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价格全线飙升!中国在下一盘大旗……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就开始以出口为导向推动经济增长,当出口不断增长时,就会带来对基础设施的需求从而推动投资活动,出口的不断增长和基础设施的不断建设就推动了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这就带动了内需的增长,所以出口、投资和内需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

从下面两图可以看到,从改革开放起,尤其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到2013年前后,中国进出口总额占全球的比重连续上升,这段时间基本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黄金时期。

大环境已变,

出口拉动经济的模式不再可靠

但今天的国际、国内经济局势已经发生根本改变:

第一,中国经济总量已经是世界第二,以如此庞大的经济规模却继续依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就会破坏其他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就会遭到贸易壁垒,所以经济增长方式就必须转型。

第二,次贷危机的爆发已经导致欧美国家的政府债务率急剧上升,比如美国从不足70%上升到100%以上,而经过2020年的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后,欧美各国的政府债务率继续飙涨,此时,如果继续扩大进口,就会导致自身的财政危机。

因此,在疫情全球大流行之后,美国、日本、欧洲国家均采取了行政和财政手段推动本国企业回归,目的是整固本国财政的需求,当然也是为了应对多变的国际局势,这就会让各国经济未来的自给度更高,打压全球各国的出口。

这就意味着中国继续以出口推动经济增长已经不符合当今的国际局势,也不适应自身的经济发展,所以今年以来主要领导一直在强调要构建经济的双循环,2020年11月25日《人民日报》更发表了题为《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文章,这是今天的国内外局势下的必须选择

刺激价格增涨,

解决内循环需求下的行业自给

然而,此时就必然会遇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在以出口为导向的情形下,全社会(包括政府)就会推动生产要素优先向出口产业配置,在出口的拉动下再向基础设施建设和内需方向配置。

由于出口的不断增长可以获得大量的外汇,那些生产效率低或自然条件比较差的行业就会倾向于被弱化或放弃,主要依靠进口,就会放大对进口的依存度。

比如,我国在自然资源方面是一个贫油国,改开之后随着原油需求的不断增长、更主要是因为原油资源的匮乏,就让中国的原油进口依存度不断上升:

我国从1993年就开始成为原油净进口国,到2019年,进口依存度达到70%以上;

铁矿石和大豆的进口依存度都上升到了80%左右;

农产品的进口依存度也上升到了约两成左右。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农产品和原油的供给是一个国家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的核心内容,一旦未来国际净收入减少、以致无法满足能源和农产品的内需时,就会导致经济和社会动荡。

如果要构建国内经济大循环就必须解决这些行业的自给问题,用市场手段解决自给的手段就是刺激价格!

怎么刺激价格呢?或许有两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必须首先刺激农产品的价格,缘于农产品对国计民生是最重要的,然后就是能源价格,能源是工农业的基础。

第二,必须压缩对我国的贸易顺差增速比较快的国家的进口,如果任其对我国的贸易顺差不断扩大,就会对我国的国际收支造成破坏。

当我国的国际收入无法满足进口需求时,国内就会发生短缺,如果短缺商品是生活必需品(农产品或能源),就会立即引发社会和经济危机。

铁矿石价格飙涨,

国内化石能源的自给度有待提升

今年以来,中国与澳大利亚之间的贸易局势日趋紧张,从过去三年中国的贸易逆差情况(见下表)可以看出端倪。

▲单位:亿美元

过去三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贸易顺差快速增长,是对中国的贸易顺差增长最快的国家。

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是铁矿石、煤炭和农产品。当澳大利亚向中国的出口受到压缩之后,就可以降低中国对澳大利亚的逆差,降低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所带来的冲击;当自澳大利亚的农产品进口受到制约之后,就会刺激国内相关商品的价格,刺激相关产业的投资积极性,提升产量,降低进口依存度,也就推进了国内经济大循环的进程。

中国原油的自给度不足三成,但中国是煤炭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煤炭与石油都属于化石资源,在很多场所是可以互相替代的,刺激煤炭价格提升煤矿企业的效益,就可以刺激煤炭企业加大投资的积极性、提升煤炭的产量;煤炭价格的上涨也可以推动原油勘探的积极性,推升原油产量,进而提升国内化石能源的自给度。

而澳大利亚是我国主要的煤炭进口国,降低了自澳大利亚的进口,就可以为推动国内经济的大循环服务。

为何今年的铁矿石价格出现了飙涨?

第一,铁矿石价格上涨,国内铁矿石企业的投资积极性就会上升,有利于提升自产产量,这与刺激煤炭价格的逻辑是一致的。

第二,铁矿石价格的上涨是疫情全球大流行在经济领域释放出来的一只黑天鹅。澳大利亚是世界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国,预计2020年产量增幅仅为0.9%。

在巴西东南部,2020年初的暴雨给淡水河谷公司一季度生产带来了严重影响。随后,疫情的突然暴发使得该国出口减少。因此,淡水河谷公司已将2020年生产目标减少3000万吨,这就导致全球铁矿石产量增长出现了停滞。

据环球数据公司(GlobalData)预测,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2020年全球铁矿石产量将下降1.2%,降至22.308亿吨。

虽然全球铁矿石的产量减少,但中国的进口需求却在增长,1月至11月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10.73亿吨,同比增长了1.06亿吨,增幅为11%。供需关系的矛盾刺激了价格。

第三,中国希望减少自澳大利亚的煤炭和农产品进口之后,就会让两国的经贸关系趋于紧张,而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的铁矿石占中国总进口的大约60%,每年约9亿吨,不排除澳大利亚政府和相关具有垄断地位的铁矿石企业以非市场手段推动价格,以弥补在其他方面所受到的出口损失。

在上述综合因素的推动之下,铁矿石价格就起飞了。如下图所示,普氏62%铁矿石价格指数的走势,今年以来的涨幅已经超过了一倍。

而国内铁矿石期货价格走势也在不断走高:

由于推动铁矿石价格上涨的驱动力并不是来自于钢铁需求,所以今年以来钢铁价格的涨幅就远低于铁矿石的涨幅。

写在最后

改开四十年来,中国一直在以出口驱动经济增长,在出口、投资和内需中,出口是火车头。

到今天,继续以出口驱动经济增长的国内外环境都已经不再,就必须构建以国内经济大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的经济体系,就必须调整全社会生产要素的配置——以驱动生产要素(主要是资金和劳动力)流动为手段,提升进口依存度高的基础商品的自给度,这是煤炭、铁矿石、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深层动力。

未来,其他进口依存度很高的基础商品,包括天然气、钾肥、农产品等的价格都有机会出现大幅上升,这是中国的经济战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36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