,社会就会顺应时代的潮流自然而然地转向偏左的社会,其目的是均衡社会财富,实现社会的稳定。

任何一个社会都是在左右摇摆的过程中前行的。

经济全球化是右倾的资本主义大扩张的时期,当然也是贫富差距飞速恶化的时期,现在已经达到有数据以来的最高程度。

虽然世界各国都是向左转,但各国采取的方式方法却会有严格的不同。有些社会会使用法律手段进行均贫富,目的是保护生产力的稳定发展,避免社会陷入贫困。但有些社会没有法律,触动一些人的财富比触动灵魂还难,最终就会走向通过国家机器强行均贫富的极端态势,这种方式对个人来说比较残酷,也会对生产力形成很严重的破坏,就必然会造成社会的返贫。

最近出现了两件大事:

其一发生在美国的西雅图。这是一个位于美国西北部的大城市,虽然是民主党的地盘,但非洲裔美国人并不多,种族矛盾也不严重,可部分人却攻占了警察局和市政厅成立了西雅图人民公社。大家一定觉得有点懵,美国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怎么出现了这种思潮?向大家解释一下就清楚了,这实际是美国的正常状态。

北美属于英国文化体系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上主要通过“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表现出来,通过保护私人财产(资本)激发人们的劳动积极性来推动经济的发展,所以,资本主义又被认为是解决贫困问题的手段。这就意味着任何人(包括社会法人)购买了生产资料之后,都会受到法律的保护。社区或居民定居点(它们也是法人)从国家购买了土地等生产资料之后,由集体来持有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源于“社区自治”也是英国法律的一部分,五月花号来到北美之后就是根据“社区自治”的精神建立了美国,在符合法律程序的前提下社区或定居点就有权处置这些生产资料。所以,进入社区或定居点的土地等生产资料,在符合法律程序的前提下实行集体所有也是合法的。因此,在英系文化和法律体系下,一样可以产生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下的社区。

日耳曼人就依此程序在北美建立了一系列的定居点。

在一战前后,一些日耳曼人迁徙到了北美。它们通过不断从国家购买土地等生产资料为定居点集体所有,建立起集体主义的社会模式和经济模式,而且这些定居点还在不断发展壮大(只要定居点的人口超过一定数量之后就一分为二)。本人去参观过这样的日耳曼人定居点,经济发展水平比较高,社会福利也很好,更难得的是社会十分稳定融洽。在这些定居点,生产资料实行集体所有制,所有负责人都通过严格的选举产生,公共财产的支出是完全公开透明的,保留着一战时期的德国宗教,居民对他们自己的选择有坚定的信仰!

所以,不要因西雅图出现人民公社而吃惊,只要符合民主程序,集体所有制社区在美国是合法的。而且这种模式并不会削弱整个社会的生产力发展水平,源于一旦某些社区缺乏竞争力、生产力得不到持续发展,本社区的资产规模就无法扩大,人口就会连续流失,社区就会自动消亡。在资本主义模式下,落后的企业破产倒闭、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就推动了经济发展水平,而落后社区的破产倒闭所起到的是一样的效果。

前面说过,未来英语文化下的资本主义肯定与过去的资本主义有明显的不同,源于经过经济全球化之后,过去的资本主义已经充分暴露了自己的弊端,在过去的基础上进行改革是必然的。或许,集体所有制的自治社区就是方向之一,至少是推动社会改变的触发因素。

其二发生在德国城市盖尔森基兴,那里悄然竖立起了一座列宁雕像。如果在过去,无论在欧洲、美洲竖起列宁雕像都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在故乡俄罗斯,列宁的雕像都已经被推倒。而这次列宁像重新回到欧洲,这是新时代、新历史来临的重要信号。当然,这也不代表人们就一定会喜欢列宁时期的苏联,或许,这代表的仅仅是左倾思潮开始在欧洲大陆的回归。由于欧陆(德国)的传统文化与英系文化具有明显的不同,未来左倾的方式也会有明显的不同。说到这里,巴黎公社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

这种左倾思潮,未来肯定会在全世界回归,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国家回归的模式是不一样的。英语文化地区有自己的方式,欧陆有欧陆的方式,对于南美来说,军政府则是最惯常的方式,而亚洲往往是多元的。现在这股潮流还处于诱发期,当矛盾进一步积累之后就会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或许就在未来两三年。

读者中有人喜欢左,有人喜欢右,有人喜欢中,但无论您喜欢哪种,都会被裹挟在这一浩浩荡荡的社会大潮中,即便那只鸵鸟也不能例外。

这事与我们有关吗?与所有人都有关!

然后还要说说气候。

从2020年的各种气候条件来说,都显示出是水灾比较严重的年份,这事以前在不同场合都说过。现在很多媒体上,专家也都给出了比较严谨的科学依据,不再赘述。

但要补充的是,今年的水患可能会体现在几乎所有的大江大河,而且今年可能还并不是太严重,更严重的应该是明年。

我知道朋友们最关心的还是那个大坝。从今年到现在为止的水患程度来说,并未明显超出2016年,只是与2016年相近。所以,至少到现在为止,不认为那个大坝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也不希望像有些自媒体一样炒作这件事。当然,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今天,问题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必须开始未雨绸缪。在日常生活、购房等行为中,上游地区的人们一定要记得地震永远是对人们生活很大的威胁;而中下游地区的人们应该尽量在相对的高处定居,已经定居在低洼地带的人们应该具有预防水患的意识和基本装备。应对这类问题的正确态度永远是有备无患,临时抱佛脚是不灵的,尤其是如果在未来出现超过2016年的洪水,就更应该高度警惕。

有备才能无患。

以一位网友的留言作为今天的结尾:赚钱是认知的变现,亏钱是认知的缺陷。

希望我们所有人学会自省,生命本身就是不断自省的过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46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