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胀胀胀,动力之源
201612/24

如松:胀胀胀,动力之源

虽然我不是盲目乐观与一味悲观之人,但大多数人依旧在忽视今天的通胀。

今天的委内瑞拉通胀似火,源于什么?源于国际收支被打破,这是所有问题的起点(注意“起点”二字)。当国际收支被打破之后,进口能力欠缺,造成生活必需品的刚性缺口,通胀猛烈上升,这带来两个严重的后果:第一,通胀加剧恶化的时候,企业加速破产。委内瑞拉最著名的除了美女之外,马拉开波湖是委内瑞拉最重要的自然资产,其周边地区在本世纪初期就建立了优良的牧场,为人民提供牛奶和肉食品,湖中又是优良的渔业养殖基地,也应该还有部分其它产业。那么,这些农牧渔和基础产业哪里去了?是被持续的通胀消灭了!其原理与如今基础材料价格暴涨让造纸、制造等产业不断破产的原理完全一样,只是前后的序列而已,未来会在其它产业上陆续显示出来。第二,当基础产业不断破产之后,出口能力下降,国际收支被进一步破坏,进口能力下降甚至完全丧失;基础产业的不断破坏将境内的物资过剩逐渐推动到物资短缺的时代。通胀的动力就会得到空中加油。

 

基于天朝在过去一些年建立了庞大的外储,使得14-15年出现了汇率缓慢贬值状态下的低利率时期,而本轮的货币加速贬值是外储干预能力下降的结果,货币贬值和进口能力削弱带来原材料价格暴涨,对第一、第二产业形成严重的冲击,现在还仅仅是起始阶段,主要体现在高周转率的工业领域,因为农业养殖业畜牧业的生产周期比较长,还不能充分地显示出来(这是本篇文章的核心问题之一)。

但是,现在还仅仅是外楚干预能力下降,如果外楚不具备了干预能力(个人在以前预计的数字是3.0-2.8区间开始,这个数字是综合经济需求与体制需求自己预计的数字),进口能力将进一步飞速下降,汇率贬值压力急剧加大(意味着外汇管制的力度快速加大),通胀的压力将进一步急剧上升,对第一、第二产业的冲击将急剧恶化。这是本篇文章的另一个核心。

特朗普意欲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目的自然是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台海等周边局势生变、美国减税发展制造业,目的自然是为了资本流动,目的不言自明。

在2016年12月18日举行的“第一届国家发展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央行货币委员会前委员余永定表示,面对人民币汇率贬值,最关键的问题是保外汇储备,而不是保汇率。汇率不会引起太大的问题,如果死守住汇率,外汇储备越来越少,当外汇储备跌破门槛的时候,贬值压力更大了。同时,他表示明年的风险主要来自于外部,资本外流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的上升。应对方法很简单,就是停止干预,同时要完善资本跨境流动的监管。——看了本篇文章的内容和余先生的讲话,你就知道明年会发生什么事,管理者会怎么做,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局势。

明年的焦点将是西药(从始至终)、铁矿石(10月已经开始)、农产品(或许从年中开始)、原油(疑问比较大,因为国家可能会力保这一块)、中药材(从始至终,而且已经开始)、贵金属(预计年初就会开始)、纸业(木浆进口率太高),当然焦点依旧是汇率,将开始明显名义化,街头巷尾的会活跃起来。有些朋友不断问能否买金银,今后就不再回答了。

企业的生产如果涉及到这些材料,必须做好对冲措施,方法很清楚,至于个人,硬通货的地位会飞速、继续上升,如果交易,也无需多说,一看既懂(交易的具体细节还是自己研究吧)。

这篇文章还是不写成比较详细流畅的文章,意会即可。这里的大部分是老朋友,估计也无需细说。

祝大家圣诞快乐!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