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如松新浪博客 > 如松:隔山打牛与飞翔猪
201910/23

如松:隔山打牛与飞翔猪

中美贸易摩擦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在中美之间尚未形成最终结果之前,一众殉葬者却已经产生了,相当于两位拳击手还在台上你来我往,但围观者却“咕咚、咕咚”地倒下了。

改开初始时期,中国对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可以实现贸易顺差,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当时中国的生产要素价格比较低。但随着经济的不断快速发展和资产价格泡沫的膨胀,贸易顺差就会逐渐走低,现在主要的贸易顺差就集中到了美国和欧盟身上。

贸易顺差实际就代表了财政收入和就业机会,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美国内部社会问题的不断加剧,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也就开始了,这是一种历史的必然性,不必奇怪。

最终,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贸易顺差总会走向收缩甚至出现逆差,这是经济规律,一切都是趋势使然。

人民币本质上是外汇本位制,其实,所有非美货币都是外汇本位制,一旦国际收支出现长期逆差,本币的发行机制就难以长期稳定运行,这包括欧元日元等货币。可当国际收入减少之后,如果人民币无法继续快速扩张,就会对债务和银行体系产生巨大的威胁,这显然是不准许的。此时,就需要维持国际收支的基本稳定以满足人民币适当扩张的要求。这就要求在出口增速放缓之后,要适当抑制进口,以维护国际收支基本平衡。2019年9月以美元计的中国出口同比-3.2%,进口同比-8.5%。1-9月出口累计同比-0.1%,进口累计同比-5%。出口增速与进口增速之间的裂口反应的就是这种控制国际收支平衡的基本需求。对于中国这个高速发展了20多年的经济体来说,现在所出现的一系列现象都不奇怪,我在《如松看货币之道》中都有说明,都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过程。

中美贸易摩擦之间的焦点之一是贸易不平衡,如果未来削减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就会继续挤压到进口。而中国进口遭到挤压(即控制资本输出)就会对那些对中国贸易(和资本)的顺差国产生冲击,形成了隔山打牛的效应。

在中国的贸易逆差国或地区中,首当其冲的是一个被世界银行称作“Other Asia”(亚洲其他地区)的地方,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7年中国对该地的逆差额达到了惊人的1120亿美元。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在中国身上赚走了这么多钱?但基于是一家人,也基于对岸统计的数字只有三百多亿美元(与世界银行所统计的数字差距甚大),就没法细说了。

第二位可不是一家人,从去年开始随着该国出口的不断下滑成为了倒霉蛋,经济萎靡不振,这个国家就是韩国。2017年,韩国从中国这里赚走了748亿美元,2018年为556.8亿美元,2019年1-6月为116.4亿美元,当对中国出口下滑之后,加上世界经济的低迷,韩国出现苦日子也正常,韩国总统文在寅“咕咚”倒下了。

第三位是澳大利亚,2017年通过贸易从中国赚走了536亿美元,同时它又是中国资本的主要接收国。2018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贸易顺差降为320.9亿美元,2019年1-6月为242.7亿美元。对澳洲来说,接受来自中国的资本意义重大,彭博曾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数据表示,来自中国的投资正呈现出自由落体般的下降趋势:从2016年158亿澳元的峰值逐年下降,2017年跌至96亿澳元,2018年更直接被腰斩至48亿澳元。这就从贸易和资本两个方面打压了澳洲经济。所以,澳洲联储今年在降息的道路上一马当先,甚至现在就已经预期负利率,也属于形势所迫。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咕咚”倒下了。

那么,未来是否还会有围观者倒下?应该还有,那就是第四位,2017年在中国赚走了299亿美元,这个国家是巴西。2018年巴西更进一步,在中国赚走了311亿美元,更重要的是2018年巴中贸易顺差占巴西总贸易顺差583亿美元的53.3%,一旦巴中贸易顺差减少,日子更够呛。

巴西向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大豆、原油、铁矿石、纸浆和肉类等,与美国欲向中国加大出口的原油、天然气、农产品、肉类等有很高的重合度。一旦中美之间达成毛艺协议,预计巴西的贸易顺差很可能需要比较大幅度地压缩。也就看到了最近巴西雷亚尔的走势,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很可能是下一个倒下的家伙。如此,大概也就知道他为什么将于10月24日至26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主要还是为了钱吧。

可以说,“巴西雷亚尔”在以忐忑不安的心情围观中美拳击赛,一旦形势不妙,就会立即卧倒。美元兑雷亚尔只要越过了1:4.25,就是一马平川了!

韩国、澳大利亚、巴西都是世界上的明星经济体,在中国经济转型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大戏中,作为围观者很难受。还有很多小经济体,其耐受力更差,就不再细说。

当然,这些经济体的问题不能全怪中国,还与今年世界经济大局有关。在全球经济增速回落的情形下遇到一系列问题也算正常。但资本传导与贸易链条的传导作用,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分析各国经济问题的方向。

这实际就是投资,因为可依此预计央行的做法。年初(是三月)的时候,我预计美联储会在今年降息,当时美元标价的贵金属价格还比较低迷,绝大多数人并不敢在这种低迷时期介入,这是可以理解的。但美联储的降息行为彻底激活了贵金属市场,如果预计到美联储在今年会降息,就有胆量根据技术图形在年初介入(现在关注贵金属市场的,已经不是先知先觉,而是属于抬轿子的)。如果预计到韩国、澳洲、巴西央行的举动,当然也就比较容易对投资活动进行决策。未来,如果可以预计天朝央妈的升降息行为,自然也就掌握了投资活动的大纲,让投资活动可保不败。

方法最重要。

今天的最后想提一个问题:基于ZF正在大张旗鼓地鼓励养猪,多数人就预计明年中期这个行业会逆转,猪肉价格会回落,这种情形会发生吗?这里有一个疑问,如果大家都是这种预计,那些中小规模的养殖户会不会在春节前后、依托现在猪肉的超高价格退出市场?终归这是千载难逢的退出良机,一旦继续养殖到明年中之后,随着需求淡季的到来和供需局势的逆转,养殖户再也难以实现现在的高利润,甚至可能又会陷入长期的亏损(2018年以前四年的情形应该还历历在目)。如果明年中这个行业将出现逆转,又不在春节前后退出的话,自己可就真成了猪了。一旦春节前后有养殖户大规模退出市场,明年中期猪肉的供需局势还能得到有效的缓解吗?所以,现在不要急于对明年中期的猪价下结论。多数人的预期注定永远是错误的,这个问题到春节前后应该可见端倪。

文章作者:如松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如松:激发中国经济的新活力! 下一篇:没有了 ◇◇