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松:二战日本,回来了

在前面多次说过(8月12日《如松:中日第一战场》),台海之争中人们将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在陆、台、美三方身上,这就遗漏了主角之一——日本,台海之争本质上更是中日之争,这是历史和地缘等一系列因素决定的。

安倍晋三内阁总辞职之后,随着菅义伟就任新一届日本首相以及内阁名单出炉,让日本未来的对外政策更加明朗,甚至比安倍晋三时期还要明朗的多。

菅义伟1948年出生于日本东北秋田县的一个山村家庭,高中毕业后,不愿意服从父亲的安排继承家业搞草莓种植的菅义伟转而登上了驶往东京的夜行列车。在政法大学毕业后,菅义伟度过了一段碌碌无为的时间,后来“逐渐意识到,转动这个世界的是政治”,遂跳槽到一名自民党国会议员的事务所做秘书,从此走上了从政之路。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政坛处于分化动荡期,菅义伟瞄准政治世家出身的“新秀”安倍晋三,认定这支“潜力股”,紧紧跟随忠心辅佐,为安倍二次上台和长期执政立下了汗马功劳。他此前从未表现出觊觎首相宝座之意,广泛阅读战国武将的书籍,自比日本战国时代身居幕后辅佐兄长丰臣秀吉一统天下的丰臣秀长。但上月安倍辞职后,他在几位党内大佬(最重要的当然是安倍晋三)的支持下很快决定加入接班人竞争。

菅义伟在一场自民党员的交流会上说:“我一直想做的是丰臣秀长,但现在,我要力争成为丰臣秀吉。”这句话,明确地透露了菅义伟的内心志向:

第一,日本作为二战战败国,在军事上只能防御,所以日本的军队称呼为自卫队。

但今天,日本的防卫指引已经出现了本质的改变。

现代军事上的防守是很难准确定义的,如果规定只有对方给己方造成损失后进行的反击才算自卫,但如果对方一次性丢来几颗原子弹,日本列岛就会成为一片瓦砾,也就谈不上自卫了。何况兵家有言,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这就让自卫的定义十分模糊。

在安倍晋三执政之后,已经逐渐将防卫指引修改为只要对方的武器(导弹,原子弹等)已经发射,日本就可以采取自卫行动,这尚有一定的合理性,终归对方的武器已经离开了发射台(架)。但现在已经进一步变更为,只要对方有进攻意图,日本就可以自卫。怎么界定有进攻意图?还不是军方长官决定吗?事实上,这已经让日本有权发起主动攻击。从防卫指引上,日军已经成为二战时期一样的军队。

第二,菅义伟自誉为丰臣秀长和丰臣秀吉,自誉为丰臣秀长的含义很清楚,指的是与安倍晋三之间的关系,自己是衷心辅佐的角色,而自誉丰臣秀吉又意味着什么?

丰臣秀吉其貌不扬,曾被人称作“猿面冠者”,也就是形容他像穿载衣冠的猿猴。丰臣秀吉也承认自己“相貌丑陋、五体贫弱”。菅义伟的相貌也很一般。但政治家不会把外表当回事,所以这一点可以忽略。

丰臣秀吉出生于尾张国(日本战国时期的一个国家,当时日本有很多这样的国家)爱知郡中村(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中村区),父亲为农户。丰臣秀吉7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自己只能出家,这个身世与朱元璋有点像。而菅义伟也出身于农户家庭。两人的出身都很卑微。同时,两个人都靠着自己的坚毅、坚韧最终走到日本一人之下(天皇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地位,成为日本最有权势的人。丰臣秀吉1554年以小者的身份成为了织田信长的家仆(织田信长是尾张国大名,也就是我们所称的君主,织田信长后来成为日本的实际统治者),被织田信长呼为猿或秃鼠,属于织田信长身边很低等级的仆人。若随织田信长上阵,小者只能帮主公提武具或充当“人夫”。后来因帮信长拿草鞋时先将草鞋放进怀里暖鞋获得信长的欢心。此后跟随织田信长征战四方,最后继承了织田信长的地位,又逐渐成为日本的实际统治者,被称为关白、太政大臣,这两个职位大致类似于我们所称呼的摄政王。而菅义伟也出身于最底层,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长期辅佐安倍晋三最终登上首相的地位。两人都反映了日本民族的性格特征,坚韧不拔、持之以恒,不达目标誓不罢休,菅义伟自誉为丰臣秀吉自然包含了这个含义。

但作为日本首相,首先考虑的不可能是自己,而是整个日本的前途,所以,上述考虑还是次要的。

那么,菅义伟将自己比喻为丰臣秀吉要表明的是什么?

丰臣秀吉对日本的最大功绩是,1583年登上尾张国大名之位后,透过不断征伐与收编各方势力,实现日本自15世纪中叶后首次的形式上的统一,是为丰臣政权,丰臣秀吉就此成为了日本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晚年,与万历时代的明朝争夺朝鲜,这就是历史上很著名的中日朝鲜战争。丰臣秀吉在朝鲜战事末期逝世,被日本朝廷赐封“丰国大明神”,这当然是很高的荣誉。在日本历史上,丰臣秀吉与织田信长、德川家康并称“战国三杰”。

也就是说,丰臣秀吉对日本最大的贡献是实现了日本的统一,通过武力进行了对外扩张。

所以可以想到,日俄有争议的北方四岛、日韩有争议的竹岛、中国的钓鱼岛肯定在菅义伟的考虑范畴,台湾和朝鲜很可能也在他谋划的范围。

这从菅义伟的内阁名单中也可以看到端倪。

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是典型的对华鹰派,是首相之后的二号人物。

防卫相是安倍晋三的胞弟岸信夫。要说明的是,安倍晋三是日本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也就积累了巨大的政治资本,由安倍晋三支持的首相菅义伟、防卫相岸信夫,其权势和地位都会很突出。菅义伟任命岸信夫担任防卫相反应了菅义伟的执政目标。

岸信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第一次出国,目的地就是台湾。

2015年10月蔡英文以民进党主席身份造访安倍晋三的故乡山口县,全程由岸信夫陪同;

今年1月11日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结果揭晓后,岸信夫第二天(12日)即前往蔡英文官邸表示祝贺;

今年5月,岸信夫率团到台北祝贺蔡英文就职;

7月30日台湾前领导人李登辉逝世后,岸信夫第一时间在脸书上传他与李登辉的合照,今年8月,他还随同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赴台悼唁李登辉。

这是一个台湾色彩过于浓厚的日本人。

岸信夫认为,日台应直接进行安保对话,并促成美日台安保对话。他还建议仿效美国,派遣主力级自卫队员进驻在台北的日本台湾交流协会,与台湾军方建立关系,以防意外事件发生。他还主张,如果台湾接受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原则且符合所定高标准规范,将支持台湾加入。也支持台湾以适当身分参与一些国际组织。这其中的含义很清楚,他努力推动的就是美日台防卫与经济的一体化,通俗一点可以称呼为美日台合流。

岸信夫已经就任日本的防卫相,一旦在他任内推动日本主力级自卫队(个人理解,主力级自卫队指的应该是自卫队的主力部队)登陆了台湾并与台军方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日台防卫就会合流为一体,这是最值得担忧的(9月8日,如松:台海恶化,美军会不会介入台湾?)。

所以,台海看似是中美之争,事实上美国并不是最主要的对手,源于美国的财力已经不足,美军是全球布局,不可能将多数军力集中在台海一个点上,相反,日本才是最重要的对手,台海本质是中日之争!

推动美日台合流,或称呼为日台合流,目的是什么?看看1895年以后的台湾历史就清楚了。

同时,岸信夫支持日本军方采购射程更远的导弹配备F35,这显然超出了防卫的范畴,是为进攻做准备。

所以,菅义伟内阁的就职,意味着二战那样的、有扩张性的日本回来了。

到此,所有人都有一个巨大的疑问,虽然安倍晋三内阁偏对华鹰派,但去年以前在中美之间却并没有完全选边站,在周边的地缘活动中扩张性也并不强,在有争议的领土问题上也以谈判为主。为何长期追随安倍晋三的菅义伟担任首相之后,其内阁在对外政策上反而显得更有进攻性?其中有两个原因可能是最重要的:第一,虽然菅义伟已经是首相,但因出身的关系,并不代表就已经是贵族世家。如果要成为贵族世家,就需要采取进攻性政策为日本建功立业,一旦在领土问题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就会得到整个日本的尊重,成为名正言顺的贵族世家并代代传承下去。使用台湾色彩如此浓厚的岸信夫担任防卫相,或许可以猜测菅义伟期望在哪个方向上建功立业。第二,台湾海峡、南海是日本的生命线,日本所有的原油进口都要通过这条生命线,主要的进出口也要依赖这条生命线,如果依旧从防守为出发点,日本未必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而一旦这条生命线遭到别国的封锁,日本经济将彻底窒息。此时,在外交和军事上采取防守与进攻相结合的政策、甚至以进攻为主的政策就是可以理解的。而日台合流更有利于影响甚至控制台湾海峡、以及台湾两侧进入太平洋的宫古海峡和巴士海峡。这两点决定,菅义伟内阁比安倍晋三内阁的进攻性更强。

曾经的二战日本,回来了。

希望这些进攻性脚步可以提醒中国,日本才是眼前的、最直接的地缘对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iudaoblog.com/rusong/2363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