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拜登的脸皮功,中国抄后路

先看看拜登的脸皮功。

据美媒报道,当地时间7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讲话称,在他上任之前,美国经济十分不景气,“在我宣誓就职前的3个月里,每个月只增加6万个工作岗位”。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改变。“我上任以来,就业岗位已经增加到每3天6万个,每个月超过60万个,共增加了300多万个新工作岗位。我被告知,这是历史上历届政府实现的最快增长。”拜登接着王婆卖瓜到:“在我执政的6个月里,美国的经济增长率是近40年来最高的。专家们预测,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将达到7%或更高。事实上,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经济增长预期比疫情暴发前更强劲的发达国家。全国各地的公司都在给员工加薪,这事不常见!”

人们过去一直有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哪个国家的牛X最厉害?多数人会倾向于非洲的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的人们十分懒惰,但牛X却可以吹上天,现在看来这个看法是错误的,天下第一牛X非拜登莫属!

去年是疫情肆虐时期,在很长的时间内经济都处于封闭状态,每月新增就业人数当然很少,当各州解封、经济重新开放之后,新增就业人数的增长自然会加快,拜登拿现在的新增就业人数与去年相比就是典型的恬不知耻。同时,2019年美国的失业率不仅已经达到了充分就业的水平(失业率低于4.5-5%就被认为实现了充分就业),还达到了过去五十多年最低的3.5%,当实现了充分就业之后,新增就业人数的增长就会放缓,当失业率达到五十多年的低位之后如果要继续增加就业人数就更难,这都是尽人皆知的道理。但今天美国的失业率距离充分就业还有很长的距离(失业率约为6%),拜登拿今天的新增就业人数与2019年相比更是恬不知耻。

今年一季度美国的经济增速达到了6.4%,从数字来说确实是几十年来的最好水平,但更需要看看真相:

第一,虽然一季度的年化GDP增速达到6.4%,但远远低于亚特兰大联储和圣路易斯联储此前预测的10%左右的预估,也低于高盛集团预测的7.7%,还低于其他一些机构给出的6.6%的预测。考虑到去年美国的GDP增速为-3.5%,在低基数上实现6.4%的经济增速就十分一般,而两年的合计增速仅仅是2.9%,与很多国家相比这都是十分“寒酸”的数据。

一季度美国的GDP为5.35万亿美元,同比(去年一季度)的增长仅仅是0.4%,说明经济增长十分低迷。

第二,这样的经济增速是美国政府投入了五万多亿美元债务后实现的,如此大幅地增加债务,必将引发长期的高通胀,在未来很多年内都会对美国经济造成严重的冲击。这种“过把瘾就死”的做法也只有79岁的拜登做得出来。

第三,美国经济是否变得更好,两个指标最有说服力,第一个指标是工薪购买力是否实现了增长;第二个指标是社会零售总额是否实现了增长,只有这两个指标实现增长时才能说明民众生活得到了真正的改善。

拜登是1月20日上任,2月到6月美国的平均每小时工资增长月率见下表:

下面的两张表格是美国的CPI月率和核心CPI月率

如果以CPI月率来计算,美国2至6月的平均每小时(真实)工资增长月率(平均每小时工资增长月率减去CPI月率)分别为-0.2%、-0.7%、-0.1%、-0.1%、-0.6%。如果以核心CPI来计算,对应的数字则分别是0.1%、-0.4%、-0.2%、-0.2%、-0.6%。这两组数据说明,美国人的平均每小时工资的真实购买力在拜登上任之后在连续下滑。

机构的统计也给出了同样的结论:根据 TLR on the Economic 的数据,考虑到价格上涨的影响之后,美国劳动者目前的实际时薪比一年前的水平下降了1.7%,考虑到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增加了0.4%之后,实际周薪则下降1.4%。生产工人的实际工资则下降了2.2%,如果若再考虑到每周工作时间微涨的因素,生产工人的实际每周收入下降了1.6%。

单位时间的工资购买力下降,劳动者只能延长劳动时间以维持个人的财务健康,这就是美国式内卷。

然后再看看美国的零售销售情况。

2021年4、5、6三个月,美国零售增长月率分别是0%、-1.3%、0.6%,实际增长月率(零售增长月率减去CPI月率)分别是-0.8%、-1.9%、-0.3%,这说明美国扣除价格因素之后的实际零售数量在下降,意味着人们的生活水平出现了下降。

第四,美国的核心通胀率已经达到1991年之后的最高水平,说明国民储蓄的购买力在以三十年最快的速度被稀释。

以这样的成绩单就敢标榜自己治下的美国经济是过去四十年最好,只能说拜登的脸皮功已经炉火纯青,吹牛功夫已经宇宙无敌。

但即便这样的成绩单,也面临不可持续状态,美国的经济复苏很可能已经见顶了,至少是正在见顶。

第一,美国经济增长的近七成来自于消费增长所驱动,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美国在疫情期间对居民进行了巨额的财政补助,这会支撑美国社会的消费活动,在五六月间,各种补助已经陆续终止。既然平均小时工资的真实购买力在下降,就意味着从三季度开始,消费增长会出现非常大的压力。

这是拜登政府正在竭尽全力推动基建计划的根源,他们希望用投资来弥补消费的不足,但基建计划的落地必然意味着债务继续高速膨胀,对美元的信用形成更大的压力,进一步刺激通胀。而通胀的进一步深入将打击社会的消费能力,对经济增长形成长期的损害。

第二,美国6月的ISM制造业和非制造业指数(经济活动的先行指标)都已经回落至今年二三月的水平上,这很可能意味着经济复苏或已经见顶、或即将见顶,见下图。

第三,美债收益率的持续下降,在强烈暗示增长放缓。

考虑到美国5万多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对经济的提振作用已经过了波峰阶段,未来很难发挥更大的正面作用,相反,美国政府的债务暴涨(美元滥发)所带来的负面作用——日益严重的通胀问题将开始打压美国的消费,打压美国的经济增长。一旦经济复苏的势头回落,意味着美国正式进入了滞涨的轨道,注意是滞涨!对七十年代的美国和九十年代的中国经济有所了解的人们才能真正理解滞涨的含义,即经济(家庭收入)增长基本停滞而物价高增长本质上意味着人们走上了致贫路。

因此,普天之下最牛X的拜登,其“好日子”正在过去!

过去说过,个人一直认为无论左派还是右派的政策(包括经济政策)都无所谓好坏,源于社会的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需求,就需要不同的政策。比如,在贫富差距严重恶化的时期,会导致社会总需求不足让经济增长低迷,也会导致社会动荡,此时就需要一些左的政策弥补贫富差距,比如给富人加税的同时给穷人减税,提升最低工资等;当贫富差距非常小的时候,意味着人的个性无法得到充分的发挥,个人的劳动积极性和创造性下降,生产力的发展受到了阻滞,此时就需要右的一些政策,比如激发个人个性的发挥、通过税收杠杆鼓励投资活动等,因此无论左还是右的政策都可以在合适的时候给社会做出贡献,适合当时社会需求的政策就是“好”政策,左派、右派人士也都必须得到尊重。但无论左派政府还是右派政府,都应该重视自己竞选时的承诺、要兑现诺言,都应该坚持本国的传统信仰,都应该实事求是,这是本国宪法可以存续的基石,也是人类文明区别于丛林社会的根本标志。无论左派还是右派,如果政客们到了厚颜无耻以至无底线的地步,就说明社会在衰落。

过去一两个月,市场热议美联储会不会通过加息打击通胀,也有很多朋友问这个问题,面对上述经济数字,美联储有这个胆吗?(当通胀不断发展时美联储进行跟随式加息除外,这只是敷衍社会的手段而不是真心打击通胀)如果三四季度经济回落的速度比较快(这自然对通胀的发展有一定的缓和作用),美联储应该想想怎么宽松吧。即便因通胀问题无法考虑宽松措施,也不可能通过利率手段真心打击通胀。目前这种形势是美联储很难有作为的时间段。

普京通过非典型性措施(对大宗商品出口征收关税)来打击内部的通胀,美国也可能采取类似的非典型性措施。或者说,未来如果美联储还想通过进一步宽松货币的手段给美国的经济复苏助力,就需要美国政府出台非典型性抑制通胀的政策相配合,对大宗商品征收出口关税是手段之一;降低或取消中美之间部分商品的关税也是手段之一;当然,最糟糕的做法是通过行政手段对零售端限价(就像1973年那样对燃油进行行政限价),这种做法会对经济形成长久的、严重的损害,但这又是左派很喜欢干的事,等等。

美国的滞涨在路上!

美国是全球经济的火车头,推动着全球的终端需求。美国经济滞涨意味着全球经济的终端需求遭遇危机,当终端需求停滞不前时全球经济增长就失去了动力,也就会同步陷入滞涨。滞涨就是主权货币的信用危机,意味着纸币在未来将快速丧失购买力,甚至很多国家会频繁换币。在这样的当口,中国开始建设“国家级大型场内贵金属储备仓库”,目的自然是推动储备(包括储备货币和物资储备)黄金化,这是应对全球纸币信用危机的有力举措,相当于是抄拜登的后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36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